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二章 真身舍利
    见到宗如和尚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周道然都被勾起了一丝好奇之心,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紧盯着那个黑色布袋。

    就在宗如和尚即将打开口袋的瞬间,他又有些不放心,随即瞪圆了双眼,睁开了天眼,朝四周望了望。

    见到宗如和尚这么拖沓,周道然实在有些不耐烦了,就抱怨道:“哎呀,和尚你究竟有完没完呐?拿个东西还这么婆婆妈妈的!”

    周道然的言语似乎起到了作用,只见宗如和尚手上的动作顿时加快了起来,封住黑布袋的绳子立即被他解开。

    紧接着一个黢黑的泥丸从布袋里滚出,滑到了宗如和尚的手心上。

    然而就是这个毫不起眼的黑色泥丸,就在它出现的一瞬间,一股异香竟然立即充斥了周道然的房间。

    一时间,周道然对那个黑色泥丸不由得正色,就在他准备询问宗如和尚,那个黑色泥丸究竟是何物的时候。

    宗如和尚竟然一把抓起周道然放在床边的童子切安纲,周道然一个“别”字还没来得及脱口,宗如和尚就已经在自己手掌划了一刀。

    尽管宗如和尚在用刀刃划过手掌的一瞬间,便望着童子切安纲,皱了皱眉头,可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割了下去。

    一时间,宗如和尚手里的鲜血,好似瞬间找到了决堤的坝口,汹涌不绝的从伤口处流出。

    周道然见状心中一紧,赶忙摸出怀里的引神笔,就要朝宗如和尚手上的伤口抹去。

    只不过宗如和尚对此却丝毫不领情,朝后退了一步,同时将受伤的手掌抬高,将抓着泥丸的自然垂落。

    任由手掌的鲜血滴落到泥丸之上,以此同时宗如和尚口中还不停开闭,似乎正在叨念着什么。

    眼看着宗如和尚的鲜血落下三两滴之后,就见泥丸之上竟然开始出现一丝裂痕,伴随着第一道裂痕的出现,紧接着就出现了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道裂痕。

    随着裂痕越积越多,包裹着泥丸的那层黑色表皮逐渐脱落,最后居然露出了一个纯白色的珠子,而且在这个珠子之上,还印有一个与宗如和尚眉心那朵莲花相差无几的花瓣。

    只不过宗如和尚眉心那朵莲花是三瓣儿,而那颗纯白珠子上的莲花却是九瓣儿花。

    见到这一幕,周道然立即张大了嘴巴,呆在了原地,似乎是惊讶,所以用手指着宗如和尚手中那颗纯白珠子的时候,显得有些颤抖。

    只听周道然磕磕巴巴说道:“舍、舍利?你们莲生寺的舍利?”

    “不错,这是我师傅广贤大师圆寂之后留下来的真身舍利。”虽然宗如和尚说起来波澜不惊,可是眼中却蕴含悲戚,令人感同身受。

    至此,周道然才明了,为何宗如和尚刚开始为何会如此紧张的,叫自己多设几层结界,毕竟舍利这种东西,太过稀罕,而且每一颗舍利都是一位高僧的毕生修为。

    一般来说,一旦有舍利现世就会被寺庙严密保护,因为舍利这种东西,不只是对人有好处,对妖、魔、鬼皆有提升修行的作用。

    尤其是宗如和尚手上拿的这颗真身舍利,乃是修大智慧而令法界体性开显,才能显现得出的纯白色舍利。

    故此,宗如和尚刚刚是怕拿出真身舍利的时候,有异象发生,为避免引得四方异动,才会如此谨慎的。

    紧接着,宗如和尚又说道:“阿弥陀佛,道然呐,瞎子说了你这次伤的有些重,我看不光伤到了皮肉,连筋骨都有些创伤了吧?

    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怎么可能十几天就能修养的好,现在我把这可舍利借给你,你这段时间就贴身携带,放在靠近伤口的位置,不能说是包治百病,但是至少可以加快你伤口愈合的时间。”

    说完这话,宗如和尚把手一倒,将这颗纯白舍利放到了划伤流血的手掌之中,眼看着鲜血的流淌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等到宗如和尚再次摊开手掌的时候,他手上的那道伤口已然已经止住了鲜血,虽然伤口暂时还没有愈合,不过童子切安纲所携带的煞气侵体的效果已然已经被消除了。

    见到这一幕,周道然也不禁啧啧称奇,佛家的舍利果然有奇效。

    不过等到宗如和尚将他手上那颗纯白舍利,交到周道然手上的时候,周道然猛地发现,这颗纯白舍利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丝浑浊,就连九瓣儿花叶,也同时掉落了一瓣儿。

    周道然发现这一情况之后,立即将珠子举到宗如和尚面前,开口问道:“和尚这是怎么回事?”

    “天降舍利虽为圣物,可它终究还是一种消耗品,等到舍利上九瓣花叶都凋落之时,便是这颗舍利归元之日,阿弥陀佛,道然你定要好生使用它。”宗如和尚双手合十,虔诚的望着那颗纯白舍利说。

    听到这话,周道然心中也是一紧,想宗如和尚竟然愿意割舍这么重要的东西,供自己恢复伤势,周道然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只见周道然十分郑重的冲着宗如和尚点了点头,随后又应声感谢了宗如和尚一番,表明定然不会让宗如和尚失望,自己一定会尽快恢复,尽早履行藤山病院之行。

    对此,宗如和尚倒是没有多少在意,只是微微点头便不再言语。

    随后,也不用周道然自己费力,宗如和尚便亲自上阵,抱起坐在轮椅上的周道然,将他放置到了床上,同时将真身舍利塞到了周道然受伤的胸口处,并用衣服将其遮盖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宗如和尚这才退出了房间,走的时候还不忘安抚周道然,让他好生休息。

    接下来一连十几天的时间,除了有人按时送餐,以确保周道然每日必须的营养,李大夫定期来给周道然换药,重新包扎伤口之外,周道然几乎就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一方面是周道然为了能让伤口尽快愈合,在房间里静心养神的结果,另一方面则是王瞎子和宗如和尚等人,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没事也不会随便出来走动。

    就这样,十几天之后,周道然终究还是拿不住寂寞,率先走出了房门,找到了王瞎子等人。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