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二章 活口
    不过碍于这件事不能让贺茂保宪知晓,因此魑魅魍魉只得干咽了口吐沫,随即朝着贺茂保宪点点头,紧接着弯下腰,头朝向铁门,鼓起气便朝着铁门猛地冲去。

    接下来只听“咣”的一声,铁门竟然真被魑魅魍魉撞开了一道豁口,而魑魅魍魉头顶临时接上的两只长角也应声掉落。

    与此同时,这一撞可把魑魅魍魉搞了个头昏眼花,同时几股绿油的液体从魑魅魍魉抠鼻当中流出,想来应该是他的血液,看来这一撞魑魅魍魉着实受伤不轻,至少也是一个脑震荡什么的。

    可是贺茂保宪见此一幕,却毫不在意,不过一瞥,看到魑魅魍魉只是将铁门破开一道缝隙,毫不掩饰的直接露出了嫌弃的脸色。

    贺茂保宪口中还不忘挖苦道“哼,废物,真是没用。”

    魑魅魍魉虽然心有不服,不过一想到贺茂保宪那些手段,已经溜到嘴边的话,却硬生生被他咽回了肚子。

    魑魅魍魉随即小声问了一句“贺茂保宪大人请问还有我需要的地方吗?如果没有……”

    不等魑魅魍魉说完,贺茂保宪直接十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魑魅魍魉赶紧离开这,别在这碍着他眼。

    魑魅魍魉心中敢怒不敢言,同时也不由得叹息,自己一族在东瀛的地位本就不高,若不是这次侵略中华百鬼夜行不屑于与东瀛人为伍,怕是还轮不到他们魑魅魍魉一族出头。

    魑魅魍魉随即摇了摇头,便没落的捡起了散落在地的两只长角,遁回了地下。

    当即只见贺茂保宪随手掏出一张符咒,突然攥入两手拳心,等他再次张开双手的时候,手心的符咒已然不见。

    而他的两只手则是直接伸向铁门,被魑魅魍魉撞开的那道豁口处,接下来只看贺茂保宪两手分别用力,居然不顾铁屑的锋利,直接撕开了一道一人大小的口子。

    也不知贺茂保宪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竟然直接将铁门撕开,而且看他那双手洁白如玉竟然保养的比女人还要好,两只手经过这番折腾也是完好无损,没有一丝伤痕。

    贺茂保宪立即闪进这道口子,等到他走进铁门,见到铁门后面的惨状,只听一阵声嘶力竭的怒吼顿时从通道深处传出。

    只见此时,铁门内的地面已经几乎没有一处可以落脚之地,而且原本位于密室内的阴阳师也是死伤过半。

    至于说没有死的那些阴阳师也是半死不活,因为贺茂保宪发现他们的三魂七魄此时竟然不在身上,不知去了哪里。

    同时,每位阴阳师随身携带的魂瓮里也是空空如也,原本在他们魂瓮里满登登的魂魄也不知去向。

    这还不是让贺茂保宪最愤怒的地方,最为让他愤恨的地方,是在家族里一向对他忠心耿耿的老仆,此时竟然只剩下了半个残躯。

    贺茂保宪倒不是为这个老仆的死而气愤,最主要是由于这个老仆掌暗中掌握着家族不少力量,失去了他对以后,对贺茂保宪以后掌握家族的力量造成了很大影响,尤其是那些不服他少主身份的兄弟。

    很容易就着贺茂保宪势弱的时候,趁虚而入就此咬上一口,把他从少主的位置上拉下来,毕竟他贺茂保宪一日没当上家主,对于同族兄弟的斗争就一颗都不能放松

    就在贺茂保宪打算在密室寻找蛛丝马迹,打算揪出幕后真凶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密室一侧生满裂纹的墙壁,突然有一丝异动。

    贺茂保宪随即快步走去,来到这侧墙壁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裂纹并不是天生的,好似是什么东西被强行镶嵌进去产生的。

    紧接着,就见贺茂保宪伸掌成抓,忽然猛朝墙壁里猛地抓去,随后只见一只全身黢黑,还流着点滴黑血的黑狗。

    贺茂保宪见到这只狗,自然也不可能认为这只狗是黑狗,而是阴阳师式神的一种——犬鬼。

    而这只犬鬼刚好就是先前被周道然打入墙中的那只,只不过令人惊的是,这只犬鬼受了那么重的伤都还没死,还被贺茂保宪发现了端疑,从墙壁中救了出来。

    见到这只犬鬼一副苟延残喘的模样,贺茂保宪也没有去救治的意思,反倒之张开嘴巴,把犬鬼吸入了口中。

    接下来,贺茂保宪直接在原地盘坐,开始打起坐来。

    而另一边,周道然和宗如和尚一行人,从藤山病院出门过后,便马不停地朝叶峰家赶去,没有一丝要去复兴社据点的意思。

    等这一行三人回道叶宅,由于家里有那么多不明底细的佣人在,因此叶峰并未给周道然和宗如和尚好脸色,直接将两人呵斥回了房间。

    直到夜半时分,大宅悄无声息的时候,才有两个人影闯入周道然和宗如和尚休息的房间。

    两个人影一进门,就听到他们十分熟练的唤起了周道然,和宗如和尚的名字,接着窗外的月光才依稀看清,这两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叶家的叶峰,和复兴社的负责人曹云。

    二人一进门,就看到周道然此时四仰八叉的仰躺在床上,而宗如和尚则是盘膝打坐正襟危坐于床上。

    曹云和叶峰见状,赶忙疾步走到周道然身旁,关切的问起周道然在藤山病院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又受伤了?

    周道然听到他们二人的问话,只是循着声音瞥了一眼,却并未有起身的意思。

    而令一张床上宗如和尚一听到声音,随即起身下床,来到了周道然身旁,熟练地托起周道然的身子,帮他立起了腰杆依靠着床头而坐。

    见到这一幕,叶峰和曹云都是一阵傻眼,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周道然竟然伤的这么严重,自己连动都动不了了?

    随后,就听周道然开口说道:“别担心,我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今天用力过度,有些脱力罢了,休息几天就好。”

    听到这话,曹云和叶峰悬在嗓子的心才放回了肚子,毕竟让周道然这么一个有伤在身的人,执行搜索救援的任务他们本就理亏、不放心,若是周道然真的因此受了重伤,导致一辈子都不能行动,那他们还得内疚一辈子,所幸周道然说了没什么大事。

    不过他们还是有些好奇,就周道然离开办公室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和水野忠重又是怎么遇到的。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