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七章 后手
    想他孙勃天天好吃好吃的供着郭晶,和那七千多人的队伍,还对郭晶有求必应,从不过问原因。

    结果这个大忽悠郭晶倒好,每天也不练兵,只顾着采阴补阳,纵使孙勃多次催促,郭晶却总以法术不够作为推辞,说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出战为由来拖延。

    然而到了十一月二十五日那一天,战况急转而下,汴梁的情况突然变得十分危急。

    那一天大雪纷飞,北风呼啸,金兵又发动了进攻,汴梁守军遭受了很严重的考验。

    孙勃没法子,再次坚决请郭晶出兵,郭晶眼看拖不下去了,就命令六甲神兵穿戴整齐,画上脸谱,开到城下,准备上阵。

    然而交战之前,郭京要求把原先守城的宋兵一律撤回,原因是施展六丁六甲神兵与敌交战之时,有人观看就不灵验了。

    宋钦宗听信了他的话,便把守城的士兵都撤了下来,致使数十里长的城墙上没有一个守兵防守。

    再等到交战开始的时候,郭京坐镇城门楼上安然指挥六丁六甲神兵出城,结果令人没想到这七千多名神兵,才刚过护城河便被金兵杀得大败。

    眼看金兵即将用云梯攀上城墙,郭京便忙说,这趟必须他亲自去作法,说罢果断下城,率领残余神兵而去,竟然直接逃得无影无踪。

    至于说最后的结局嘛,可想而知当然是汴梁失陷,宋钦宗在前往金军大营求和被扣押,最后金军带走了所有的金银财宝,和身为太上皇的宋徽宗、现任皇帝宋钦宗以及宋朝的皇室成员。

    除了宋徽宗的九子康王赵构之外全部被带回了金国,史称“靖康之耻”同时,历时167年的北宋王朝也就此灭亡。

    先不去评价郭晶那七千多人组成的六丁六甲神兵如何。

    光是宋微宗还有郭晶,这二人找成百上千个女子与之同房,这就已经不算是采阴补阳了,因为真正的采阴补阳,是贵精不贵多。

    像是贺茂保宪,现在也只有安藤直次一个女子,作为自己采补的炉鼎,并未找十几二十个女人同时进行。

    由此便可看出,贺茂保宪确实是真正知晓采阴补阳的精髓,也了解采阴补阳方法之人,只是周道然等人不清楚贺茂保宪这么做究竟有多久了。

    因为采阴补阳除却可以让人保持容颜,延长寿命之外,还可以增强道行,甚至还可以让人多生出一丝异能。

    这个异能倒不是让人拥有特异功能的那种异能,而是让人的身体素质得到突飞猛进的提升。

    比如说是让人拥有超乎常人的巨力,亦或是让人得到极为迅捷的反应,也可能是让人拥有较平常人要快得多的速度。

    总而言之,但凡会采阴补阳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人物。

    因此王瞎子和宗如和尚从周道然口中得知,贺茂保宪在采阴补阳才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同时,由于当时安藤直次在自己身边,周道然没有和她说实话,而现在对着王瞎子和宗如和尚,他倒是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说到安藤直次上次之所以会下手伤他,周道然怀疑也是出自贺茂保宪之手。

    因为按理来说,采阴补阳被当做炉鼎的女子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许感觉才对,而安藤直次显然不只被贺茂保宪采补一次,可是却对这种事丝毫不知情,那只能说明贺茂保宪在采补的时候,安藤直次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而在这期间,安藤直次就是个傀儡木偶,对贺茂保宪是有求必应。

    因此周道然也怀疑,贺茂保宪早在那个时候就对安藤直次下了咒术,被贺茂保宪控制住了身体,所以那晚安藤直次拿刀对着自己的时候,她才会不由自主的捅向自己。

    而且周道然觉得贺茂保宪应该早就从安藤直次口中,知晓自己的身份,所以在藤山病院初次见面的时候,他有些惊讶。

    才会那么准确无误的摸到自己胸前的伤口,因为那个伤口,根本就是他搞的鬼。

    所以说,为了安藤直次的安全着想,周道然才会在离别的时候提醒安藤直次,绝对不要再和贺茂保宪单独见,也不要给他接近自己的机会。

    只是碍于安藤直次的颜面问题,周道然并未将话说的明白罢了。

    听完周道然的描述,王瞎子和宗如和尚的眉头凑的更近了,两条眉毛好像马上就要亲到一起似的。

    实在是有些发愁啊,本来听说周道然直接把藤山病院大部分阴阳师都灭了,他们原本还有些开心的。

    可是一听周道然说道,贺茂保宪有修炼采阴补阳的邪功,而安藤直次还成了被采补的对象,那这么一说周道然这次在藤山病院的所作所为不就被贺茂保宪知道了,那叶峰的身份不也暴露了?

    王瞎子和宗如和尚是越想越严重,这又怎能不让二人忧愁呢。

    一想到叶峰身份暴露的事,王瞎子赶忙起身就要朝外跑去,打算告知曹云,让曹云赶快安排人手,把叶峰一家从叶宅秘密接出来。

    同时,王瞎子起身的时候,还不忘责备周道然,为何早先早叶宅的时候,不把这件事一并叶峰或是曹云,非要等回了复兴社才说出来,要是叶峰一家出了意外怎么办。

    可是,还不等王瞎子离开床沿,周道然便立即喊了声,叫王瞎子淡定,他既然都给王瞎子讲出来这件事了,那自然是留有后手的。

    其实周道然在朝安藤直次眉心点上那一点红的时候,就已经偷偷在安藤直次身上种下了一道符。

    这道符即可避免安藤直次继续被贺茂保宪当做采阴补阳的炉鼎,也可以屏蔽安藤直次这段时间的记忆,令贺茂保宪察觉不到分毫。

    而且周道然是道门弟子的身份,也是这次去藤山病院他才告诉安藤直次的,可是贺茂保宪这次又查不到安藤直次最近的记忆,所以周道然的真正身份还是保密的。

    所以说,贺茂保宪就算发现了地下密室的惨状,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就怀疑到周道然身上,毕竟贺茂保宪在安藤直次口中仅仅得知,晓周道然是一个身手不错的入侵者。

    却并不知晓他还会道术,而且周道然还是被水野忠重送回的办公室,因此贺茂保宪就更加不会将怀疑对象指向周道然。

    特别是周道然在离开地下密室的时候,他已经把周围所能存在的痕迹都抹了个干净,贺茂保宪又凭什么能查到他身上呢?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