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七章 识破
    而周道然在见到那名护工正脸的瞬间,也定格在了原地,脸色的苦楚也随之转变成了温柔。

    整个藤山病院,是周道然相识之熟人,又有如此大威力的除却安藤直次之外,又会是谁呢!

    缘分这东西确实很玄妙,来医院之前,周道然还在想该怎么去找安藤直次的下落呢,没想到这么简单就碰到了。

    二人十分默契的望着对方,同时问了一声“没事吧?”

    “刚刚没摔伤你吧?我不是有意的。”

    “你胸口的伤怎么样了?已经愈合了吗?”这二人又分别问道。

    然而安藤直次那话才脱口不久,一股血腥味竟然开始在她鼻尖徘徊,嗅到这个味道,安藤直次不由得用鼻子大力吸了几下,准备寻找一下血腥味的源头。

    没想到,周道然却率先承认,打断了安藤直次的动作“不用找了,是我的伤口开裂了。”

    虽然周道然只是说伤口开裂,并未提及是哪里受伤,不过安藤直次却十分清楚,周道然口中的这个伤口,应该就是她用刀留下的。

    安藤直次见到周道然艰难倚墙站立的模样,心中不由得一紧,赶忙起身拖住周道然的身子,也不管一地的器械,就带着周道然走进一旁的小屋。

    只见这个小屋里有一个屏障,有一张小床,想来应该是用做检查之类的房间吧,安藤直次先把周道然扶到床上,紧接着二话不说,就把周道然的上衣给扒了下来。

    至此,安藤直次才看到,已经被周道然的鲜血染得通红的绷带。

    发现周道然伤的这么重,安藤直次也没工夫浪费时间去解开绷带,反倒是抓起剪刀,就直接从周道然背后剪开了绷带。

    就见,周道然胸前原本已经结了血茧的伤口,竟然再次开裂,血水混着茧疤碎片,一起黏在周道然伤口处新长出来的嫩肉附近。

    见到这一幕,安藤直次心里就别提多难过了,两手拿起镊子,一只镊子夹着棉球,不停擦拭周道然胸前的伤口,另一只镊子则轻轻将那些拉拢着的茧疤碎片一一摘下。

    做完这些过后,安藤直次又在周道然伤口处抹上了一些药末,才帮他重新包扎了一番。

    随后,安藤直次又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一瓶药,打开瓶子倒出了几粒在掌心,抵到了周道然面前,同时有些歉意的说道:“这里没水,你只能将就咽下去了。”

    有安藤直次在身边,周道然的心情就别提多好了,又怎么会在意有没有水的问题呢。

    只见他接过安藤直次手上药,便如囫囵吞枣般一把喂到了嘴里。

    直至此刻,周道然才仔细观察起安藤直次,忽然发现安藤直次比起前段时间看上去要憔悴很多。

    对此,周道然当即提出了疑问,并且询问安藤直次这段时间都去做什么了,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听到这个问题,安藤直次先是一愣,紧接着又些慌乱的敷衍道:“没去哪,除了医院我还能去哪!”

    对此这个回答,周道然只是笑笑却并未提出异议,毕竟两人分属不同阵营,安藤直次去执行一些机密任务,不对他说实话也情有可原。

    随后,周道然将安藤直次拉近,先是把她的手腕托平,帮她把脉检查了一下,接下来又翻了翻她的上下眼睑。

    周道然忽的发出了一丝轻咦,紧接着闭上双眼,等待了三五秒中的时间,才再次睁开,只不过这次周道然的眼中却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三火虚晃,**不足,难道是采阴补阳?”周道然颇为不忍的冲着安藤直次说,“你这段时间和谁行过房?”

    一听到“行房”二字,安藤直次顿时一惊,浑身犹如触电一般,立即向后倒退了几步。

    同时用手指着周道然,面容颇为难看的厉喝道:“周道然,你说什么呢!请你说话注意点。”

    然而周道然听到安藤直次的呵斥,反倒是一脸平静不为所动。

    只听他继续说道:“一般来说,没有行过周公之礼的女子的体态无论胖瘦都整体身子向上提,有一种自然的挺拔力量与轻盈,这是自然形成的,不能刻意矫饰出来;

    而已然行过房的女子的身体由于身子被男人所征服,所以会更加体现出女性的特质,会更加吸引男人不自主的目光扫视。

    除此之外,女性眉毛不散不乱,聚附紧贴于肉,毛色光泽,触摸鼻准时,又无裂开之感者,皆可表明其主人尚属处女之身,而已婚女的性则反之。

    还有处女的眼睛,眼神清澈,周边肌肉放松,眼角棱角不分明;而非处女的眼神则较为深邃,双眼周边肌肉收紧,眼角变得尖锐。你还想听别的观相方法吗?”

    听完周道然说的话,安藤直次不禁惨淡一笑,好似被人揪到了什么尾巴似的,竟然露出了一丝绝望说道:“呵,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

    “是,不过我没在意过,我喜欢的是你的人,至于说你以前怎么样,你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也不会问,但是这次我问是关心你。”周道然似在忍痛,话音竟从鼻腔里喷出。

    安藤直次半天不语,而周道然也没有打破沉寂,两个人就这么一站一坐,互相对视了许久。

    随后,安藤直次许是耐不住了,才主动开口说道:“是,我承认,我这段时间确实是和别人行房了。”

    虽然周道然早已看出,但是这句话从安藤直次口中说出,钻进周道然的耳朵,对他来说却又是另一种感受。

    一时间,周道然整个人随即不淡定起来,他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便是他的头部,和双臂开始不自然的抖动,脖颈处的青筋不由得突兀而出。

    就连被安藤直次再次包扎好的伤口,竟然也再次渗出了血迹。

    见到周道然这副模样,安藤直次心中也是甚为难过。

    当即就听到安藤直次略带抽泣的声音“我以前确实不好、不懂事,遇到了一个仰慕的男子,便以为是遇到了真命天子,就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直到前段时间遇到另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有多幼稚。”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