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七十三章 轻烟
    安藤直次见状,随即点了点头,确认这个地方确实是贺茂保宪先前曾经带她下来的地方。

    看到安藤直次点头,周道然随即将符纸往空中一甩,手指在转罗盘面上飞快几点,就见转罗盘一圈圈浮标迅速旋转起来。

    待符纸燃烧的只剩三分之一的时候,转轮盘的旋转才逐渐停止,只见最中间的指针,竟然坚定的指向了周道然身后的位置。

    见状,周道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想自己身后,除却刚刚穿过来的阵法,就什么都没有,难不成……

    一个不好的想法,当即从周道然心中浮现而出,就在符纸燃灭,纸灰四散之际,漆黑的楼道中,忽然传来周道然的一声叹息。

    虽然安藤直次和周道然相识不久,但是就算自己那晚把周道然伤成那样,都没听他有过一声哀叹,何故今晚他却连连哀叹呢?

    安藤直次随即问道:“道然,怎么了,什么事又惹得你心烦了?”

    “我找到了一个人的残魂了。”周道然语气沉重的答道。

    听到这话,安藤直次反倒有些不解“既然找到了一个,你应该开心才是,怎么还叹上气了?”

    “找是找到了,只不过那个残魂,就是咱们刚才经过的那个法阵的针眼。”周道然说。

    “这……”安藤直次一时不语。

    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道然,还以为他是找到了残魂,结果却是空欢喜一场。

    毕竟把残魂炼到法阵里面的是东瀛人,而她也是东瀛人,她不敢多嘴是怕惹得周道然心烦。

    不过周道然倒也没有乱发脾气,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安藤直次耳边便再次传来咔啦咔啦,齿轮转动的声音。

    待声音停止,一张纸符顿时燃起一丝光亮,周道然接着光亮再次盯住转轮盘上的指针。

    索性这次,没有再指向周道然身后的法阵,而是笔直的指向漆黑一片的楼道最深处。

    随后,周道然又接连挑拨了几次,看到指针指引的方向依旧没变,他才有了一丝心安。

    一手拖着转罗盘,一手拉着安藤直次的手腕,缓缓向前走去。

    而这次,周道然也不敢再大声喧哗,因为安藤直次也不清楚,地下密室里还有没有阴阳师。

    所以他也不敢去试,这下面到底有没有人,只得带着安藤直次,蹑手蹑脚的朝深处走去。

    一路上,周道然走几步,就点燃一张符纸,走几步,就点燃一张符纸。

    之所以这样做,周道然是怕自己走过房间,以至于错过封着残魂的房间。

    只可惜,周道然带着安藤直次接连走了数个房间,转罗盘都没有产生丝毫偏移,依旧直指楼道深处。

    看着指针没有变化,周道然便准备直接朝里走去。

    还是安藤直次一把拉住周道然,并且告知周道然,说是自己也没有去过深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担心里面会有什么危险。

    闻言,周道然便和安藤直次商量,让安藤直次在这里隐蔽,等自己回来,他自己一个人再往深处走走。

    对于周道然这个要求,安藤直次自然是不可能答应,死活非要跟周道然一起行动。

    周道然实在拗不过安藤直次,无奈之下也只得同意安藤直次随行的要求,不过周道然却提前告知安藤直次,若是前行过程中,有什么突发情况,一定要绝对听从周道然的安排。

    闻言,安藤直次没有反驳,满口应下了周道然的条件,至于说到时候安藤直次听不听话就要另说了。

    对此,周道然也是持有怀疑态度的瞥了安藤直次一眼,不过碍于时间紧迫,周道然也没过多追究这个问题。

    而是大手一挥,赶忙在安藤直次两肩和头顶一拍,重新点燃了她身上的三把火,一时间,安藤直次突然感觉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两脚踩在地上也更加踏实了。

    随后,周道然不多说,直接拉着安藤直次就往深处走去。

    由于周道然担心前方还会有未知的险境,所以他临走之前,还刻意点燃了一张符纸,将其投掷身后,只见这张符纸只燃烧了二分之一的大小,便立即扣到了地上停止了燃烧。

    接下来,周道然又以此模样,接连点燃了几张符纸照亮四周,只不过符纸不再是夹在手上,或是掷到空中,待其完全燃烧干净。

    而是如同前个动作一般,将符纸直接扣到地上,在其燃烧到二分之一大小的时候,符纸刚好抵达地面,停止了燃烧。

    而且周道然摆弄的还很是讲究,并不是一直朝着前方笔直投掷符纸,而是一时偏左,一时偏右,一会儿又抛到中间,似乎是在摆什么阵法似的。

    地下密室明显比楼上的医院还要大,二人都走了好一段时间,都还没有走到尽头,就在这时,周道然忽然发现前方道路两侧,竟然传来了一丝昏暗的亮光。

    见状,周道然不由得加紧了步子,同时回头示意安藤直次,让她小心保持安静,然而他手上甩符的动作却并未停止。

    直到周道然带着安藤直次走来光源处,他这才发现,原来楼道里的昏暗亮光,竟然是来自墙壁两侧悬挂着的烛火。

    而且这个蜡烛明显不同于平日所见的蜡烛,因为我们平日里所见的蜡烛,在照明之余并无任何异香,也没有烟尘产生。

    然而,在周道然面前的蜡烛,除却有丝丝异香从蜡身传来,居然还有阵阵轻烟从灯芯燃出。

    而且是周道然二人距离蜡烛越近,轻烟烧的越大。

    见此场景,周道然顿时心生不安,随即整个人向后倒退了几步,同时伸出一只胳膊护住安藤直次,示意其不要随意上前。

    周道然刚好就停在,他所抛出的最后一张符纸的范围之内,而面前的轻烟也刚好就停在,那道符纸之外的距离,由于碍于他们四周的符纸,以至于难以再有寸进。

    轻烟只得向四面八方扩散,将周道然和安藤直次团团围在其中。

    见状,周道然双眼不禁一凝,盯着面前仅有一掌之隔的青烟叫到“何方妖物在次放肆,还不速速现形!”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