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零三章 李适
    二百零三章

    至此,贺茂仁泽这才恢复了人形。

    接下来,就听王瞎子问道:“宗如你把那些魂魄都送走了吗?”

    “还没,怕是要费些时间了。”宗如和尚叹息道。

    “既然这样,宗如你等会再超度吧,先把道然送出去,他的身体还没养好,需要多休息,你出去找曹云,让曹云把他送回房间,再回来超度亡魂吧,贺茂仁泽就交给我来审问就可以了。”王瞎子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闻言,周道然自然是不服气,想要和王瞎子争辩一二,倒是宗如和尚明事理。

    直接拍着周道然的肩膀,安慰他说道:“算了道然,出去走走吧,反正你在这也问不出什么,透透气换个心情,一会儿再回来。”

    周道然望着拘魂阵当中的贺茂仁泽,强压住心中的怒火,深吸口气再吐出,在舒缓了己身的心情之后,才让宗如和尚推自己出去。

    由于贺茂仁泽吃软不吃硬,周道然实在是惹不起,在屋里呆着只能是气的干瞪眼,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听从王瞎子的安排,先出去歇会了。

    毕竟他周道然虽然贺茂仁泽惹不起,但至少还躲得起,等王瞎子问完话他再回来就是了。

    周道然和宗如和尚刚出门没走两步,刚好久遇到迎面而来的曹云,还有周道然的老熟人李大夫。

    一见到李大夫,周道然隔着老远便十分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毕竟周道然在旅大这段时间可没少受伤,而每次受伤又都是李大夫亲自来帮他医治,所以见到李大夫周道然自然要客气一些。

    李大夫一来到身前,周道然便开口问道:“李大夫你来给那些伤员检查来了吗?”

    闻言,李大夫直接点头示意,“对啊,方才曹云火急火燎的找人叫我过来,说是有急事。”

    “那他们身体状况怎么样,没有问题吧?”周道然关切问道。

    “周先生放心吧,他们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睡了太久,身体的肌肉有些萎缩,一时半会儿不适应,暂时不得大动而已。”李大夫说。

    “对了,刚刚曹云跟我说你胸前的伤口又裂开了,回房间我帮你换药,重新包扎一下吧。”李大夫忽然插了句嘴。

    闻言,周道然也没拒绝李大夫的好意,直接回道:“也好,那就麻烦李大夫帮我换下药吧。”

    言罢,就见李大夫转头往回走去,却并未和周道然一同前往房间。

    见到李大夫居然往回走,周道然赶忙叫停李大夫,问李大夫要去哪,他的房间明明在上面。

    李大夫随即解释,说是要去取医药箱,他的药和绷带都在箱子里。

    周道然见状当即摆手,告诉李大夫,说是不用去拿医药箱了,要换的药他那有。

    至于说绷带,以前用的都还没用完,不用那么麻烦回去拿了。

    闻言,李大夫有些怀疑周道然的言语,什么时候复兴社里也背有药材了?

    不过他并未提出疑问,而是紧紧跟在周道然身后朝他房间走去。

    等到了周道然房间,周道然让宗如和尚推着自己来到床边,并从枕头地下取出了一副膏药装的东西,交到了李大夫手上。

    李大夫见到手上这副黑色浆糊状的膏药,他不禁感到一阵好奇。

    随即用手指蘸了一抹,并在两指之间相互摩擦,紧接着又放到鼻尖嗅了嗅味道。

    随后,就见李大夫皱着眉头,望着周道然试探性的问道:“这是东瀛人的疗伤药?”

    听到这话,周道然莞尔一笑说道:“呵呵,李大夫果然是厉害,只是闻闻味道就知道这副药的来历。”

    闻言,李大夫随即摇头说道:“过奖了、过奖了,倒不是我多厉害,而是东瀛人这药膏的味道属实有些特点,一般闻过一遍便很难忘记,不过这副药你是怎么得来的?”

    周道然自然是不能告诉李大夫,这是安藤直次塞给他的,毕竟他和安藤直次的关系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只见周道然微微咧嘴,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嘿嘿,李大夫就别问啦。”

    听到周道然这个回答,李大夫也是一笑回之,知晓这应该涉及到了他们的行动秘密,所以他也知趣的不再询问。

    李大夫让周道然脱掉上衣,接下来用剪子帮他剪开绷带,检查了一番他胸前的伤口。

    东瀛人的药膏确有奇效,不过在周道然胸前贴了几天,他胸前的伤口便结出了血茧,开始缓步恢复。

    李大夫见此,帮周道然把胸前药膏留下的黑色泥泞擦拭干净过后,才帮他敷上新一贴药膏,再用绷带把药膏固定缠好。

    包扎完成过后,李大夫脸上忽然堆满了笑容,笑眯眯的望着周道然说道:“周先生啊,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啊?”

    周道然第一次见到李大夫这副模样,心里还是颇为不适,同时,二人也算是比较熟悉了,人家李大夫还一直叫自己周先生,搞得这么生分,弄得周道然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随即,就听周道然拉着李大夫说道:“别别别,别叫我周先生了,李大夫您就像曹云一样,叫我道然就好了,再说,您有事直说就好,能帮的我一定帮,犯不着跟我这么客气。”

    李大夫一听周道然这话有门,便立即回道:“那好道然,那你也不用叫我李大夫了,直接叫我名字李适就好,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想向你讨一副讨一副东瀛人的药膏,我打算看看能不能查出这个药膏里的药材,毕竟东瀛人的药物疗效都不错,所以我打算研究一下,只是不知道你那还有没有多的。”

    一听到是这个问题,周道然心中一松,想都不想就直接回道:“这个啊,这个简单,我这还有几幅药,你要用就直接拿去用就是。”

    说罢,周道然直接从枕头下面又取出一副药膏,再次交到了李大夫李适手上。

    李适见此心中甭提有多激动了,他以前只是见过东瀛人用这种药膏,却并未亲自接触过,而这次周道然直接将药膏交到了自己手上这如何能让他不激动呢。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