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七十章 阵法活了
    “呵,果然是被算计了。”周道然忽然冷笑道。

    一听周道然这番口气,安藤直次赶忙摆手解释,以撇清自己的关:“道然,我、我没有,不是我,我也不知道……”

    就在安藤直次手足无措之际,周道然一个熊抱,便立即让安藤直次恢复了平静。

    只听周道然贴在安藤直次耳畔轻声说道:“傻瓜,我又没说是你,紧张什么,我当然相信你啦,这应该是阴阳师搞得鬼。”

    听了周道然的安慰,安藤直次不由得松了口气,反问起周道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道然并未着急回答,而是询问安藤直次,她来地下密室的时候,是她自己一个人来,还是和贺茂保宪一起。

    安藤直次想都没想便立即答道,是和贺茂保宪一起。

    听到这话,周道然随即点点头解释起来,原来他们之所以会感觉一直没有走到尽头,阴阳师在这条秘道上布下了法阵。

    而这个法阵的效果,就和鬼打墙的效果差不多,让人在行走的过程中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老在原地转圈。

    以至于,周道然和安藤直次哪怕一直在原地打转,由于周围环境漆黑,还有阴阳师阵法的缘故,他们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发现。

    既然这是阴阳师自己布下的法阵,那么贺茂保宪带着安藤直次他们下来的时候,自然就有解阵之法。

    若不是周道然对于阵法敏感,并且运用熟悉,怕是没有外人介入的话,他们很难发现这一问题。

    而周道然既已知晓,他和安藤直次误入法阵,那么凭他周道然在阵学上的造诣,自然是有办法不在不破坏法阵,不惊动密室里阴阳师的前提下,带着安藤直次安然逃离这里。

    由于一张纸符不过燃烧几秒钟的时间,所以周道然先前点燃的那张符纸早就熄灭了。

    而这次为了破阵,周道然再次点燃了符纸,只不过这次并不是一张,而是接连点燃八张符纸。

    也不知周道然在黑暗中是如何做到的,将这八张符纸接连点燃,并一同抛到空中,包围在他和安藤直次的四周。

    紧接着,周道然把转罗盘持平端出,一手托底,一手抚面,口中立即念叨“乾开、坎休、艮生、震伤、巽杜、离景、坤死、兑惊,八门皆现,生门何在。”

    周道然一边说着,手上也是毫不松懈,两手不停的反倒着转罗盘同时,手掌也按在转罗盘盘面上旋转,只听咔啦咔啦齿轮转动的声音,从转罗盘上不停响起。

    待漂浮在空中的八张符纸燃烧到一半的时候,周道然一个猛地瞪眼,顿时将转罗盘放平,而原本按在转罗盘盘面上的手中也立即离开,露出了转罗盘的指针浮标。

    只见位于转罗盘最中间的指针,突然失控疯狂旋转起来,而转罗盘上一圈圈浮标也在快速旋转,似乎是在极力寻找着什么。

    等到符纸烧到三分之一的时候,转罗盘依旧没有停止旋转,而位于中间的指针也没有要减速的迹象。

    见到这一幕,周道然眉头不禁一皱,心想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么久转罗盘都还没定出来八门方位?

    就在周道然疑惑之际,盘中指针突然一定,稳稳地指定一个方向,见此,周道然才松了口气,准备查探一下指针的方向。

    然而,就在他准备探查的时候,在空中飘落燃烧的八张符纸,刚好燃尽了最后一丝亮光。

    对此,周道然只得无奈的撇了撇嘴,再次抽出一张符纸,将其点燃,照亮了四周,准备看一下转罗盘定出的方向。

    话说这不看还好,一看却出了问题,先前指针停下的时候,周道然虽然没有看清指针指定的确切方向,但是大概位置他还是记得的。

    然而等到周道然点燃符纸,仔细观察起指针的时候,他却发现指针竟然产生了一丝偏移。

    若是指针只是在亮光熄灭的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偏移,周道然也可以理解为是他刚刚眼花看错了。

    然而现在他重新点燃符纸,细看之下却发现指针竟然发生了一丝抖动,甚至随着这个抖动,指针居然还有移动的趋势。

    见到这一幕,周道然心中随即产生了一丝不好的念想,而安藤直次也略显好奇的凑上前来,打算看看周道然在看什么发愣。

    然而在安藤直次上前靠近的瞬间,指针就在周道然眼皮子底下,居然硬生生挪动了一个度。

    见状,周道然不禁啐了一口脏话说道:“我擦,这个阵活了!”

    周道然话音刚落,他手中夹着的符纸也刚好燃到了尽头,周道然一个走神,火苗差点燎到他的手指,慌乱之中,周道然便赶忙将符纸丢掉到了空中。

    安藤直次看到从周道然手缝中滑落的火星,一下忘却了询问周道然刚刚说出的那番话语的意思,反倒是抓着周道然的手,用嘴轻吹着凉风问道:“道然,你的手怎么样,没烧伤吧?”

    在黑暗中,周道然虽然看不清安藤直次此时的表情,不过光听到她关切的语气,和贴心的动作,周道然就心中一暖。

    随即周道然心有所感,把手从安藤直次手中抽出,轻抚着安藤直次的面庞开口回道:“放心吧,我皮糙肉厚,没事的。”

    然而安藤直次作为忍者虽然见惯了尸山血海,也和贺茂保宪行过周公之礼,但是被周道然这么一摸,她却感到了一阵羞涩。

    一时间,竟然有了一丝躲避的心思,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她一想到对面站着的人是周道然,原本已经转了一半的身子,竟然被她自己硬生生给扳了回来,同时任由周道然的手在自己脸颊抚摸。

    安藤直次在感觉到一丝舒服过后,竟然不自觉的将头倚向了周道然的肩膀,随后又柔声问道:“道然,你刚刚说这个阵法活了是怎么回事?”

    由于安藤直次靠到了周道然肩膀,周道然便将手上移,挪到了安藤直次耳朵和秀发的夹角。

    周道然一边抚摸她的耳垂,一边撩拨她的秀发说道:“刚刚转轮盘明明已经定出了方向,却又不停转换方向,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情况,一个是有人在背后操控,另一种情况就是这个阵法的阵眼拥有不俗的灵智。”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