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零二章 我们不一样
    此言一出,还不等周道然回话,王瞎子抢先沉声说道:“不好意思,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们中华人做事没你们东瀛人那么狠,做不出杀了人还要他魂飞魄散的事来。”

    听了王瞎子这话,贺茂仁泽以一声冷笑回应“是吗?你们做不出来,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闻言,周道然立即瞪着眼睛厉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贺茂仁泽也不起身,稍稍抬了抬头,望着周道然说道:“五胡乱华时期,匈奴、鲜卑、羯、氐、羌五族杀俘吃虏,同时吞噬他们的魂魄以孕养己身;

    清朝末年,由于太平天国的发动导致大半个中国陷入震荡,清政府随即失去了对那些地域的掌控,而太平天国政权被剿灭之后,清政府为了泄愤,不只是将战俘处以极刑,还将他们抽魂炼魄受尽苦楚,并不只是魂飞魄散那么简单。”

    贺茂仁泽如数家珍一般,将这些事一一讲说,周道然听得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毕竟这些都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他想抵赖也不成。

    而王瞎子听贺茂仁泽说完,则是十分平静的说道:“不错,我们以前的确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现在我们不做,正是因为我们觉得这样不对,想要改正这个错误。”

    闻言,贺茂仁泽并未说话,而是以冷笑回之。

    王瞎子听到贺茂仁泽如此回应也不气恼,轻声一笑便继续问道:“有人告诉我,你是贺茂家的管家,是现任家主的亲信,但是我想光凭这两个身份,想必还不至于让贺茂保宪这个少主如此敬重你吧?”

    听到这个问题,贺茂仁泽似乎是感觉这个问题无关痛痒,便开口答道:“光凭这两个身份确实不值得让少主如此尊重我,但若是我手上还握能助他稳固家主之位的力量就不一样了。”

    对于这个答案,王瞎子随即点头认同,毕竟大家族不同于小家庭,大家族里同胞兄弟众多,相互之间的竞争也大,一个不小心就很可能被其他兄弟排挤而下。

    因此,在家族里找一只力量作为自己的后盾也实属正常,而贺茂仁泽显然就是贺茂保宪与同胞兄弟之间,竞争的那张底牌。

    一想到这儿,周道然心中不禁暗喜,真不知道等贺茂保宪发现他这张底牌死了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周道然就着心中这节愉快劲儿,便趁机问道:“对了,贺茂保宪在修炼采阴补阳术你知不知道?”

    贺茂仁泽许是对周道然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对于他提出的问题并未理会,而是安然坐在地上继续打坐。

    周道然见到他自恃清高的模样心中不禁一怒,指着贺茂仁泽就开口骂道:“我呸,你当你有多清高呢,还不理老子,不是你杀自己人的时候了是吧!”

    闻言,贺茂仁泽忽然开口平淡回道:“我说过败军之将死不足惜,贺茂家不需要养废物。”

    听了他的回话,周道然都被呛得一时回不了嘴。

    还是王瞎子接过话茬儿,重新问道:“采阴补阳术在中华是禁术,想来在东瀛应该也是禁术吧?”

    王瞎子一问,贺茂仁泽居然就乖乖回了个“是”字。

    紧接着,王瞎子借着问道:“既然如此,贺茂保宪为何还要修炼?”

    “鬼式神在东瀛也列为禁忌,为何在中华还有大量阴阳师明目张胆的用?”贺茂仁泽并会直接回答王瞎子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因为在东瀛鬼式神的制作需要残杀东瀛人,而在中华杀的却是与东瀛毫不相关的中华人,所以贺茂保宪在东瀛并未修炼,是他来中华之中才用中华人开始修炼的是吗?”王瞎子自问自答。

    “可以这么说。”贺茂仁泽干净利落的答道。

    “放屁,什么用的中华人修炼,他现在在用你们东瀛人修炼采阴补阳邪术你不知道吗?”周道然随即不淡定的说道。

    贺茂仁泽闻言,难得的冲着周道然回了句话“呵,看来你和安藤直次果然关系匪浅,是你喜欢她,还是她喜欢你,或者是你们中华人所谓的两情相悦?”

    周道然一听到“果然”二字,整个人随之一愣,紧接着立即如同被踩到尾巴的老虎,张牙舞爪朝着贺茂仁泽嘶吼道:“什么意思?你都知道些什么快说!”

    “知道什么?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贺茂仁泽说完这话,便开始闭口不言,对于周道然的所作所为置之不理。

    周道然见此心中怒火更甚,情急之下竟然再次操控着器拘魂阵,往中间收缩而去,似乎是打算逼迫贺茂仁泽说出答案。

    然而言行逼供这一套,似乎对贺茂仁泽没有一点用处,他见到拘魂阵向中间开始收缩,竟然没有丝毫慌张之色,也没有站起身子,尽量让自己离边界远些。

    而是继续盘坐在地,任凭拘魂阵的边界抵到两膝,开始将他的膝盖反向压回身子,他也没有半点在意,更没有发出求救的声音。

    也由于没有惨叫声发出,所以眼盲的王瞎子根本不知道,周道然居然再次操控起拘魂阵向中间收缩而去。

    就在拘魂阵已然将贺茂仁泽揉捏的不成人形的时候,一双大手忽然从周道然身后闪出,拍到他肩膀上。

    同时,一个声音紧随其后传入了周道然耳畔“道然别这样,先把他放了,咱们不是阴阳师,没他们那么残忍。”

    循着声音望去,竟然是先前在超度亡魂的宗如和尚来到了他身后。

    宗如和尚起身劝阻周道然,是魂魄超度完成了吗?

    望着不远处阵法里满登登的魂魄,答案显而易见不是。

    原来是宗如和尚在超度亡魂的时候,还不忘注视着周道然这边,生怕周道然现在行动不便,会被阴阳师的魂魄钻了空子。

    所幸宗如和尚心细,及时发现了这一情况,不然贺茂仁泽的魂魄,怕是被拘魂阵灭了王瞎子都不知情。

    然而宗如和尚此言一出,王瞎子便猜到,周道然定然是控制着拘魂阵在对付贺茂仁泽。

    当即王瞎子也开始劝阻周道然,让他先放了贺茂仁泽,别害了他的魂魄。

    同时,还不忘提醒周道然,只有贺茂仁泽才知晓关于贺茂保宪的底细。

    许是王瞎子这后半句话起了作用,只见周道然立即止住了拘魂阵往中间收缩的动作。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