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六章 血腥味
    其实不只是叶峰紧张,就连周道然也是心中一紧,心想自己和贺茂保宪素未蒙面,他又怎么会盯上自己了呢?

    还不等周道然想明白,就听贺茂保宪阴阳怪气的说道:“叶先生您这位随从看起来身材不错嘛。”贺茂保宪边说,还边拍了拍周道然的胳膊和肩膀。

    听到这话,周道然这才塌下心来,打心底松了口气,合着这个人不是看出了自己有问题啊,害得自己心惊胆战半天。

    与此同时,周道然望着贺茂保宪摸自己的动作也有了一丝腻味。

    就是在周道然放松的时候,贺茂保宪猛地加重了手劲,竟然狠狠拍到了周道然胸口之上。

    若是平时也就算了,然而这次周道然身上本就有伤未愈,而且受伤的位置刚好又在胸口的位置。

    因此宗如和尚眼看着贺茂保宪大力拍下去的一瞬间,自己的心里都不由得一紧,生怕这一掌会触及周道然的伤口。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巧,贺茂保宪这一掌不偏不倚,刚刚好就是拍在了周道然正在愈合的伤口之上。

    一时间,刚结上的血茧顿时裂开,一股鲜血就从这道裂口处顿时流出,没过多久,便浸透了周道然胸口包裹伤口的绷带。

    虽然位于胸口的伤口陡然传来痛感,可是周道然却不能表现出一丝异样,只等紧咬着腮帮将痛楚憋在心里。

    哪成想贺茂保宪这一击还不算完,紧接着又拍着周道然的胸膛说道:“好健硕的胸肌啊!”也不知道,贺茂保宪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再一次拍到了周道然胸前的伤口。

    虽然叶峰不清楚周道然伤势的严重性,不过这段时间曹云也有和他提及,周道然胸前有伤的事。

    因此他自然是不可能,让贺茂保宪一直碰触周道然的伤口。

    叶峰忽然开口说道:“贺茂院长,我来这是和你谈正事的,如果你有别的兴趣爱好,又或者是其他事情,那我就先离开不打扰你好了。”

    听到这话,贺茂保宪立即恢复了正色,同时一脚退回了原来的位置,赶忙冲着叶峰欠身致歉,只不过在他动身出发之时,眼神还似有似无的瞥了一眼后面的周道然。

    叶峰要在前面紧跟着贺茂保宪的脚步,而宗如和尚在见到贺茂保宪离开之后,便故意贴近周道然小声关切道:“道然你怎么样?”

    周道然闻言,强忍着疼痛摆出一副笑脸,却不知他变得苍白的脸色,就已经将他的实际情况给出卖了。

    虽然宗如和尚担心周道然的身体状况,可是现在毕竟是在藤山病院,而且他们二人的身份是叶峰的随从,要是自己随随便便就去搀扶另一名随从,那还不让人发现马脚吗?

    故此,宗如和尚只得慢慢放缓脚步,耐心跟在周道然身旁,在他必要的时候,助一下力。

    不多时,贺茂保宪便带着叶峰三人来到了他的办公室,进屋之后,还不等屁股坐热,叶峰便立即回头,冲着周道然挑了个颜色。

    见状,周道然心中明了,这是叶峰再给自己信号,告知自己可以开始行动了,然而一旁的宗如和尚却深表担忧,望着周道然暗自摇头。

    周道然一看到宗如和尚的表情,便立即回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

    随即,周道然假模假样的将头倾到叶峰耳边,低头说了些什么,而贺茂保宪看到这一幕,也不打扰,而是努了努鼻子,忽然开口说道:“诶,这屋里怎么有一丝血腥味啊,你们闻到没有?”

    听到这话,原本在假装着听周道然耳语的叶峰,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寻找屋内血腥味的源头。

    忽然就听周道然在叶峰耳畔轻声说道:“别找了,是我的伤口裂开了,我现在出去找一下那些伤员残魂的位置,顺便想办法处理一下我的伤口,你和宗如和尚先在这顶着。”

    一听到周道然的伤口开裂流血,叶峰当即就想扭头检查一下周道然的情况,还是周道然手疾眼快,一把按住叶峰的肩膀提醒道:“别乱动,我没什么事,别担心,我去去就回。”

    说罢,周道然便离开了叶峰的耳畔,而叶峰则抬头冲着贺茂保宪说道:“我的随从要出去走走,帮我看一下医院的情况,不知贺茂院长您有什么问题吗?”

    这种借口就算贺茂保宪不同意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东瀛人说是让你资助,而没有直接收了你的财产充公,就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现在你还想看看医院的环境,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公园吗?

    当然,叶峰他们也知道这个借口太过牵强,所以也准备了别的借口以应付贺茂保宪,谁知道贺茂保宪只是不阴不阳的,冲着周道然笑了笑,便同意了叶峰这个要求。

    搞得叶峰倒是有些摸不准贺茂保宪的意图了,不过鉴于周道然这趟势在必行,所以也不等他想明白,便吩咐周道然出去了。

    周道然走出房间,一离开贺茂保宪办公室的范围,便立即贴到了墙上,用眼一瞄见四下无人,随即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紧接着,周道然转了个身后背贴墙,用手解开扣子,查看了一下胸前的伤势,只见鲜血已经把整条白色绷带所浸染。

    幸好现在是冬天,周道然穿的比较厚实,鲜血还来得及透出衣服,只是暂时在内衣里游荡。

    虽然寻找伤员残魂的任务更为重要,但是周道然胸前的伤势,却逼迫他不得不优先处理一下,避免再被人闻到血腥味。

    只见周道然用手扶墙艰难的向前迈步,在经过一个拐角的时候,由于精神一个恍惚,竟然撞到了一名推着小车的护工。

    周道然见状立即弯腰伸手,准备将坐在地上的护工从地上拉起了。

    而那名护工一个摆手,就把将周道然的手给扇到了一旁,同时蹲起身子,低头毫不理周道然,而是自顾自的捡起了落在地上的工具。

    周道然不由得感到一阵尴尬,随即忍着胸口的疼痛颤巍巍的说道:“抱、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而那名护工在听到周道然声音的时候,全身便犹如触电一般瞬间扬起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瞪着周道然。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