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零八章 等待行动
    接下来,曹云又和叶峰交代了一些事宜,才走出房间离开叶宅。

    而对于周道然和宗如和尚,该交代他们的,曹云和王瞎子已经叮嘱了不止一遍,他再重复就显得有些烦人了。

    故此,叶峰也只是慰藉了二人一番,让他们早点休息,便也在曹云离开后不久,走出了房间。

    直至屋内仅剩下周道然和宗如和尚的时候,周道然忽然解开衣扣,从衣服内衬取出一柄由黑色长巾包裹的长刀。

    宗如和尚瞥了一眼周道然忽的说道:“明天的行动,你至于把童子切安纲都拿来吗?”

    周道然只是一笑,说了句有备无患,便不再言语。

    但事实上,这把童子切安纲却和贺茂保宪有着不小的关系,安藤直次之前说过,这把刀是她一位朋友送给她的。

    可若是无权无势之人,又怎么可能从东瀛天皇那取走这把刀呢!

    因此在周道然再三询问之下,安藤直次这才说出实情,这把刀其实是贺茂保宪赠予她的,当时说是什么所谓的定情信物。

    原本安藤直次对这把刀还是十分喜爱的,不只是因为它极大的来头,更是因为安她长这么大,都没见过什么刀的锋利程度能比得过它。

    名刀不愧为名刀,自然有其不同寻常之处,安藤直次本也当宝贝似的供在手上,直至她遇到周道然,在周道然说出对着柄刀的喜爱时候,安藤直次居然莫名其妙的生出要送给周道然的念头。

    这个苗头刚出来的时候,连安藤直次自己都被吓到了,还以为自己是中了什么邪咒。

    但是又过了几天,她反复思量过后,这个念头不仅没有她遏制住,反倒越发的强盛,所以才会有安藤直次一直抱着刀,在围墙边缘一直等待周道然再次到来的事情发生。

    当周道然听了安藤直次这番解释,原本还在气头的心顿时被他平息下来,不过周道然却决定无论如何,他一定要亲自把童子切安纲叫到贺茂保宪手上。

    再从贺茂保宪手上正大光明的给夺过来,他这么做并不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做,而是为了男人的尊严。

    周道然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告诉贺茂保宪,是他的那就是他的,无论贺茂保宪耍什么阴谋诡计,周道然他都能光明正大的给拿回来。

    因此,无论说这把刀是在安藤直次送给周道然,还是周道然从贺茂保宪手上夺过来的,都证明这把刀就是属于他周道然的。

    对安藤直次来说也是一样,不管贺茂保宪用什么手段,使安藤直次喜欢上的他,但都比不过周道然的真心。

    周道然就是要让贺茂保宪心服口服,彻底的白给他周道然,让贺茂保宪走的时候,心中安稳不留怨言。

    当然,这只算是周道然的私事,也为了避免王瞎子和宗如和尚会担心,他也没有告诉他们,而是打算先斩后奏,做的时候再知会宗如和尚一声就好。

    周道然将童子切安纲摆在身边,手臂紧紧抱着它,生怕今晚会有人来偷它似的。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的时间,才从周道然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噜声,而宗如和尚依旧没有躺下,还是照旧在床上盘膝打坐当做休息的手段。

    这一晚,周道然睡得还算是踏实,因为他既没有起夜,也没有被宗如和尚大老早的叫醒。

    等他醒来的时候,面前刚巧有准备好的早饭,周道然见状,有所疑惑的望了一眼宗如和尚。

    只听宗如和尚柔声解释道:“刚刚叶峰送来早餐,我看你还在睡,就没有叫醒你,既然你醒了就快点吃吧,吃完了歇会,等快到了中午的时候咱们就出发了。”

    周道然闻言,“嗯”了一声,便下床去厕所洗漱,洗完就回来把早饭吃了个盘干锃亮。

    这次之所以中午行动,而不是像上次那般,是早上行动,是由于这次他们碰面的地点,改为了旅大市一家十分知名的饭店。

    至于说改在饭店的原因,也是王瞎子他们,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因为在饭店里人多眼杂,到时候不只是周道然他们不方便行动,就连贺茂保宪也是一时难以发难。

    因为他一旦动手,就要考虑到影响,虽然现在阴阳师和道门子弟都投入到了对战双方,但也仅仅是领导层面知晓,对于低级士兵和普通老百姓。

    法术参与战争的事,他们并不知晓,而且听上去也太过匪夷所思,因此为了避免民众恐慌。

    阴阳师和道门弟子参战的消息,对于双方高层来说,都是属于高度机密来保存消息。

    若是贺茂保宪在众目睽睽知晓就动用阴阳术,被饭店里的客人发现,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

    毕竟当时传闻希特勒动用欧洲黑魔法力量的时候,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将整个德国顿时引为了众矢之的。

    因此,贺茂保宪若是不傻的话,自然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在那么多人的饭店动手。

    其次,由于地点是王瞎子他们定的,所以周道然他们完全可以提前到场布阵,在房间内设下阵法,到时抓拿贺茂保宪不就是手到擒来。

    为此,周道然等人还是要早做准备,提前一点到的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道然明显感觉今天上午的时间,比之前两个星期的时间都要长,仿佛是读秒如年般的煎熬。

    就在时针和分针悄悄溜到十点的位置之时,敲门声忽然从外响起。

    周道然和宗如和尚随即一同将目光,锁定到了门口的位置,接下来见一个人影忽然从外闪进屋内。

    一见到这个人,周道然立即翻了个白眼,吧唧着嘴责怪道:“叶峰你干嘛,这是你家,你还敲门,吓我个半死。”

    叶峰闻言,笑了笑说道:“我这不是怕你和宗如大师在忙事,不方便嘛,所以敲门告诉你们一声我来了。”

    一听到这话,周道然立即换了副眼神,目光不善的瞪着叶峰说道:“我呸,你说什么呢!老子不喜欢男人,我和他能有个什么事!”

    周道然这么一说,反倒是搞得叶峰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回应周道然,他本来的意思就没往那边想,怎么就被周道然给带跑偏了呢!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