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五十五章 坦白从宽
    王瞎子话音刚落,就见周道然猛然睁开了双眼,转过头望着王瞎子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醒着?”

    “以前你和道行抓鬼的时候,受过的伤比这还严重,第二天一醒不还是生龙活虎的,怎么可能这次这么容易,说晕就晕了呢。”王瞎子摇着头叹息说道。

    听闻此言,周道然随即大笑道:“呵呵,还是瞎子你了解我。”

    “不过,道然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昨晚你为什么要在房间留下替身术,还偷偷去藤山病院,还受了这么重的伤?”王瞎子并未有丝毫喜悦,反倒是用一脸严肃的样子。

    “这个啊,我就是想去藤山病院探探情况,没想到这次运气这么差,刚翻进去就被人发现了。”周道然只是回答了自己运气不好,却并未提及他是怎么受的伤,又是谁伤的他。

    看得出周道然是生怕,王瞎子知晓是安藤直次伤的自己,容易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对于安藤直次的事,他一点都没有透露。

    虽然他不说,不过不代表王瞎子就一点都不知晓,紧接着就听王瞎子厉声喝道:“道然,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和我说实话吗?”

    “嗯?什么实话啊,瞎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周道然装傻充愣反问道。

    只见王瞎子两腮顿时肿胀了一分,随后紧吸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道然,你是不是忘了我和你说过什么了?我说过你这次有一个大劫,一旦处理不当很可能会死在这,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随随便便就离开我的可控范围,可你还是不听劝!”

    “哎呀,我都说啦,我只是想去探探情况嘛,第一次受伤没探成,而前晚倒是有惊无险,还平白得了件宝贝,那我就以为昨晚也不会有什么事,就……”

    周道然这才说了一半,王瞎子果断打断了他的话,自己说道:“道然我已经算过了,你这一劫和一个女人有关,而这段时间你还频频想去藤山病院,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我……”周道然一时语塞,知晓自己说假话,骗不到王瞎子。

    “还有童子切安纲那把刀,你确定是你自己在藤山病院寻摸到的吗?”王瞎子再次追问。

    “还有你醒过来的时候,冲着曹云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想必也可以给我解释解释了吧?”王瞎子问。

    “这…..”周道然先是停顿了三秒,一想自己是瞒下去了,便直接向王瞎子坦白从宽说了起来。

    从他第一次见安藤直次,到安藤直次一直在树林等他,还赠他宝岛利刃,再到昨晚异常的变化,周道然都和王瞎子一一讲了出来。

    王瞎子边听边皱起眉头,待周道然说完这一切之后,便立即开口质问道:“道然你确定你说的那个东瀛忍者,是真的喜欢你,而不是在利用你吗?”

    听到这话,周道然脸色不由得一变,对着王瞎子就说道:“瞎子你什么意思啊,就这么不信我?虽说我平时确实有点不靠谱,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直次没有利用我,因为从我俩认识到现在,她都没问过我什么,也没从我这得到过什么消息。”

    “只不过,现在毕竟是战争时期,谁又能保准,她以后没打什么主意呢,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王瞎子说。

    “我呸,王瞎子哪有你这样的连人都没见过,就直接下定论的,我警告你别乱说话,当心我跟你翻脸。”周道然一脸愠色的说道。

    “我也是为了你好,既然这样,照你现在这个情况,你已经不适合参加这趟任务了,你还是安心在这养伤吧,等你伤好了,还是会振兴会吧。”王瞎子说。

    一听王瞎子要赶周道然回去,周道然立即一个鲤鱼打挺,就想从床上起身,和王瞎子打商量,只不过周道然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胸口的伤口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王瞎子虽然看不到周道然在做什么,不过光听到他铛的一声摔到床上的声音,和嘶啦倒吸气的声音,王瞎子便猜出,应该是周道然不老实,碰到了伤口。

    随即,王瞎子也不做多等待,拄着竹仗起身便朝外走去,边走还边说道:“既然你醒了,也就不需要人看护了,门外有人看守,有需要就叫他们,不想在这呆着,你也可以和他们说,

    让他们把你送会房间,至于说你胸口的伤口才刚开始愈合,你小心点别乱动,要是不小心再把伤口给撕裂了,到时候有的你疼的。”

    门口守卫的两名守卫,一见王瞎子离开,其中一人便立即跑到曹云房间,告知了曹云王瞎子已经离开,和周道然已经苏醒的事。

    曹云闻言点了点头,随即挥手让那人回到自己的岗位,紧接着曹云他自己又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才打开了房门朝外走去。

    不多时,曹云便再次回到了伤员休养的房间,也就是周道然暂时养伤的那个房间。

    望了望左右两名守卫,警告他们,没有曹云的允许,无论屋内有什么声响,他们都不可以随便进去。

    虽然两名守卫不明白曹云的意思,不过他们也不许需要明白,只要遵守命令就好。

    曹云一进门,刚好就看到此时正躺在床上的周道然,无聊的用手乱抓耳挠腮的样子。

    一见到周道然,曹云也是一阵犯怵,不敢随意上前,生怕周道然逮到机会,趁机掐死自己。

    便站得远远地,轻声叫道:“道然,道然?”

    前一秒还在四处乱抓的周道然,一听到曹云在叫自己的名字,当即把脸往左侧来了个九十度旋转,紧接着又朝下一扭,整张脸刚好就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角度,正对着曹云。

    见到这一幕,曹云不由得干咽了一个吐沫,双腿就那么直愣愣的插在原地,彻底是一步都不敢上前挪动了。

    由于周道然望着曹云的姿势有些别扭,所以周道然的上眼睑也自然下合,有些盖住了眼睛。

    然而周道然这一自然反应,在曹云看来,却像是甚为哀怨的表情。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