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六十九章 密道
    同时,由于有了周道然这道真阳之气的补充,安藤直次身上的三火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补充,变得越发旺盛起来。

    看到这个结果,周道然也是乐得如此。

    随即穿上了衣服,仔细观察其转罗盘最中间指针的变化。

    周道然一连转动了数十次转罗盘,发现那些伤员的残魂只要分成了两部分。

    其实那些丢失了完整三魂七魄的魂体在一个方位,那些部分丢失的魂魄则在另一个方位。

    至此,周道然不禁犯了难,但也比较庆幸。

    虽说分成了两个方位,留给周道然搜索的时间也就相对的紧凑起来。

    不过也幸好是两个方位,若是三四个,甚至七八个方位的话,那周道然就有的跑了。

    周道然当即优先选定了数量较多的,完整三魂七魄的方位。

    紧接着,就见他顺着转罗盘指针所指引的方向,离开了房间,回到了楼道,而且在他离开的时候,也不再是一人独往,而是有安藤直次也跟在他身边,理由是怕他被别人撞到,生出别的意外。

    看着安藤直次跟在自己身侧,周道然两只眼睛都笑成了两个弯月。

    周道然依着指针所指向的方向,踏上了他刚刚走过的路,至于说安藤直次先前曾经洒落一地的工具,还有小推车,已然没有了踪影。

    对此,安藤直次的解释是,医院有自己的秩序,由于这间医院除却治疗东瀛人之外,还有其他秘密计划。

    所以经常能见到,忙到一半的大夫,忽然被人叫出去,从而由另一位大夫,来继续完成先前工作的事。

    安藤直次猜想应该是有人看到地上的东西,便帮她处理了吧。

    这件事不过是一个小插曲,两人也没有在意,不过一瞥,便继续朝前走去,又走了没多久,周道然突然猛刹住步子,停在了原地。

    见到这一幕,安藤直次不禁好奇问道:“道然怎么不走了?”

    忽然周道然神色凝重,注视着手中转罗盘指针指向的方向。

    安藤直次不解,随即低头一看,只见指针不偏不倚,刚好就指着距离二人不远的一处房间。

    见到那个房间,别说周道然,就连安藤直次也是一愣,皆因门上高挂的一个牌子——院长办公室。

    一时间,两人不禁陷入一阵沉默,除却房间里不时传来的谈话声,整条楼道寂静无声。

    院长办公室,不就是先前贺茂保宪领着叶峰他们三个进去的房间。

    然而方才周道然进房间的时候,并未发现半点不妥,可是转罗盘的指针却坚定不意思的稳稳指向房间,这令周道然有些举棋不定。

    他思索了一会儿,便摇了摇头,随后低头转动转罗盘,显然是换了个目标,将贺茂保宪这边先放一放,去看一看那些残缺魂魄的方位。

    而安藤直次对贺茂保宪也有一些抵触,所以见周道然改变了方向,心中不由一松,紧接着默默跟上了周道然的脚步。

    这次,倒是没有方才那么顺利了,周道然跟着转罗盘指针左转右拐,走过寂静无人的楼道,穿过人声鼎沸的病房,最后来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角落。

    只见这个角落是一堵墙,并无任何异状,反倒是安藤直次来到了这儿忽然皱眉问道:“道然你确定是这里吗?”

    “嗯,转罗盘指的就是这里,应该没错的,但是……”周道然也心里也有一丝疑惑。

    闻言,安藤直次直接走过周道然,伏下身子,拨弄了一旁侧挂的吊灯,只见这面墙竟然有了一丝变化。

    随着一阵咔啦咔啦的声音,墙上竟然出现了黑不见底的漆黑入口。

    紧接着,只听安藤直次说道:“这就是藤山病院下面,地下密室的入口,那群阴阳师和贺茂保宪,大多都是在这会面的,我也不清楚现在下面有没有阴阳师,一会儿小心点。”

    闻言,周道然点头,紧紧跟在安藤直次身后,朝着黑暗深处进发。

    由于安藤直次这是带着周道然偷跑进来的,因此她并不敢打开头顶的照明设备,只得扶墙摸黑缓步前进。

    但是通道实在太长了,入口的光线又有限,所以在往深处进发,他们也很难看清脚下的路况。

    尤其是在他们进发了十几步过后,入口的大门竟然应声闭合。

    见状,周道然一惊,转身就打算制住入口大门的闭合,还是安藤直次一把拉住周道然,并告知他,入口的大门机关内外都可以打开。

    现在之所以闭合,是为了避免会被无关紧要的人发现罢了。

    听到安藤直次的解说,周道然这才放下心来,奈何没有了入口唯一一处光源,二人简直是寸步难行,也不知道这段路究竟有多远,两人大概走了几十米的距离都还没有到达尽头。

    突然,一丝温暖的光亮从安藤直次身后亮起,安藤直次顺势转头望去,刚好就看到周道然手中,正夹着一张燃烧着火苗的符纸。

    见到这一幕,安藤直次不禁好奇的问道:“嗯?道然你有火吗?”

    “没有啊,干嘛这么问?”周道然回问道。

    “没有火,你是怎么点着这张纸的?”安藤直次问。

    “哦,忘了告诉你,我是道士,这个燃纸法是我们灵宝派的独门绝活,不需要明火也可以让它自燃。”周道然甚是得意的说道。

    听到周道然的回话,安藤直次先是一惊,后是一哀,随后略有失望的问道:“那、道然你以后不就不能结婚生子了?”

    “啊?怎么这么快就扯到结婚生子的事啦?”周道然眼看着安藤直次略有失望的表情,随即戏虐道:“怎么,怕我不能娶你啊?”

    听到这话,安藤直次脸色一红,伸出手指指着周道然说了个“你”字,便立即转过身子,不再理会周道然。

    周道然见状一笑,随即拉着安藤直次说道:“好啦、好啦,别生气了,不生气哦,我和你说,我们是龙虎双修,没有不能娶妻生子这一说,最多是破身之后,道行会有所削减罢了。”

    “真的?”安藤直次有些不信,再次确认道。

    “真的,不骗你,放心吧。”周道然安慰道,“对了,这条路平时就这么长吗?走了这么都还没到底。”

    “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今天走了好久都没到底。”安藤直次疑惑道。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