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章 审问
    听了宗如和尚的宽慰,阴阳师似乎有了一丝底气,随即缓缓张口,好像要说些什么了。

    哪成想,阴阳师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接二连三的慵懒哈欠声打断了话语。

    周道然随即没好气的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先前残魂回到体内的那些伤员恢复了意识,并就此醒了过来。

    周道然见状,又望了望那些还没醒过来的伤员,只是叹了口气,胸中的怒火便顿时消散。

    只见周道然忽然将头转向宗如和尚,让宗如和尚出去叫曹云找些人进来,把这些伤员身上的绷带解开,顺便将他们带出去,找专门的大夫给他们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有无大碍。

    宗如和尚对于周道然如此安排自然是十分赞同,只是碍于周道然现在行动不便,他担心自己一离开,周道然会控制不好面前的阴阳师。

    结果,只见周道然大手一挥,在拘魂阵上朝着阴阳师点了几点,就见阴阳师突然发不了声音,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没有一点响声。

    宗如和尚见此随即疑惑的望了望周道然,只见周道然忽然转头,望着宗如和尚笑说道:“毕竟师兄还是教了我不少东西的,虽说没有全部学会,不过有点皮毛我还是会用的。”

    至此,宗如和尚才安心出门寻找曹云,让曹云带人来房间放人叫大夫的同时,他还把王瞎子从房间里接了出来,毕竟审问阴阳师的时候,王瞎子还是要知情的。

    曹云一听说房间里大部分伤员已经苏醒过来,他也是心中一惊,随即赶忙叫人去病房看看,顺便叫人去叫李大夫过来。

    曹云带着一帮社员进门之后,本还想让李大夫就地检查一下伤员的身体状况,若是没人问题就接他们出去,有任何不妥之处就直接治疗,等病好再出来。

    结果曹云一听宗如和尚说,周道然此时正在房间里审问阴阳师,他便十分懂事的,先叫社员将这些病员,连人带床先一并带出,至于说检查的事,再找地方安排。

    社员行动起来效率也算不错,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那些醒来的伤员,终于一一被抬出了病房,而王瞎子和宗如和尚也刚好在此时走了进来。

    等他们二人来到周道然身边,周道然这才微微点头,再次朝着拘魂阵的阴阳师点了几点,再次让他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看得出来,周道然这次小小的手段,却令阴阳师吓得不轻,都不用周道然再提醒什么,他便主动将周道然的问题答了出来。

    据阴阳师所说,他们魂瓮里的魂魄除了来自金陵的一大部分之外,另外一小部分是来自藤山病院的中华人的。

    一般来说,被他们收了魂魄的人的肉身几乎都没了,因为他们要么是在这些人被做了病毒试验过后,即将死亡的时候才将魂魄收取的。

    要么是先收取了魂魄,用肉身去做解剖,或是细菌培养试验。

    像叶峰一般,能将人接回来,保存完整肉身的是少之又少,毕竟除了要想办法,把这些人的肉身接出病院之外。

    每天还要定时给他们喂食,输送各种营养,避免他们会死亡。

    所以说,一般失去了魂魄,那些人的肉身几乎就是没了,所以说现在还在房顶漂浮的那些魂魄是很难再回到肉身去了,只能是让宗如和尚将这些魂魄给超度了。

    听到了这儿,王瞎子脸上一哀,宗如和尚双手合十,十分悲悯的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便双腿盘膝,直接坐到了地上开始念起了佛教,想来应该是超度那些魂魄的经文。

    周道然见此,随即艰难伸长手臂,控制着房顶的阵法,将这些魂魄挪到了地上,宗如和尚面前,以便于他超度。

    至于说他们之所以会直接超度,而不是继续询问别的阴阳师这个问题,是因为这种小事,这名阴阳师实在没有必要去欺骗周道然等人。

    更何况刚刚经过周道然那番手段,想来这名阴阳师也没什么胆量再来其骗他们,因此宗如和尚不疑有他,为了尽早让这些无辜魂魄得到解脱,他便直接念起了超度经文。

    随后,周道然并未管宗如和尚如何进行超度,而是将那些魂魄安置好便继续审问起这名阴阳师,关于他们的大敌贺茂保宪的事。

    首当其冲的一个问题,就是贺茂保宪身上魂魄的问题。

    因为周道然十分紧张,那些魂魄此时在贺茂保宪身上是什么状态,所以他不等王瞎子询问,便率先提出。

    然而,令周道然没想到的时候,他一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在拘魂阵里的阴阳师竟然再次迟疑起来。

    周道然对他这个表情自然十分不满,随即冷哼了一声“怎么,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所以你觉得可以不说话了?”

    一听到这话,阴阳师的魂魄随即抖了一眼,低眉顺眼斜挑着双眼望着心想,你哪里对我好了,一直恐吓我不说,刚刚还封了我的五感。

    当然这些话阴阳师自然是不敢说出口,只能是在心里默念罢了。

    紧接着,就听他辩解道:“不是不是,您别误会、别误会,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也不太清楚这个事。”

    “嗯?你也不清楚,你们不是一伙的吗,要是连你也不清楚的话,还有谁清楚,你是想骗我吗?”周道然自然是不信任他的话。

    周道然也是不含糊,一看这名阴阳师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手上的动作便开始活络起来。

    阴阳师一发现周道然不相信他的辩解,便赶忙求饶,说是自己说的确实是实话,自己确实不清楚,求周道然放了他。

    但是周道然哪能听他的鬼话,两手一挥,口中咒法一念,就见拘魂阵开始朝中间聚拢,阴阳师所能活动的范围越发的变小,甚至是直朝阴阳师魂魄碾压而去。

    眼看着阴阳师已经被锢成一条细长的腊肠,拘魂阵还是没有丝毫停歇,居然还是匀速朝中间聚拢,所幸阴阳师现在不是人而是魂魄,不然此时就该听到筋骨断碎的声音了。

    尽管阴阳师已经被攥捏的不成人形,可是依旧不影响他发言。

    只听他依然坚持,说是自己并不清楚贺茂保宪身上那些魂魄的事,说说属实没有假话,求周道然放他一马。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