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八十二章 魂魄爆体
    不过,这毕竟是魑魅魍魉一族自己做出来的选择,周道然也只是摇摇头,叹叹气罢了,并未想过要帮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再说就算是周道然想帮他们解决,这也不是周道然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了的事,所以周道然只当是听过就算了。

    而安藤直次在给周道然解释完这一切过后,她的情绪确实稳定了许多,随后周道然又安慰了她几句,便让她在这个阵里乖乖等他回来,只要她不出声,不出阵,外面人出来周道然没人能发现她。

    鉴于自己刚刚确实给周道然惹了不小的麻烦,而且现在都进了门,周道然也就在自己眼前,想来也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思前想后,安藤直次同意了周道然的要求,自己乖乖待在原地,等着周道然回来。

    接下来,只见周道然一边托着转罗盘,一边轻捻着脚步,小心翼翼的朝不远处的几波阴阳师小团体走去。

    周道然临近一看,这才发现,其中一撮阴阳师,在自己面前摆了一个小型法阵,而位于法阵最中间却好似禁锢了什么东西一般。

    见状,周道然随即闭眼,当他再次睁开的时候,只见法阵中间的空位刚好有一个虚幻的人影,周道然仔细辨认之下才发现,这个虚影应该是一个人的魂魄。

    发现这个事实之后,周道然心中一惊,却不敢打草惊蛇,只得耐住性子,观察这几个阴阳师究竟在做些什么。

    随后,只见这几名阴阳师人影揉搓这个虚影,似乎是想把这个魂魄,融入到他们面前的那个小型阵法当中。

    周道然对此颇有不解,按理来说将魂魄作为阵眼之事,虽说不是有多常见,但这至少是每个阵法师都必须学会的布阵之法,为何他们在这还要做这种毫无意义的试验呢?

    然而,周道然这个问题没有思考多久,便发现了蹊跷,原来并不是阴阳师不能将这个魂魄融入到法阵当中,而是他们刚把魂魄送进去,就被阵法给排斥出来。

    对此,周道然经过片刻思考,便得出一个结论,小型阵法当中被囚禁的魂魄应该并不是完整的三魂七魄,而是残魂才是。

    也只有把残破的魂魄作为阵眼,才会导致法阵排斥魂魄的事出现,只不过既然知道这样不能行不通,为何他们还要这么做呢。

    说来也是由于有灵智的魂魄供不应求的结果,之前也说过若是用有灵智的魂魄作为阵法的阵眼,那自然是好处多多。

    但是有灵智的魂魄,现阶段除了人类魂魄,还并未有什么神兽天仙之类的选择。

    所以说,如何将一个完整的三魂七魄掰八瓣用,这就成了众多阵法师都在思量的一个问题。

    因为在将魂魄分裂之后,既要保证魂魄还拥有一定的灵智,可以按照阵法师的要求维持阵法运行,也要保证这个残缺的魂魄不会被阵法所排斥。

    由于使用人类魂魄作为阵眼之用,被正统道门列为禁忌,所以用残损的魂魄作为阵眼的研究,也鲜有人尝试。

    没想到竟然让周道然给碰到了,而且阴阳师居然还研究成功了一个阵法,就是周道然和安藤直次走下来的那条密道,遇到的阵法不正是由那些伤员其中一人的残魂为阵眼的吗。

    所幸关于魂魄作为阵眼的研究,对于魂魄来说并没有任何损耗,故此周道然也就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想办法解救这个残破。

    而是转到了另外几波阴阳师那里,打算看看他们正在做什么。

    接下来,只见四名阴阳师,将一个魂魄摆到中间,以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站一侧,同时伸手不停在魂魄身上比划,好像是在向着魂魄里画下一些符咒。

    见到这一幕,周道然都不由得一惊,心想阴阳师还真是厉害竟然能想到,试着在魂魄里画下符咒。

    一般来说,符咒这一类东西并不是无根之萍,需要依附画在某些实际物体上面才行,比如说符纸、皮肤、骨骼、墙壁……

    至于说大刀王五之前提到过的凌空画符,还有阴阳师现在正在尝试的魂体留符这些,都是经过几代人的浸淫才修得的法门,耗费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又岂是现在阴阳师随随便便就可以试验出来的!

    尤其是魂体留符,对于施术者有极为严苛的要求,若是施术者稍有不当,轻则是在魂体上留不下符咒,重者则是会令魂魄直接爆体。

    不过阴阳师现在练习的话,唯一一点好处就是他们拥有大量国人魂魄,可以作为试验对象,就算是下错了咒术,魂魄爆体他们也还有别的魂魄作为备用。

    只不过这样一来,对国人的魂魄却是一种损耗,先不说这些魂魄的肉身还在不在,光是魂魄爆体就已经是相当于是魂飞魄散了。

    若是魂飞魄散了,那些魂魄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对于无辜的人来说,不可谓是不残忍。

    周道然正想着,只听“嘭”的一声,被四名阴阳师围在中间的那个魂魄突然引发了一阵爆炸声。

    周道然心中暗叫不好,一个激灵扭头看去,只见原先位于中间的魂魄已然消失不见,看来应该是由于阴阳师施咒不当,魂魄爆体了。

    接下来,只见四名阴阳师毫不在意,十分熟练的取出另一个魂魄摆到了中间,之后又开始了机械性的试验。

    见到这一幕,周道然心中甚是愤怒,看他们如此淡定的样子,也不知道残害了多少无辜的魂魄。

    周道然继而又转到另一旁,只见另一边的阴阳师将魂魄禁锢在自己面前,同时操纵着一个身着和服的人偶,握着一柄乌黑的短刀,走上前挡住了周道然的视线,周道然看背影,人偶应该是在朝魂魄挥刀。

    而人偶每挥动短刀一下,周道然就看那个魂魄颤抖了一下,同时他似乎还若有若无的听到了那个魂魄传来的尖叫声。

    一时间,周道然都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听,若不是那个人偶挥舞完短刀,离开了周道然的视线,被他看到魂魄被分成了几大段的样子,周道然也很难以置信。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