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章 音障
    一听曹云竟然帮着周道然说话,王瞎子也是一愣,心想什么时候这两个人开始穿一条裤子了?

    王瞎子也没时间去探究这个问题,总而言之他的目的很简单,只要不让周道然参与这次任务就好。

    所以王瞎子直接开口说道:“道然我跟你说过的话,你都还记得吧?我说过你这次会有命劫,为了你好,我不希望你再参见这次任务。”

    王瞎子没有提及安藤直次的事,显然是想帮周道然隐瞒这件事。

    反倒是周道然,听到王瞎子的话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哎呀,王瞎子你怕什么呀,你看我福大命大的,这次不是没事嘛!”

    谁知,王瞎子却冷哼道:“哼,什么福大命大,这次才不是你的命劫,如果你的命劫这么简单我还需要担心吗,

    就是因为我算不出你的命劫,我才担心的,你好好想想,你还没遇上命劫就这副样子了,要是真到了,你怎么办,我可不希望出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的时候只剩我一个,要真是这样,你让我怎么和你道行交代?”

    周道然也知道王瞎子是为了自己好,奈何他实在是放心不下什么都不说,就把安藤直次一个人丢在藤山病院,若是碰上王瞎子他们在医院行动的时候,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因此说周道然无论如何都要和安藤直次说清楚,尽可能的劝她离开藤山病院那个是非之地。

    为此,这趟任务周道然一定要参见,不止要参加,还必须要见到安藤直次本人才行,所以周道然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留下来。

    而这次,周道然也不用曹云替自己说什么好话。

    而是自己抢先开口说道:“瞎子你知道我个什么样的人,我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就自己一个人走。”

    王瞎子听得出周道然这句话话里有话,不只是在对他说,更是有一些话想和安藤直次当面说清楚。

    紧接着,周道然又说道:“还有,藤山病院外面那么大的一圈结界,绝对不是贺茂保宪一个阴阳师能布出来的,想必医院里边肯定还有阴阳师,也不知道里面还会有什么阵法等着呢。

    不是我说,就你和宗如和尚对阵法一窍不通的榆木脑袋,你真觉得你们一脚闯进去了,还能活着回来?靠运气你们能蒙过一个阵,就要求神拜佛烧高香了。

    另外,医院那么大,进去的时间还有限,又不是在自己地盘,没有我的转罗盘,光凭你和宗如和尚找得到那些伤员的残魂吗?

    再说,你之前也提到了,你是个眼盲,只能通过卜卦算吉凶,要是真遇上阴阳师,凭宗如和尚一个人怎么应付的过来,你不给他添乱就要谢天谢地了吧?”

    周道然一连三问着实问倒了王瞎子,以至于王瞎子都不得不承认,没有周道然在阵法上的指导,光凭他和宗如和尚想要闯进藤山病院,确实有些痴人说梦。

    而且王瞎子自己是个瞎子,两眼一抹黑什么都看不到,和宗如和尚一起行动的时候,不给他碍手碍脚就不错了,那还能说帮什么忙。

    尤其是这次任务,最主要的就是要找回那些伤员丢失的魂魄,没有周道然的转罗盘为引,短时间内,王瞎子和宗如和尚还真没办法在藤山病院找到伤员的残魄。

    一时间,王瞎子不由得陷入了一阵沉默,还是宗如和尚微笑和手,口中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才劝解到王瞎子“瞎子你也知道我们佛家讲因果,正所谓昨日因今日果。

    既然道然命中注定这次有一道命劫,那无论他躲到哪去,都避不开这道劫难,倒不如直接阔步迎上去,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事咱们一起面对。”

    听了宗如和尚的话,王瞎子犹如醍醐灌顶,视野豁然开朗起来,心想,没错既然道然这次是一道命劫,那就是避无可避的,无论道然躲到哪,总会应验的。

    到时候,就算不是发生在藤山病院,那也会发生在别的地方,倒不如现在帮着道然一起跨过这道坎。

    随即,王瞎子对周道然的态度明显有了一丝转变,开始不是那么抗拒周道然参加这次会议了,而是默默退到一旁,抓住了曹云的肩膀。

    见到这一幕,宗如和尚和周道然相视一眼会心一笑,倒是曹云没明白过来王瞎子的意思,扭头瞥向一旁的王瞎子。

    王瞎子发现曹云愣是半天没动,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曹云在等什么呢,还不快点带我们去会议室,商量一下过两天的计划?”

    “对了,宗如你在后面推着道然吧,我扶着曹云带路,他不方便再推着道然。”王瞎子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话,曹云赶忙答应了一声,便立即带着王瞎子急忙朝前走去,生怕晚了一步,王瞎子就会改口,不同意周道然参与其中似的。

    看到曹云这副样子,落在后面,坐在轮椅上的周道然,也不禁露出了柔和的微笑。

    不多时,等一行四人进到屋里之后,宗如和尚也不着急把周道然推到桌旁,而是把门合上之后,任由周道然在门板上勾抹着什么。

    待周道然停下双手,宗如和尚这才推着周道然来到曹云身旁就坐。

    曹云有些好奇的朝着周道然在门上画的东西瞥去,只见一个与曹云先前在周道然房间门后面,所见的图案十分相近的符映在了上面。

    见到这个东西,曹云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

    “没什么,不过是为了预防隔墙有耳罢了。”周道然答道。

    “隔墙有耳?你们是怀疑复兴社里有东瀛人的奸细?”曹云问。

    “也不一定是人。”周道然神秘的说,“东瀛人对于式神的运用确实厉害,经常能无声无息就能潜入到大本营,进行窃听暗杀等行动,之前就曾经吃过这个亏,所以那次之后,只要有什么重要会议,都会由我设下一道音障,用来隔绝声音。”

    对此,周道然他们自然是专家,所以曹云也没有任何异议,不过却有些好奇问道:“只要画一道符就可以了?”

    “当然不是,还需要这个才行。”周道然说着,就从自己屁股下面掏出来了一个金色罗盘。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