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零五章 十灵时
    由于贺茂保宪无意中发现,安藤直次居然是十灵时出生的女子。

    而所谓十灵时出生便是乙亥、癸未、丁酉、庚戌、甲辰、丙辰、戊午、壬寅、庚寅、辛亥,但凡生辰八字符合以上一个和二个甚至更多的都是十灵时出生。

    逢此日柱出生之人天生灵慧过人,容易洞悉宗教之星,直觉敏锐,善于察言观色,其领悟力、领会力,善解人意等心性皆强。

    那对于修炼采阴补阳的贺茂保宪来说,安藤直次正是大补之物,甚至很可能直接将贺茂保宪的顽疾彻底根治。

    为此,贺茂仁泽也不好去阻止贺茂保宪,只是要求贺茂保宪做事不要太绝,别一次就把人家精气全部吸食个干净。

    尽量让她走的安乐些,也许还不等贺茂保宪彻底吸干精气,他的问题就解决了也不一定,而且在贺茂保宪身边的女子死的太快,也很难让人不起疑心,所以贺茂仁泽要求贺茂保宪一定要尽量将时间拉长。

    而贺茂保宪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让贺茂仁泽有些始料不及的是,贺茂保宪居然和安藤直次谈起了情说起了爱,虽然是假的,但若是让家里的妻子知道,影响也是不好,就要求贺茂保宪尽量低调些。

    贺茂保宪自然不傻,将他和安藤直次的关系处理的极为隐秘,同时也只是每次幽会的时候,才会采集安藤直次的精气。

    同时显而易见的,贺茂保宪无论是在精气神、肌肤活力还有道行上皆有了不小的变化。

    可贺茂仁泽看到这一切,心里不仅没有一丝开心,反倒是接连叹息,想来贺茂保宪已然收不住手了,而安藤直次怕是活不久了,只希望贺茂保宪以后不要再对自己人下手了。

    哪成想安藤直次和贺茂保宪这才保持了十几天的关系,就出了问题,而这个问题产生的源头,竟然是由一个半夜闯入藤山病院的人所引起的。

    由于每次采阴补阳过程的中,安藤直次都没有一丝自主意识,完完全全是贺茂保宪的傀儡。

    所以就在安藤直次第一次见完周道然不久,就被贺茂保宪发现了安藤直次的异常之处。

    贺茂保宪发觉安藤直次居然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自己,甚至明明是在正常时期,却欺骗他说是在经期,拒绝和他发生关系。

    这还是安藤直次被贺茂保宪控制起来,询问过后才知晓,原来安藤直次在遇到周道然之后居然心动了。

    对于这个事情,贺茂保宪自然是不能让它进一步发展,为此贺茂保宪便告知安藤直次说是以后无论怎样,只要他贺茂保宪还活着,安藤直次就不会死。

    先把安藤直次的心稳下,让她不要跟着周道然跑了。

    随后,贺茂保宪又在安藤直次身上下了人偶咒术,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远距离控制安藤直次的行为。

    这也正是那晚,安藤直次在周道然胸口留下刀伤的原因,因为当时根本就是贺茂保宪控制着安藤直次的行为。

    所以安藤直次伤了周道然之后才会说不是她做的,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之类的话语。

    听了这话,周道然心中怒火中烧,愤恨贺茂保宪居然如此玩弄安藤直次,欺骗她的感情,以至于让安藤直次对于她伤了自己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对此,周道然也不由得庆幸,幸好这趟藤山病院之行,在他离开安藤直次之前,曾经在安藤直次身上下了一道保命符,不然安藤直次很可能会被贺茂保宪吸干精气。

    为此,周道然心中对于除掉贺茂保宪的执念又加深了一层。

    随后,周道然调整好心态,便再次询问贺茂仁泽,问他藤山病院里除却地下密室他解决掉的那些,还有没有其他阴阳师。

    而贺茂仁泽这次的回答倒是让周道然十分满意,据他所说,这次地下密室的那些阴阳师就是藤山病院全部的力量了,那里几乎大部分都是贺茂保宪自己的人,家族派来的助力只有少部分。

    一听到自己无形之中又削弱了贺茂保宪的力量,周道然心中不由得暗自窃喜。

    接下来,周道然又询问贺茂仁泽,贺茂保宪修炼采阴补阳术之后,得到了哪方面能力的加强。

    然而对于这个问题,贺茂仁泽并未给出一个明的答案,因为贺茂保宪并未对任何人透露过这个答案,也包括贺茂仁泽在内。

    只是在一次对话的时候,贺茂保宪曾经有意无意的告诉贺茂仁泽,说是他修炼采阴补阳术之后,最明显的变化是他的寿元得到了延长,容貌得到了恢复,其他的事倒是并未多说。

    闻言,周道然心中对贺茂保宪的认识不由得又加深了一层,贺茂保宪这个人让周道然越发难以猜透。

    周道然光从安藤直次和贺茂仁泽的的描述中,便感觉到贺茂保宪是一个极为警惕的人,而且很难信任身边的人,为达目的尝尝不择手段,还喜欢以弱示强,装疯卖傻。

    这种对手通常来说才是最让人忌惮的,正所谓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懂文化,到时候贺茂保宪揣着明白,背后突然来一刀,那谁受得了。

    为此,周道然不得不谨慎的询问起贺茂仁泽,让贺茂仁泽以贺茂保宪的角度来分析,这次贺茂保宪再次打电话邀请叶峰去谈事,究竟安的什么心,他们到底去得去不得。

    通过周道然提供的信息,贺茂仁泽分析过后,才缓缓开口,说周道然如果真的把密室里的活口都给封嘴了。

    同时,也能保证外面把门的烟烟罗,和魑魅魍魉嘴巴也能咬紧不说,那贺茂保宪这趟邀请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因为毕竟贺茂仁泽还没听说过,有什么术法可以还原当时发生过的场景的呢!当然若是仙法那就另当别论了。

    闻言,周道然悬着的心不由得安了大半,毕竟贺茂仁泽和贺茂保宪一起相处这么久,他说出来的话,多少还有些信服度。

    接下来,周道然便询问起这次最关键的问题了,那便是贺茂保宪身上那些魂魄,究竟怎么样了,到底是在魂瓮里,还是被练成了鬼式神之类的魂魄武器。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