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零六章 开卦
    对于这个问题,贺茂仁泽回答的模棱两可,一会儿说那些魂魄保存的完整无缺,一会儿又说被做成了鬼式神、一会儿又说什么可能有些变化了等等。

    听到这番回答,周道然心中立即蒙上了一层灰,听贺茂仁泽语无伦次的答案便可以猜出,他记忆里关于那些魂魄的问题被人做了手脚。

    看来那些魂魄应该不是在魂瓮里那么简单了,只是不知道周道然不清楚,贺茂仁泽被封的这段记忆,究竟是被他自己做的手段,还是被贺茂保宪搞的鬼。

    若是贺茂保宪做的,那周道然实在是不敢想象,贺茂保宪究竟把那些魂魄搞出了什么花样。

    随后,周道然又询问了一些比较普通的问题,诸如贺茂家方面还会不会派别的阴阳师来旅大增援,亦或是他们这帮阴阳师在藤山病院究竟在做些什么。

    而贺茂仁泽的回答,和周道然心中所想相差无几,由于藤山病院所囤积的阴阳师已经够多了,贺茂家没叫他们回去就不错了,再叫人过来就不可能的了。

    至于说这些阴阳师在藤山病院究竟在做些什么,也就是周道然在地下密室的所见所闻——魂魄实验了。

    至此,周道然所想要问的问题也就此问完了,紧接着又回头,将头转向王瞎子和宗如和尚,询问他们两个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问题。

    由于周道然在审问贺茂仁泽的时候并未故意设下音障,所以他们两个说了些什么,王瞎子和宗如和尚都听得一清二楚。

    等到周道然问完这些问题,他们两个也摇摇头,示意没有什么想要问的问题了。

    周道然当即大手一挥,就将他在拘魂阵上写下的那道符直接抹掉。

    就在那道符消失的瞬间,贺茂仁泽便立即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只不过这个时候,贺茂仁泽再次望向周道然的时候,双眼里不禁含有畏惧的目光。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贺茂仁泽在被周道然用鬼符控制起来的时候,他自身并未失去意识,也就是说他在被周道然控制的时候,完全知晓自己做了什么,身边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现在,他都还不明白周道然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他刚刚会对周道然惟命是从。

    哪怕自己意识还在,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的发生,却丝毫不能做出丝毫反抗,这从贺茂仁泽成为阴阳师到现在,已经很久没体会过自己掌控不了事发生了。

    贺茂仁泽随即试探着询问周道然“刚、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

    “怎么,想学啊你?我教你啊!”周道然忽然挑了个不屑的语气。

    贺茂仁泽并未回答,也没有任何动作回应,但是他渴求的目光依然表达了心中所想。

    然而周道然却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想学啊,下辈子转投中华,拜在我们灵宝派门下再说吧。”

    贺茂仁泽一听出周道然是在玩弄他,随即怒目一瞪,双眼死死地盯着周道然一动不动。

    周道然见此也不在意,当即冲着贺茂仁泽翻了个白眼,便从身后取出转轮盘将贺茂仁泽收了回去,可怜的贺茂仁泽连一句骂娘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讲出来,就不见了踪影。

    王瞎子和宗如和尚见到,周道然如此对方贺茂仁泽,都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叹息周道然实在玩性太大了,临了都不忘捉弄贺茂仁泽。

    随后,三人开始一同合计此番从贺茂仁泽这得到线索,经过整理得出,他们对贺茂保宪这个人依旧是所知甚少,生性多疑所能信任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对于贺茂保宪对叶峰提出了第二次邀请,到底去是不去的问题,他们三人展开了一番激烈的争论。

    对周道然来说,他自然是急切想要捉到贺茂保宪,解决安藤直次的后顾之忧。

    而对于王瞎子来说,他并不主张此次行动,理由就是对贺茂保宪所知甚少,难保他不会突然发难,要是他发难一时接不住,就麻烦了。

    因此在两个态度呈一比一持平的时候,宗如和尚的意见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因为只要他的意见一说,就能轻易打破两边的平衡。

    不过宗如和尚一上来,并未直接说出自己赞成那一边,显然他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在内的。

    当即,就见宗如和尚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开始解释,说贺茂保宪这次相邀,时间和地点任由叶峰去定,显然是趁机抓住他的最好机会。

    但同样的,也由于他们对贺茂保宪了解不深,不清楚他在修炼采阴补阳术之后,究竟是提高了哪方面的能力,而且也不清楚他身上的那些魂魄他究竟做了什么处理。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正因为他们对贺茂保宪不清不楚,才对于这次相邀持有谨慎态度。

    故此,宗如和尚建议现有王瞎子开一挂,算一下这趟行动的吉凶,再决定这趟行动的走向。

    听到这话,周道然顿时站了出来,抢先询问,若是结果不尽人意,呈现凶兆,那是不是这次行动就要取消了?

    宗如和尚闻言立即摇头以示,他说哪怕结果是凶卦,他也要试着在凶中寻找一丝转机,因为这种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可不是每次都会有的。

    至此,周道然才放下心来,安心等着王瞎子推演卦象。

    王瞎子也不含糊,直接摸着床沿起身,随即从宽松的衣袖中倒出一个竹筒,便开始摇晃起竹筒里的铜钱。

    王瞎子大概摇动了九次过后,忽然将竹筒竖立,紧接着只听到叮铃咣当几个响声从地上响起,并迅速传入三人耳畔。

    王瞎子顺势下蹲,循着声音开始用手在地上摸索,将掉到地上的铜钱一一捡回,平摊到自己掌中。

    待王瞎子用指肚将躺在自己掌心的铜钱一一轻抚过后,就听他忽然“啧”了一声牙花。

    闻声,周道然和宗如和尚随即赶忙询问王瞎子,这次卦象的结果究竟如何?

    王瞎子摇着头直说了“难难难”三个字,搞得周道然和宗如和尚一时心紧。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