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四章 两种可能
    只不过一提到水野忠重的名字,周道然显然有所不解,安藤直次便告诉他,水野忠重便是那天晚上与她一同追捕周道然的那名忍者。

    听了安藤直次这番话,周道然这才想起,水野忠重竟然就是他那天晚上偷袭他的那名忍者。

    周道然望着从远处而来的水野忠重,心中不禁产生一丝慌张,担心水野忠重见到自己,会不会认出自己的身份?

    安藤直次似乎是看出了周道然的担忧,随即告诉周道然,水野忠重那晚并未看清周道然的面容,所以不用他担心会被认出来的问题。

    只不过碍于安藤直次的身份问题,所以并不能让水野忠重发现他们两个人待在一起的事。

    周道然自然明白安藤直次的难处,因此也就没有强求安藤直次留在自己身边,倒是安藤直次颇为不放心周道然现在的身体状况,一时不舍离去。

    同时,周道然也得想一个办法,用来掩饰自己精疲力竭的真正原因,以搪塞贺茂保宪等人。

    周道然正在思考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瞥,刚好就发现了不远处的楼梯,随即周道然二话不说立即就叫安藤直次扶自己去二楼。

    安藤直次对此十分不解,但这既然是周道然的要求,她也只得尊重他的意见,扶着他朝二层走去。

    哪成想,这二人才走到一层与二层之间的楼梯平台,周道然便要求安藤直次停下,让她赶快离开这里。

    安藤直次询问原因,周道然摇头不语。

    安藤直次再次询问,周道然依旧不语。

    一时间,二人陷入一阵僵持,直到一层传来水野忠重的脚步声,周道然忽然觉得不能再等了。

    而安藤直次又不愿离开,他只得退半步,让安藤直次去二楼平台看着别说话。

    安藤直次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既然周道然都已经开始松口,那她自然也不会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只见她按照周道然说的,走到了二层平台,同时伸出半只头,露出一双眼睛,悄悄咪咪盯着周道然的一举一动。

    就在此时,周道然突然背朝着楼梯朝后躺倒而去,整个人竟然骨碌碌的滚到了楼下。

    安藤直次见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下一秒安藤直次下意识的越过栏杆,就想朝着周道然跑去。

    然而她这个动作才做到一半,就听周道然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哎呦,摔死我了,什么破楼梯的啊,怎么还打滑啊,我的脚啊!”

    当即就听到另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这、请问您是叶先生的随从吗?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另一个声音,安藤直次也是异常熟悉,因为那正是她半个手下,水野忠重的声音。

    之所以说是半个手下,那是因为水野忠重平日里经常违背她的命令,甚至还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我是叶老板的人,你又是谁?”周道然的声音再次从楼下传来。

    水野忠重一看自己找对了人,随即有些愉快的答道“我是贺茂院长的人,他让我帮叶先生忙找你,说是刚刚医院有震感,担心你受伤。”

    一听到这话,周道然便借着这个引子说道“震感都是没事,你们这个破楼梯可就把我害惨了,我这正下楼梯呢,结果脚下一滑,直接踩空了,哎呦喂,摔死我了。”

    水野忠重先是礼貌性的道歉一番,便想拉周道然从地上起,可周道然却以摔得太重为由起不来身,非要水野忠重找轮椅来推着他走。

    水野忠重是在磨不过周道然,无奈之下他只得去病房,找了个轮椅,并把周道然扶到了坐上,周道然这才罢休。

    等水野忠重推着周道然离开的时候,周道然忽然有所感应的回头一望,刚好就看到了安藤直次,此时正躲在一层平台的拐角望着他。

    周道然一看到她,随即点头微笑,示意她放心,随后,便在水野忠重的推送下离开了这里。

    而接下来的事,便是水野忠重推着周道然走进了贺茂保宪的办公室,随后会面双方不等谈拢结果,便匆忙告别离去。

    然而还有一句周道然没有和曹云他们说实话,那是他让安藤直次上二层平台等着之前,刻意提醒安藤直次,从此以后绝对不可以单独和贺茂保宪单独见面。

    这既为了安藤直次的安全着想,也是为了避免周道然会吃醋。

    待周道然给叶峰、曹云讲完他在藤山病院的经过,随即说道:“幸不辱使命,把那些伤员的残魂都带了回来……”

    然而周道然这话还没说完,就见他换了一副失落的表情说道:“唉,只可惜那些丢了完整三魂七魄的人的魂魄我没能寻回来。”

    听到这话,叶峰和曹云也不禁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本还想评论些什么,但是一想到周道然为了追回这部分残魂,就已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把话都埋在了心里底。

    尽管如此,曹云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道然那剩下那些人的魂魄究竟在什么地方,要不然我们找些人手,去藤山病院把那些魂魄给抢回来?”

    听到这话,周道然率先摇头,将曹云这个提议给否决了,原因无他,因为周道然发现剩下那些人的魂魄,竟然都在贺茂保宪的办公室。

    先不说他在贺茂保宪办公室的时候,没有察觉到半点有魂魄存在的迹象,怕就怕是那些魂魄并不在贺茂保宪的办公室,而是在贺茂保宪本人身上。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结果就更加可怕了,毕竟周道然和贺茂保宪还是一同走了一段路的,居然都没有感觉他贺茂保宪身上有魂魄波动的迹象。

    不只是周道然,就连一直与他并行的宗如和尚也没有半点感觉。

    若真是这样,只能有两种可能,一是贺茂保宪将这些人的魂魄像是地下密室那些阴阳师一般,放到了魂瓮里可以随时随地携带在身上,而另一种则是将这些人的魂魄,直接练成了某一种鬼式神一类的工具。

    若是第一个可能还好,只不过是抓捕贺茂保宪的时候有些费事罢了,可若是第二种可能,那么后果可就有些严重了。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