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五十三章 救治
    再说,带着周道然好不容易逃离藤山病院的曹云,就在他系着那根不明来历的绳索,带着周道然翻墙的时候,后背不禁生出了一层冷汗,生怕这根绳子中途会有什么问题出现。

    索性期间有惊无险,并无任何大碍发生,等曹云把周道然带出来之后,耳朵贴墙,听得院内并无任何异常的声响。

    这下曹云才放心的抱着周道然,朝着停放车子的小巷子里跑去。

    坐在车里,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焦躁的李大夫,隔着老远就依稀见到,曹云抱着浑身血污的周道然朝他跑来。

    李大夫见状,赶忙从车里跑了出去,提着医药箱迎着曹云跑了过去,同时询问其曹云周道然伤势状况。

    而然李大夫问曹云,曹云也是不清楚,毕竟他只能看到曹云胸口有血迹,但是具体是哪里还受了伤,伤的怎么样他曹云也是不知。

    随后,李大夫帮着曹云把周道然抬进了后车座,就坐到了周道然身旁,检查起了他身上的伤势。

    而曹云则是直接坐回了驾驶位,立即转了一圈钥匙,快速点燃火花,一脚猛轰油门,就朝着复兴社据点急速驶去。

    后座的李大夫,先是揭开周道然胸口的缠布,看到了周道然有些血肉模糊的胸口,依旧在冒着一股鲜血。

    便来不及检查别的地方,就立即从医药箱里取出了一份云南白药(云南白药是在1902年明末清初的时候研究成功的,对于外伤、止血均有较大疗效,而且治疗标准已然接近近代标准。)

    赶忙涂到了周道然胸前的伤口,待这些白色粉末将起伤口完全覆盖之后,伤口冒出血花的速度已然开始减慢。

    至此,李大夫也不敢乱动周道然,生怕一个不慎,就让周道然胸口的伤口再次开裂。

    随即,李大夫便从医药箱里取出一把剪子,将周道然的两条裤腿和上衣都剪了开来,直接露出了周道然的皮肤。

    只见周道然正面除却胸口之外,并无一丝破损的伤口,至于说他背面有没有,现在就暂且不知了。

    李大夫看到曹云开车开得也是甚为着急,几乎是逮到空就钻,见到口就转,也不管是否会引起路上士兵的注意。

    见此,李大夫也不好再催促曹云加快速度,只得扶住周道然的身体,以免在车里乱晃乱撞,造成二次伤害。

    十几分钟过后,曹云一个猛刹车,总算是带周道然和李大夫,回到了复兴社的据点小楼。

    曹云一下车,就立即朝着小楼大吼,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从屋里跑了出来,一见到曹云便立即站直了身子敬礼问候。

    救人要紧,曹云也没心情和他们搞行礼这套模式,直接吩咐他们,赶快把车里的周道然抬进屋里。

    一听到曹云的吩咐,这几人也不敢怠慢,匆匆忙忙打开后车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把周道然往外拉。

    亏得李大夫手急眼快,一把拉直了他们的手,随即大喝一声“干什么的呢,不会轻点吗?”

    曹云刚抬脚,准备进屋通知王瞎子周道然的事,就听到了李大夫大怒的声音。

    曹云随即循着声音,皱着眉头回头望去,刚好就看到那几个人,生拉硬拽周道然的场景。

    见到这一幕,曹云也是一阵恼火,本来就还没想好该怎么和王瞎子交代呢,结果这几个人又要弄的周道然一身是伤。

    曹云当即冲着那几个人大吼道:“不会轻点啊,不会就直说,立马给我滚蛋,这儿用不着你们。”

    闻言,那几人也是一惊,又紧接着如同机器人似的,开始卡壳式行动,一抖一顿把周道然从车座上缓缓抬出。

    周道然被抬出来之后,李大夫提着医疗箱,紧跟在他身边,带着那几个人朝小楼跑去。

    而曹云则是前行不决,原本走在最前面的他,竟然被抬着伤员的李大夫超了过去。

    随后,曹云站在原地犹豫了好半天,这才跨出了新的步子,朝屋里走去。

    曹云通过大门,绕过楼梯,在一个房间门前停顿了一分钟的时间,才拧开把手,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然而就在曹云进去的一瞬间,还不等他开口说话,屋里的人却率先问道:“曹云怎么样,你把道然带回来了吗?”

    曹云有些口齿不清,支支吾吾的回道“带、带回来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快说啊!”王瞎子甚为焦急的嘶吼道。

    “道然受的伤有些重,现在李大夫正在给他救治。”曹云低着头说。

    “什么!”听到这话,王瞎子的声音有些颤抖,随后虚空乱抓说道:“快、快带我去看看。”

    曹云不敢违背王瞎子的要求,立即来到床边,一把抓起王瞎子的双手,放到了他自己的手臂之上。

    缓缓牵引着王瞎子下床,并且领着王瞎子下楼,再次来到了他们所熟悉的安置病员的房间。

    一进房间,曹云便看到了李大夫,正围着一个病床来回乱转。

    曹云带着王瞎子走到跟前,这才发现,周道然全身上下除了一块遮羞布之外,已然全部都给李大夫看了个遍。

    见状,曹云随即皱起了眉头,拉着李大夫的衣襟悄声问道:“李大夫这是?”

    “别误会,我这是怕周先生身上还有暗伤,所以就把周先生身上的衣物全都给撤了下来,以便我检查周先生的身体。”李大夫一脸凝重,看着不像是在说笑。

    曹云点了点头,便将头侧向一旁,告知王瞎子,现在周道然就躺在一旁的病床上。

    而李大夫正在给周道然做检查,等检查完除了结果,曹云会立即告知王瞎子的。

    现在还请王瞎子稍安勿躁,耐心等候李大夫的检查。

    闻言,王瞎子也没有了先前的焦急,而是耐住性子静静待在原地,等待曹云接下来的通知。

    待李大夫把周道然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各种边边楞楞都亲自掰开,瞧了个遍过后。

    这才松了口气,缓缓说道:“幸好,周先生除了胸口这一处伤口,全身上下并无一处伤痕。”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