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六章 伤口
    但是王瞎子从床上跌倒的动静,确实有点大了,连路过楼道的曹云都听到了,王瞎子的落地声和呻吟声。

    一听到这个动静,曹云不敢迟疑,连门都没敲就立即撞了进去。

    进门之后,一看王瞎子此时正呈半仰卧式倒躺在地,曹云二话不说,赶忙跑过去,一把将王瞎子抱回了床上。

    过程中,由于曹云太多急切动作有些激烈,导致一枚铜钱刚好掉到了地上,与地面发生撞击发出了叮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王瞎子顾不上身体上传来的剧痛。

    赶忙起身抓住了曹云的手臂说道:“曹云乱别动,快把床上和地上的铜钱捡起来给我,记着铜钱怎么掉的,就怎么给我,千万别翻面。”

    曹云虽然不明白王瞎子为何会如此看重铜钱,不过鉴于王瞎子从来没有妄言,所以曹云对于王瞎子说的话还是非常信服的。

    随即,曹云弯下腰,挨到挨的开始拾起地上和床上的铜钱。

    最后,曹云一共捡起了五枚铜钱,将其一一交到了王瞎子手中。

    王瞎子将这五枚铜钱视若珍品一般,平摊到自己手心,同时用另一只手的指肚,一一轻抚过每一枚铜钱仰躺的那面。

    只见王瞎子还是皱眉,接着舒展,随后又是皱眉,又是舒展,看的曹云是一阵糊涂。

    待王瞎子摸完这五枚铜钱,只听王瞎子立即问道:“曹云刚刚你碰到地上那枚铜钱,在落地之前是哪一面朝上的你看到没有?”

    听到是这种问题,曹云也不由得愣在原地,发出了一丝疑问。

    显然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王瞎子也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太过离谱,便摆了摆手叹息道:“唉,算了算了,该来的总会来,既然躲不过,就顺其自然吧。”

    说完这话,王瞎子便闭紧了嘴巴,不愿多说,就连站在一旁的曹云,他也不愿再理会。

    还是曹云懂事,一见王瞎子老神自在似的坐在床上不再开口,他也没有多问,知会了一声,便默默关门退了出去。

    待曹云离开后,王瞎子忽然扭过头,朝着藤山病院的位置叹息道:“唉,道然啊,你命中的大劫这次已经彻底开始了,你自己挖下的坑,也只能由你自己去填了。”

    说完,王瞎子便彻底闭上了嘴巴,继续坐直了身子,开始打坐。

    王瞎子这事过了有小半天的时间,便听到外面传来蹬蹬蹬急忙爬楼梯的声音。

    等到跑楼梯的声音消失不久,王瞎子房间的大门却嘭地一声被粗暴打开。

    一个人影立即出现了门口的位置,那个人影一见到王瞎子,便朝他飞扑而去。

    而王瞎子听到如此异动也不躲闪,就那么直愣愣坐在原地,等待人影袭来。

    人影在即将来到床边的时候,随即身子一扭,直接来个屁股着落,一下坐到了王瞎子身边。

    那个人影十分熟络的拉着王瞎子就说道:“瞎子瞎子,你看我拿回来什么好东西了。”

    这个人影边说,还边从背后取下一把用白布包裹着的长刀,递到王瞎子面前。

    王瞎子先是勉强一笑,并未急着去抚摸人影递过来的长刀,而是对着人影语重心长的说道:“道然,既然你想要的已经拿到了,

    以后就尽量别去藤山病院了,实在不行,你就先回振兴会吧,这里的事,我叫别人来处理就好了。”

    原来突然袭来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从藤山病院离开,才回来的周道然。

    至于说他手中的长刀,正是安藤直次送给他的童子切安纲了。

    一听到王瞎子的回话,坐在对面的周道然,赶忙放弃了显摆童子切安纲的机会。

    拽着王瞎子的衣角就说道:“瞎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能离开呢,我要是离开了,现在躺在床上那些病员怎么办,

    而且光凭你和宗如和尚也解决不了这的事,再说了,派别人过来,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回去,什么时候又赶得到这啊,

    就算你们能等,那一屋子病员,和藤山病院的贺茂保宪,你觉得他们会等你们吗?”

    虽然周道然说了这么多,是想找借口留下,但是王瞎子却不得不承认,周道然说的这些确实有道理。

    至此,王瞎子也不好直接把周道然撵走,反倒再次提起了周道然命劫的话茬儿。

    周道然听此也不在意,反倒是哈哈笑道“瞎子放心吧,我给自己算过能活到八十多岁呢,这还有五十年呢,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栽在这儿呢!”

    听了周道然的话,王瞎子欲言又止,知晓自己现在劝不住周道然,便止住了嘴巴不在劝阻。

    而是对着周道然严厉说道:“好吧,不回去就不回去吧,不过你要听我的,以后绝对不可以自己一个人去藤山病院。”

    听闻此言,周道然还是皱了皱眉头,不过碍于王瞎子发了话,他也只得暂时答应下来。

    不过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今晚都和安藤直次约定好,明晚要见面了,周道然又怎么可能失约。

    所以,他现在先应承下王瞎子的要求,到时候自己再偷偷跑去,他不说谁又知晓,王瞎子又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派人盯着自己。

    把王瞎子安抚完,周道然这才再次把童子切安纲递到了王瞎子面前,由于被白布盖着,所以王瞎子也摸不出什么感觉来。

    所以,周道然便帮王瞎子把白布一圈圈揭了下来。

    然而在白布接下来的一瞬间,一道寒光忽然映射到了王瞎子眼上,虽然王瞎子眼盲看不到一丝光亮,可是他的眼睛却在下意识的躲避这道寒光。

    随后,周道然拉着王瞎子的手,将其放到了刀身上,任由王瞎子抚摸刀身,让他感受童子切安纲的纹络。

    王瞎子先从刀把儿,摸到刀身,又从刀身摸到了刀尖,在其双手游走刀刃的时候,一个不留意,就被刀刃划伤了一道口子。

    一时之间,卷卷的鲜血顺着伤口直流,凭着王瞎子自己的回复能力,竟然都不能制止鲜血。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