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四十八章 失约
    周道然为了见安藤直次兴冲冲的正朝着藤山病院进发。

    而安藤直次为了今晚见周道然,也刻意打扮了一番,虽然依旧是那身忍服,不过在脸上却涂抹了淡淡的妆容。

    只不过安藤直次前脚才出门,后脚就有人忽然叫住了她。

    在听到那个声音的第一时间,安藤直次便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不过听那个声音又接连叫了两三声她的名字。

    安藤直次无奈之下,只得转身回头,循着那个声音望去,看到了发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水野忠重。

    一见到水野忠重,安藤直次随即没好气的问道:“水野忠重你叫我有什么事?”

    “直次妹妹这你可就冤枉我了,不是我找你有事,我只是代贺茂保宪大人传话罢了,他有事找你,要你过去一趟。”水野忠重说。

    一听到贺茂保宪的名字,安藤直次犹如被闪电击中一般,在原地愣了三秒,还是水野忠重再唤了一声安藤直次的名字,这才让她回过神来。

    见到安藤直次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水野忠重还以为她这是犯了思春病,随即提醒道“直次妹妹,虽然咱俩不对付,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

    贺茂保宪大人可不是你能幻想的对象,光他家那头不省事的母老虎,就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万一把她惹毛了,别说你,怕是连你们安藤家都承受不起她的火气。”

    闻言,安藤直次不由得用异样的眼神瞥了水野忠重一眼,向来己不对付,还不得自己早死的水野忠重竟然还会关心自己。

    水野忠重一发现安藤直次的眼神,便赶忙辩解道“别想多了,我只是不想你惹祸,沾我身上罢了。

    对于这种解释,安藤直次只是一笑便没再过多探究,而是跟在水野忠重身后朝前进发。

    这二人一前一后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一道门前,只见水野忠重十分郑重的立在门前,伸手敲了敲大门。

    便听门内传来一丝轻咦,水野忠重随即隔着大门回道“保宪大人,我把直次小姐给您带来了。”

    “好,我知道了,让直次自己推门进来就好了,忠重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去忙你的事吧。”门内再次传来声响。

    闻言,水野忠重随即双手抱拳,缓缓躬身向后退去。

    而安藤直次则是疾步上前,一把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只不过这次的房间,显然不同于先前他们带过的暗室。

    安藤直次一进门,便被灯火通明的灯光,照的一阵头晕目眩。

    待她站在原地歇了一会儿,见过神来,就看到贺茂保宪,此时正曲膝盘腿端坐在屋子中心。

    贺茂保宪一见到安藤直次,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迎着安藤直次伸出一只手,似乎在等着安藤直次把手搭上去。

    刚开始安藤直次确实是有些拒绝的,只见她傻傻发愣呆站在原地,并没有过去搭手的意思。

    也不知道她的大脑思考了什么事,在原地停顿过后的第二秒,安藤直次便朝着贺茂保宪径直走了过去,将自己的手,搭到了贺茂保宪伸出的那只手掌之上。

    贺茂保宪一把握住安藤直次的小手,紧接着顺势一拽,安藤直次便倒躺在他怀中。

    随后,贺茂保宪也没有经过任何询问,就将自己的嘴巴擅自贴到了安腾直次的软唇之上,用力嘬了一口。

    在贺茂保宪的嘴唇靠上去的一瞬间,安藤直次突然猛睁大了双眼,双手凌空似乎有些抗拒的意味。

    不过也只是一时的抗拒罢了,安藤直次一见贺茂保宪眼皮微动,似乎要要睁开双眼的趋势之后,便静静闭上了双眼,双臂回勾抱住了贺茂保宪的背部。

    这一吻结束之后,贺茂保宪好似回味无穷,用手一直轻抚安藤直次的脸颊说:“有段时间没和你独处了,我还是有些挂念的紧啊。”

    安藤直次也不多言,赔笑着回了个“嗯”,便不再多言。

    随后,贺茂保宪又搂着安藤直次说了一些有的没的,直至最后,他的手才开始不安分的躁动起来,在安藤直次的身上游走。

    发现贺茂保宪这一动作,安藤直次立即抓住了贺茂保宪乱跑的那只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进发。

    贺茂保宪也没在意,以为安藤直次是害羞,怕一会儿外面会有人听到声音,他便邪笑着解释道:“放心吧,直次我在屋里设下了结界,到时候你怎么叫外面都听不到的。”

    听闻此言,安藤直次的脸蛋先是一红,随后又赶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保宪大人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是我的身体最近不太方便。”

    “嗯?不太方便,这月的月事是这个时候来吗?还有我不是说过,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保宪大人的吗!”贺茂保宪明显有一丝不悦,皱着眉头问道。

    安藤直次也不敢把话说死,便换了个说法“是,保宪我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这个月的月事有些提前,最近一直有感觉,怕就是这一两天了。”

    听了这番解释,贺茂保宪的眉头这才有了一丝舒展,不过他依旧没有放弃对安藤直次的想法。

    只见他被安藤直次抓住的那手,立即挣脱开禁锢,从下面逆流而上,来到了安藤直次的脸颊,并且一直在安藤直次的唇边滑动。

    安藤直次随即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过了小半天的时间,等在见到安藤直次的时候,她已然回到了房间,只见她一只手扒着木盆一直干呕,另一只手抓着一个水杯,不是往嘴里灌水漱口,看起来十分厌恶的样子。

    随后,安藤直次抬头望天,一看到月色正浓,这才猛地想起,她已经错过了约定的时间很久了,也不知道周道然还有没有在等她。

    虽然安藤直次心中依然有些恶心,但是为了去见周道然,她也只得强忍着心中的腻味,赶忙朝着二人约定的地点跑去。

    然而等她邻近的时候,并未发现有任何人影的存在,一时间,安藤直次不禁心想,难不成周道然等了一会儿,见自己没来,以为自己失约了,他就一个人走了吗?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