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八章 采阴补阳
    见到周道然忽然有了一丝动容,安藤直次这才继续说道:“以前自己太傻,以为只要能和自己所仰慕的人在一起,那便算是喜欢,哪怕那个人是个有妇之夫。

    直到有天晚上,我奉命去解决一名不速之客,直到遇到他,我这才明白什么叫做心动的感觉,而那晚那名不速之客不只逃出了医院,还走进了我心里。

    所以自此之后,我每晚都会在遇到那名不速之客的地方待着,希望还能遇到他,多看他几眼……”

    不等安藤直次说完,周道然不顾胸前的伤痛,立即下床跑到了安藤直次身旁,一把将她拉过,抱入自己怀中。

    一贴近周道然的胸膛,安藤直次由内而外的感到了一种踏实,下颚倚靠着周道然的肩膀,竟然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

    听着安藤直次哭泣的声音,周道然愈发的抱紧了她,直接将她整个人埋入了自己怀中。

    等到安藤直次的哭泣声逐渐变小,周道然这才拍着她的后背,缓缓问道:“直次你口中说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安藤直次抽泣着回答“是、是贺茂保宪。”

    “什么?贺茂保宪?”周道然闻言,发出一声惊疑。

    安藤直次也没料到,提到贺茂保宪的名字,周道然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便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道然,有什么问题吗?”

    “你知不知道贺茂保宪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周道然问。

    安藤直次点点头说道:“贺茂保宪是东瀛阴阳师四大家族中,贺茂忍行的长子,是贺茂家的少家主。”

    “果然是贺茂家的人,那你当初之所以不想离开,也是因为舍不得他吗?”周道然问道。

    “是也不是。”安藤直次解释道,“我之前和你说过,我一旦叛逃被发现,我的家族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尤其是我这个忍者的敏感身份,对他们的惩罚一定会是加倍实施,虽然你之前说过会带我隐居,不会让人发现我。”

    安藤直次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是贺茂保宪之前说过,他说就算是我死了,他也会下地府把我给救回来的,若是他在就我的过程中,从而发现我没死的事实,那我的家人怕是难逃一死啊!”

    听完安藤直次的一番言辞,周道然反倒冷哼道“他还会救你?不盼着你早死你就该烧高香了。”

    “什么意思?”安藤直次立即惊疑道。

    “你这段时间之所以会感觉到虚弱无力,面容憔悴,是因为**损失过多的缘故,至于说这**损失到哪了,那你就得问问贺茂保宪了。”周道然沉声说。

    “是他?他到底想做什么?”安藤直次问。

    “女人的**能做什么,不就是采阴补阳那套。”周道然说。

    “怪不得我当初见到贺茂保宪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他两眼,看上去那么年轻,脸上还没有一点褶子,原来是练了邪术的缘故。”周道然紧接着有冷笑道。

    “采阴补阳?”安藤直次问道。

    “采阴补阳本来是道教提出的修炼方法之一,不过由于后世受到佛教和众多医学家的批评,便被道家归为了禁术邪术一列,此后便鲜有人涉及此术,也不知道贺茂保宪是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又练了有多久了。”周道然说。

    “那我?”安藤直次有些不安的问道。

    “别担心,只要你想办法避开他,不和他行房你就不会有事了。”周道然说道。

    紧接着周道然话锋一转,随后问道:“对了,你知不知道医院里究竟有多少阴阳师?”

    “不知道,那些阴阳师平日里都在医院地下室的一个黑屋子里,和贺茂保宪会面的,不过据从他们对待贺茂保宪的态度上看,那些阴阳师应该是隶属于贺茂家的人。”了解到贺茂保宪对自己的阴谋,安藤直次有些黯然的答道。

    “那这家医院里有些中华病患失踪,还有一些人得了失心疯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周道然问。

    “我只知道医院确实在用中华人做**实验,不过由于我和水野忠重都是跟在贺茂保宪身边,负责保护他的忍者,所以对于那些人体试验的项目,地点之类的问题并不知晓。

    不过得失心疯的病人,是贺茂保宪一行人到这边之后不久,才开始出现的。”安藤直次答道。

    周道然点头,随即确认了自己的想法,那些伤员的残魂果然是被阴阳师给收走了,至于说收到了何处,还要靠转罗盘寻找。

    周道然随即放开安藤直次,从身后取出转罗盘,一手托底,一手转动罗盘上的浮标,就见转罗盘上一圈圈标识开始自动旋转起来。

    期间,周道然并未关注转罗盘的变化,而是将目光再次放到了安藤直次身上说道:“直次你信不信我?”

    “嗯?”安藤直次对周道然忽然提出的问题有所不解,但还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表示信任。

    见到安藤直次表态,周道然紧接着说道:“过来亲我。”

    “什么?周道然你在想什么,我确实已非完璧之身,但是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安藤直次略显愤怒的喝道。

    “贺茂保宪是不是真的喜欢你我不清楚,不过他确实是在和你行房的同时吸取你的**,已达到采阴补阳的目的。

    你这段时间之所以会感觉到虚弱无力,也是因为**损失过多的缘故,我让你亲我,是因为我想渡给你一些真阳之气,以弥补你损失的**。”周道然正色道。

    听到这话,安藤直次忽然脸色一红,心中一暖。

    脸红是为她自己刚刚鲁莽过激的言辞感到歉意,而心暖则是因为周道然对自己的关心的程度,让自己感到了幸福。

    紧接着,就见安藤直次闭上双眼,略带紧张的朝周道然走去。

    周道然也闭上双眼,朝安藤直次靠去,没有睁开双眼,两人的双唇就这么默契的碰到了一起。

    直到两人双唇依依不舍的离开,安藤直次的脸色显而易见的正在逐步恢复血色。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