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五十八章 灵魂炸弹
    然而在这场战事失利过后,国民政府对外公布的解释,所谓的在战役组织指挥上出现的重大错误,也不过是掩饰罢了。

    事实上,这是东瀛阴阳师第一次投入使用灵魂炸弹,造成的效果,而灵魂炸弹顾名思义,就是用人的魂魄制成的炸弹。

    是由阴阳师运用特殊手法,在人的魂魄内刻下符咒,将几个或是数个魂魄揉捏到一起,装进玻璃瓶内,并配合着咒术引爆的一种东西。

    根据魂魄使用的多少,爆炸距离的远近,灵魂炸弹的威力也有高低之分,轻则是使人眩晕失神,重则是直接将人的魂魄炸离肉身。

    导致金陵保卫战中,大多数守军要么直接成了一个没有魂魄的空壳,要么就是暂时失去了意识,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

    所以这就是为何,在守军突围之时,会发生自相践踏,争相夺路的情况了,因为他们大多数人当时就已经废了。

    因此在1937年12月13日,金陵沦陷之后,东瀛军队以不足五万人的数量,就可以对城内三十多万战俘平民进行残忍屠杀了。

    当然如果要说这灵魂炸弹的源头,那又不得不说1937年8月13日的沪上事变了。

    沪上事变之初,东瀛军队曾经扬言要三个月拿下中华国土。

    然而令东瀛军队没想到是,所谓三个月灭亡中华的计划,却是硬生生被中华军队多延长了一个月的时间,将这场战事直接拖到了11月12日,并就此打破了打破了东瀛人想要三个月灭亡中华的计划。

    而且东瀛军队在这场战争当中也是损失惨重,虽然对外公布死伤四万余人,但实际上这是当时东瀛军队,为了隐瞒实际伤亡人数,,从而造假得来的伤亡数据罢了。

    因为沪上事变,这一战略方针本就是东瀛军队提前谋划,并且拟定好的作战计划,准备出其不意,攻中华军队一个不备,同时再加上有超强炮火支持,东瀛军队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

    没想到却被中华军队投入的人海战术,打断了先前安排好的计划。

    东瀛军队为了掩盖在泸上损失惨重的真相,鼓吹军队英勇神武。东瀛陆军省新闻班以及别的新闻报社,直接把军队损失缩小到最低,并扩大战果提高国内民众的士气,鼓动平民参军侵华,为天皇尽忠。

    可以想象到民族主义气焰日盛的大背景下,一旦被胜利冲得头脑发胀的东瀛国民得知,神武的东瀛军队打个筹备已久的沪上,就付出如此巨大的伤亡,必定会引发国内的反战的言论。

    而且如此巨大的伤亡人数,也不好向上面交待,为了维护东瀛军队的脸面,他们只好造假伤亡数据,并夸大战果鼓吹军队的厉害。

    也就是在这一役过后,东瀛军队高层为了能保证以最小的伤亡换的最大的胜利,便又将目光转向了阴阳师一方。

    也就是在这种情形下,阴阳师才就此研究得出的灵魂炸弹,并于1937年12月份的时候开始投入使用。

    不过由于灵魂炸弹是一次性消费品,用过之后,那些被当做材料的魂魄也就就此灰飞烟灭了,所以还是少有阴阳师愿意这么浪费人的魂魄,做为灵魂炸弹的原料的。

    而且在金陵保卫战,灵魂炸弹现世之后,道门弟子便迅速作出应对,发现了灵魂炸弹就是通过,一瞬间灵魂爆炸的力量,以震荡活人的魂魄已达到效果的。

    在遇到灵魂炸弹的时候,只要能保证参战人员的,三魂不动七魄不飘,那灵魂炸弹也就没什么效果了。

    因此,在这件事过后,道门弟子便专门做过测试,确认定魂咒可以保证三魂七魄,不受灵魂炸弹的影响。

    所以中华军队便加急新发了一批军队,而这套军服里就有道门弟子写下的定魂咒,专以定住士兵的三魂七魄为用。

    所以灵魂炸弹除却刚问世的时候有些作用之外,现在除了小范围的偷袭,再也不能进行大规模投入作战使用了。

    听完周道然的一番解释,曹云这才明白什么叫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两国交战不只是士兵的事,还是国家各种人力、物力资源的比拼。

    若是中华军队中没有周道然这些道门弟子的参加,只靠士兵一味地冲锋,先不说胜利与否,光是折损的战员都不只现在这些。

    周道然一看曹云开始低头思索,他立即抓住这个机会,趁机添油加醋说道:“曹云这次藤山病院之行你们一定带着我才行。

    不说别的,光是藤山病院的阵法一类,王瞎子和宗如和尚就都比不上我,先说瞎子眼盲,根本看不见阵法,

    而宗如和尚虽然擅长驱邪超渡,但是阵法之学他并没有多少涉猎,所以说,现在也只有我能一个人既能破阵还能布阵。

    若是阴阳师真把这些伤员的残魂,设做阵眼的话,也只有我一人能够做到毫发无损的解救他们。”

    听了周道然这番强行找存在感的话语,曹云也不禁默默点头,好似认同了周道然的观点,周道然瞧自己说的差不多了,也就不再多言,而是由曹云去自己体会。

    当即周道然便下了逐客令,以自己要休息为理由,就让曹云出去了,同时还提醒曹云不要把他和安藤直次的事乱说。

    曹云自然知道分寸,所以赶忙应声让周道然放心,以示意自己不会乱说话。

    就在曹云前脚刚迈出去的时候,周道然又突然开口吩咐道:“哎,对了,顺便叫你的人把我送回我房间吧,总在这呆着怪难受的,再帮我找找有没有轮椅什么的,总在床上躺着也是累得很。”

    闻言,曹云当即扭头,知会门口两个守卫小心把周道然送回房间之后,便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不多时,等周道然回到房间不久,一部轮椅刚好就送到了他的房间,同时随之而来的还有曹云。

    只见周道然一改先前的满脸晦气,反倒是一脸兴奋的冲着周道然嚷嚷道:“道然好消息,明天宗如大师就能到旅大了。”

    “什么,明天,怎么这么快?”周道然脸色一僵略有难看。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