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零四章 控魂
    等周道然和李适交代完事,他看时间过的也差不多了,便让宗如和尚送他会王瞎子那边,准备看看王瞎子从贺茂仁泽口中审出了什么。

    只不过,周道然和宗如和尚还没来得及进门,这才刚到门口,隔着一道门就听到屋里的王瞎子一直嘬牙花的声音,想来应该也是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对此,周道然和宗如和尚相视摇头一笑,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只见贺茂仁泽依旧保持着盘膝的动作,如同老佛一般坐在地上打坐,而王瞎子则是拄着竹仗连连叹息。

    见此一幕,周道然赶忙让宗如和尚推着自己来到王瞎子身旁询问:“瞎子怎么样,问出什么了吗?”

    一听到周道然的声音,王瞎子随即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说道:“他的嘴巴还真严,问了半天都只是回答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闻言,周道然竟然没有丝毫诧异,反倒是十分平静的坐在轮椅上,盯着拘魂阵中的贺茂仁泽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间。

    就见周道然突然伸手猛拍了一下轮椅扶手,就听他说道:“好了瞎子,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你和宗如和尚就瞧好了吧!”

    一听周道然说出这话,王瞎子赶忙拉住周道然的胳膊劝阻道:“道然有事好好说,千万别乱来。”

    周道然不禁被王瞎子如此拘谨的动作给逗乐了,就听周道然笑着回道:“放心吧,气头早就过去了,再说,别忘了我们灵宝派的绝学,掐碎他的魂魄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

    王瞎子一听到周道然说他们灵宝派的绝学,整个人身子一震,便逐渐放掉了周道然的手臂。

    而站在周道然身后的宗如和尚则是顺势,抓住王瞎子的双手,领着他来到了后方,并在一张空着的病床上扶着王瞎子坐下。

    待王瞎子坐下,宗如和尚才安慰他说道:“放心吧,道然自有分寸,而且还有我在盯着,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阻止他乱来的。”

    至此,王瞎子才缓缓点头,认同了周道然的行为。

    当即就见周道然缓缓转动轮椅两侧的轮轴,再次来到了贺茂仁泽面前,而原本正在打坐的贺茂仁泽忽然感觉又有人影上前,便忽然抬头瞥了一眼,一见是周道然回来,他便再次合上了双眼。

    周道然见此也不气愤,而是望着贺茂仁泽缓缓开口“呵,和你聊了一段时间,我还没有自报家门,我呢来自灵宝派,而我们灵宝派的绝学之一便是五灵符。”

    周道然刻意停顿片刻,吸引了贺茂仁泽注意力之后,才再次开口说道:“一说到这个五灵符啊,那可就有意思了,它分为天神地人鬼五类符咒,有分别对于五种灵物,其中鬼符自然就是对付鬼物了。

    而且这个对付又不是常识里的那种赶鬼、灭鬼,而是驱鬼为己用,有点相当于把阴魂作为自己仆人的意思……”

    看得出来周道然说出这番话语的时候,已然成功吸引了贺茂仁泽的注意力,因为贺茂仁泽的眼神已经跟随周道然的言语运动。

    只见周道然边说,还边费力的朝自己怀中摸索,紧接着就见他掏出一杆通体紫色的毛笔,随后周道然又将轮椅向前推进,刚好走到拘魂阵近前。

    周道然便开始颤抖着手臂提起毛笔,在拘魂阵是开始边说边画弄起来,当即就见贺茂仁泽的目光逐渐从周道然嘴角,转移到了拘魂阵上画出的符咒上。

    待符咒画完,周道然紧接着不再讲述五灵符如何,而是开口念起了一段法咒“符摄鬼怪,莫敢不从,闻咒速至,百事通灵,无事不报,不得违令,奉吾为命。”

    当即就见到贺茂仁泽的双眼,随着周道然口中法咒的脱出,逐渐变得迷离起来,虽然看他出想要与周道然的控制进行抗争。

    可是待周道然将那段法咒重复三遍过后,贺茂仁泽则彻底失去了自我意识,并且在周道然的指挥下缓缓站起了身体

    当即就见周道然用手抹了抹满头的大汗,通知从了口气说道:“呼,还好这次成功了,幸好没丢师兄的脸,没给我们灵宝派丢人。”

    紧接着就听周道然忽然对着贺茂仁泽开口问道:“说叫什么名字。”

    只听贺茂仁泽机械的回答道:“老奴名叫坂上仁泽。”

    “哦?那你贺茂仁泽的名字是什么回事?”周道然问。

    贺茂仁泽答道:“贺茂是老家主见老奴在贺茂家忠心耿耿,所以刻意赐给老奴的姓氏。”

    周道然一听贺茂仁泽确实是上套了,便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贺茂保宪修炼采阴补阳禁术的事,你究竟知不知道?”

    “老奴知道。”贺茂仁泽回答。

    “既然你知道他在修炼禁术为何你不阻止他?”周道然问。

    “没办法阻止,由于少主天资极高,心气高傲,所以在他少时钻研阵术的时候,遭到法阵反噬,以至于阳寿流逝的速度是常人的几倍,刚开始的时候,少主还可以通过与式神签立契约的方式得以延寿。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式神的力量也开始变得力不从心起来,还是少主来到中华开始修炼起采阴补阳术之后,才得以返老还童,恢复先前的容貌。”贺茂仁泽解释道。

    听到这,周道然不由得摸了摸下巴,原来贺茂保宪还有这么一出,怪不得他修炼采阴补阳术贺茂仁泽不会管呢,原来是为了延寿。

    不过周道然还是很好奇,贺茂保宪为何会把安藤直次当做炉鼎,便继续询问其安藤直次的事来。

    当即,就听贺茂仁泽说出了让周道然十分震惊的一个消息,其实一开始贺茂保宪修炼采阴补阳术,贺茂仁泽倒是保持中立态度,既没有赞成也没有阻止。

    不过见贺茂保宪只是将中华女子,作为自己的滋补的炉鼎,贺茂仁泽便没有多说什么。

    直到贺茂保宪将主意打到了安藤直次,自己人身上的时候,贺茂仁泽才忍不住出面打断了他的这一行为。

    只不过,贺茂仁泽听到了贺茂保宪给出的理由,却又不得不默许贺茂保宪将安藤直次作为采补炉鼎的行为。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