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断情
    安藤直次一边想着,脚下的步子也由不得一变缓,就在她即将抵达昨晚与周道然会面的地点的时候,一个黑影忽然从一旁杀出。

    安藤直次虽然没有看到黑影的面容,不过凭借这么多年训练下来的素养,下意识的就是一个躲闪飞踹。

    然而那个黑影也不简单,在安藤直次飞脚踹过来的一瞬间,就立即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的那只脚,令她一时动弹不得。

    见到安藤直次不肯放弃还在挣扎,那个黑影随即打趣道:“干嘛呀,自己来晚了,还有理由打我了?”

    安藤直次一听到这个声音,不只放弃了挣扎,还像个受委屈的小女孩似的顿时嘟起了嘴巴,涨红了脸,朝一旁扭去。

    这深更半夜的,在小树林游荡,不敢直接露面,见到安藤直次还敢这么耍无赖的除了周道然,也没别人了。

    周道然一看安藤直次耍起了小性子,便立即放开了安藤直次的那只脚,随即微微一笑逐渐靠近她的身旁。

    然而,等周道然来到安藤直次身后,并且隐约听到一丝抽泣声的时候,他这才发现安藤直次怕不只是耍性子,应该是受了什么委屈才是。

    见状,周道然二话不说,抓着将安藤直次的肩膀,就把她一把扭了过来,令她的有些哭花的脸蛋正对着自己的胸膛。

    看着安藤直次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周道然心有不忍,立即将她抱住,深深埋入自己怀中,将自己的下巴抵到她的肩膀,对着她轻声说道:“直次怎么了,有谁欺负你了吗,你和我说说可以吗?”

    听这周道然如此温柔的关切,安藤直次一时间哭的就更是厉害了,将头深深陷入了周道然的肩膀。

    这样一来反而搞得周道然有些不知所措,只得紧紧抱住安藤直次,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

    待安藤直次的哭声逐渐变小,周道然这才再次问道:“直次究竟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你了?”

    “没、没有谁欺负我,都是我自己不好。”安藤直次略带抽泣的站在原地摇头说道。

    “真的吗?”周道然再次询问确认。

    “嗯,没有谁欺负我,是我自己不好。”安藤直次再次强调道。

    安藤直次不说,周道然也没办法强逼着她开口,叹了口气便不再询问。

    “好了好了,那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周道然边说,还边用衣袖将安藤直次脸上的泪水擦干。

    安藤直次见周道然如此关心自己,也忍住了泪水,抿嘴微笑点头,以回应周道然。

    然而这次,安藤直次并没有再站在周道然对面,而是顺势一直靠着周道然的胸膛,和周道然聊起了话茬儿。

    聊到情深处,二人还情不自禁的互相拥抱。

    这一晚,周道然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不过才聊了几句,就又到了分别的时候。

    虽然要分别的时候,可是周道然却感觉今晚,比他昨晚得到童子切安纲还要开心。

    想来应该是有佳人相许相伴的原因吧。

    而安藤直次抬头望天,也发现时间不早了,便猛地拉住了周道然的衣领,顿时引起了周道然的疑惑。

    只见周道然盯着安藤直次,两对眼睛四目对望,一时说不出别的话来。

    好似二人眼中已没了其他事物的存在,仅有对方常存其中。

    周道然一时情难自控,竟然低下了头,将自己的双唇贴到了安藤直次的嘴唇处。

    而安藤直次也没有丝毫拒绝,直接闭上了眼睛,双臂呈环状拥抱,搂住了周道然的脖颈,二人一同开始享受这次香吻。

    大概过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他二人才将嘴唇抽离。

    只不过在这两人的双唇离别的时候,也都是多次纠缠难以分离。

    待这一吻过后,安藤直次忽然又再次哭目含泪光的盯着周道然说道:“这次就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猛击了周道然一下,周道然一时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便大声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这就是咱俩最后一次见面,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你我本来就是敌对身份,一直碰面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安藤直次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安藤直次虽然没让眼中的泪水滑落,不过已经被她咬出血迹的嘴唇,已经表露了她此时内心的煎熬。

    见到安藤直次这般模样,周道然的心也随之一颤,便赶忙问道:“为什么?我不在乎你的身份,我也不在乎我的前途事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难道你真忍心再也不见我了吗?”

    “我……”安藤直次的后半段话,一直哽咽在喉没有说出。

    而周道然则抓住这个机会,继续说道:“而且你不说,我不说谁又会知道,只要咱俩一直坚持下去,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如果你实在顾忌,怕别人发现威胁家里,大不了咱了可以假死,之后我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再掺合这场战争好不好?”

    听到这话,安藤直次确实有了一丝心动,可是一想起贺茂保宪是说的话,她的理智又立即冷静了下来。

    贺茂保宪说过,他会保护安藤直次一辈子,绝对不会让她有事。

    就算是人死了,他也会想办法去阴间,把安藤直次的魂魄带回来,将她复生。

    若是安藤直次假死被贺茂保宪发现,那他们安藤一家的命运便可想而知。

    因此,安藤直次虽然是一个自由之身,可是她的心里却有太多的顾忌和羁绊,所以根本不可能自由自在的去任何地方。

    更不可能和周道然远走高飞,离开这场战争,因为从战争的一开始,他们忍者就成了这场战争中不可或缺的暗杀者和保护者。

    因此,说是为了安藤直次她自己也好,是为了周道然也好,亦或是为了安藤家的未来。

    她安藤直次都不能做出逃离战场的事来,为了避免被情绪左右自己的选择,她只能选择忍痛和周道然断了联系。

    随即,就见安藤直次拔出长刀,指着周道然说道:“我说了,从此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再见面你我就是敌人关系,到时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