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五十一章 救援
    “什么,纸人?”曹云有些不敢相信王瞎子的说法。

    “没错,你现在只要端一盆水,到道然的房间,先把盆内的水朝屋内一侧的门泼半盆,再朝床上的道然泼半盆,这个障眼法也就不攻自破了。”王瞎子给曹云解释道。

    听闻此言,曹云还真有些跃跃欲试,想亲自去周道然房间试上一试,不过碍于王瞎子还需要人陪,他也只能耐下心中的好奇。

    就在这个时候,先前跑出去找大夫的那名社员,刚好就带了大夫回来。

    一见到大夫来了,曹云的眼睛在眼眶里咕噜噜一转,便好似想到了,大步走向大夫,并一把抓着他的手腕,拖着他往王瞎子的方向带。

    边走还边说道:“李大夫,又要麻烦你帮忙检查一下王先生的身体状况了,过会儿应许要得要你陪我外出跑一趟。”

    李大夫闻言,也不拒绝,接连叫好点头,应下了曹云的要求。

    曹云把李大夫和王瞎子的事安排好之后,便夺门而出,不知从哪接了一盆水,就火急火燎的朝着周道然的房间跑去。

    曹云其实还是蛮忌惮周道然的,虽然周道然没打过他,也没骂过他,但是周道然那张嘴确实是厉害,占点理由就不饶人。

    所以,曹云并未像先前来周道然房间,查看周道然在不在屋里那名社员似的直接推门而入。

    而是先将水盆放到地上,紧接着嗯哼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便抬起胳膊朝着大门敲了两声,同时还问了问“有没有人,在不在”之类的话语。

    然而曹云敲了半天,叫了半天,屋里都没有任何动静,曹云的胆子便大了起来,直接推门而入。

    在进门的一瞬间,就将正躺在床上的周道然收入眼底,一时间,曹云有些发怔,也不敢再往前进,便开口叫道:“周先、不,道然?”

    曹云接连叫了两声周道然的名字,见躺在床上的周道然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曹云便直接端起了脚边的水盆,朝屋里进发,

    进屋之后,曹云就按照王瞎子说的,准备先将屋内一侧的门泼上半盆水。

    就见曹云把屋门关上,刚好就看到了门内侧写着的红色符咒,见这些字迹,曹云对王瞎子所说的便有了一丝信服。

    随即,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半盆水,这半盆水一泼,门板上的红色字符顿时便有了一丝模糊。

    曹云也不多看,直接端着手里剩下的半盆水,就朝床上的周道然狠狠泼去。

    待他这半盆水再下去,只见床上的周道然一开始是和常人一般,身上有些透湿,可是过了几秒钟的时间,床上的周道然竟然开始有些萎靡,身上衣服的颜色竟然也有些掉色互染。

    然而下一秒钟,床上的周道然顿时化做一张,被水浸湿了红黄相映的小纸人。

    见到此景,曹云对王瞎子的信服度,不由得又提升了一个高度,人在房间,不用看就能知晓周道然不在房间,还知道怎么破周道然设下的障眼法,王瞎子实属高人。

    曹云验证完王瞎子说的事后,便急忙赶回来王瞎子的房间,准备拉着李大夫,照着王瞎子说的去接周道然。

    一见曹云来到房间,李大夫便和他说,王瞎子并无大概,只是有些碰撞的淤青,都是皮外伤,歇一歇过两天就会好。

    闻言,曹云来不及高兴,便冲着王瞎子匆忙问道:“王先生,你方才是让我开车,去藤山病院西北角去接应道然是吗?”

    “对,记住你要翻进去接道然,要赶快,再晚点我怕道然要撑不住了。”王瞎子急切的答道。

    “好,您放心我这就开车回去。”曹云不敢拖沓,赶忙就叫人去备车。

    “曹云别忘了带着大夫,好让道然出来的时候,能及时得到医治。”王瞎子随即又补充了一句。

    “好,您放心吧。”说罢,曹云便带着李大夫扬长而去。

    来到了车上,李大夫还有些不明所以,虽然答应了曹云要陪他出去一趟,可是曹云也不说具体要去做什么。

    李大夫现在就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乖乖跟在曹云后面,听候调遣。

    曹云倒也不差,没有忽略李大夫的存在,在曹云开车的时候,他就和李大夫交到了一会儿要做的事。

    至于说,另一头的救助对象周道然,此时正倒躺在地,安藤直次环臂半抱着他,急忙帮他按压住胸膛的伤口,免得伤口再次大出血,从而导致周道然失血而亡。

    周道然此时的眼神虽然迷离,但是他依旧不忘盯着安藤直次,费力张口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

    安藤直次不等周道然说完,便抢先带着哭腔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不想伤害你的,刚刚我是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知道怎么,怎么就把刀伸出去了,我、我……”

    说着说着,安藤直次就又开始哽咽起来。

    见到这番景象,周道然立即抬高手臂,将一只手费力摸上了安藤直次的的肩膀。

    随后将整个手掌贴到安藤直次的脸上,大拇指缓缓在其脸上滑动,帮安藤直次抹掉了一侧脸颊上的泪痕。

    看到周道然这个动作,安藤直次整个人随之一愣,随即又紧抿嘴巴,银齿用力咬着双唇,尽量使自己不再流泪。

    紧接着,就听周道然喘着粗气说道:“放、放心吧,这点小伤我还死不了,只不过是有些累罢了。”

    周道然说话有些费力,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再说了我相信你不是有意的,知道你不会舍得伤我的,我更在意的是,你真的不想再见我了吗?”

    见到周道然都伤到了这副模样,都还惦记着二人能不能见面的事,安藤直次咬嘴唇的力度就更是加重了一番。

    只听周道然甚是宠爱的说道:“傻丫头哭什么呢,我还没死呢,哭的这么厉害,是真想我早死啊?”

    闻言,安藤直次立即止住了哭声,接而换成了抽泣声,不停地吸着鼻子。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