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一十章 暴露
    但凡知情人都不难看出,贺茂保宪这是在故意刺激周道然。

    可怜周道然,明知这是贺茂保宪在故意激怒自己,可是要他亲眼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占便宜,他是在是不忍不住。

    当即就见周道然一脚上前,挡到了叶峰跟前,指着贺茂保宪厉喝“贺茂保宪你要点脸,你是个男人,有事冲着我来,别为难直次。”

    贺茂保宪闻言,还装作毫不知情的模样望着周道然反问道:“哎,叶先生您这位手下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了众人一开始的设想,照王瞎子等人想来,还以为贺茂保宪会忍不住率先出手。

    结果人家贺茂保宪坐在原地不动生,不过是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就先惹得周道然耐不住性子冲了上去。

    见此一幕,宗如和尚赶忙上前拉住周道然,让他冷静一下,别乱来,而叶峰则是硬着头皮给贺茂保宪道歉,说是周道然一时失态,还请原谅。

    贺茂保宪听到叶峰的道歉,顺势便装作一副十分大度的模样,望着周道然轻摇头,同时他的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

    若是说安藤直次方才没有反应过来贺茂保宪的意思的话,经此一役,她很快就明了,贺茂保宪这是在用自己刺激周道然。

    紧接着就见安藤直次急忙挣脱,似乎是想要离开贺茂保宪的环抱。

    然而贺茂保宪见此,自然是不可能让安藤直次轻易得逞,随之加大了两臂的力度,将安藤直次紧紧锁在自己怀中。

    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安藤直次挣脱的动作,却更像是在用屁股摩擦贺茂保宪的两股部位,并以此做一些不可名状的动作。

    先前还能被宗如和尚按住的周道然见此一幕,心中怒火顿时大盛,只见他一把扯开宗如和尚,紧接着两手一拽,身上的马褂随即被他扯开,露出了他自己的衣服。

    这还不算完,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周道然又匆忙解开衣扣,伸手向里一掏,刚好抽出一把被黑布缠绕的黑色太刀。

    接下来,就见周道然将这把太刀甩到饭桌上,直至太刀借着这股惯性直接滑到了贺茂保宪面前才肯停下。

    “童子切安纲,我替直次还你,从现在开始她不欠你任何东西,你放了她,你要是男人,就和我一是一二是二的好好说清楚。”周道然双目冒火紧盯着贺茂保宪说道。

    贺茂保宪见到被黑布包裹的太刀落到自己面前,只看他立即放开了对安藤直次的掌控,随即伸出双手朝桌上的童子切安纲抓去。

    虽然贺茂保宪放开了对自己的控制,可是安藤直次却没有离开贺茂保宪的大腿。

    因为他是在是担心贺茂保宪,若是发现童子切安纲被自己送予了周道然,不知会不会借此机会突然对周道然发难。

    因此为了保护周道然的安全,安藤直次自愿当一堵人墙,亲自挡在周道然和贺茂保宪之前,以保护贺茂保宪在挥起童子切的时候,她能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周道然挡住这一刀。

    事情发展至此,都不只是超出叶峰他们的设想,现在已然是超出他们的掌控范围了,就是想圆也圆这一时半会儿不回来了,因此他们也只得故作平静站在自己的位置,看着事态接下来的发展。

    反倒是水野忠重依旧安稳站在贺茂保宪身后一动不动,好似眼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只见贺茂保宪不徐不慢,缓缓将裹着黑布的童子切安纲握到手上,随后又十分细腻的挑起兰花指,将裹着刀身的黑布一圈圈揭开。

    直至他将最后一块遮掩解开,这才露出了童子切安纲的全部面貌。

    贺茂保宪见到童子切之后十分平静,只见他一手举刀,另一手轻拍安藤直次的肩膀问道:“直次这柄刀不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吗,怎么到他手上去了?”

    安藤直次闻言,支支吾吾半天都没有一个答复。

    见此,贺茂保宪便再次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好像是要逼着安藤直次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周道然看着安藤直次十分为难的样子心有不忍,随即抢先开口说道:“刀是怎么来的你不知道吗,还为难直次干什么,有种来找我啊!”

    贺茂保宪闻言,并未理会周道然,而是一手握刀继续环抱着安藤直次,另一只手则在安藤直次的脸蛋上不停摩擦。

    贺茂保宪一边动手,嘴里也是没闲着,就听他开口询问安藤直次“直次啊,你究竟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对面那小子?”

    听了这话,安藤直次先是看了一眼贺茂保宪的嘴脸,随后又匆忙回头,瞥了一眼周道然心疼的面容。

    虽然安藤直次的心是向着周道然的,她现在明显发现自己已经成了贺茂保宪威胁周道然的一个棋子,所以安藤直次她不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生怕一个答错就引得贺茂保宪借机对周道然发难。

    就在安藤直次举棋不定的时候,贺茂保宪突然猛添一句猛料“直次怎么不说话了,以前晚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很开心、很快活的吗,叫的和脱缰的野马一样,怎么现在反倒是一言不发了?”

    此言一出,安藤直次顿时脸颊一红,将头埋到了自己怀里,连看都不敢再看周道然一眼,被贺茂保宪当众说出这话,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至于站在对面的周道然,听完这话立即暴跳如雷,指着贺茂保宪就破口大骂:“我呸,贺茂保宪你要不要脸了,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咱俩过过手。”

    这次听完周道然的挑衅,贺茂保宪终于是有了一丝反应,只见他抬头望着周道然轻声说道:“你?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对手?”

    “就凭我一个人端了藤山病院地下密室里,你那一窝阴阳师!”周道然怒目而视贺茂保宪,但是他说这话的时候却十分平静。

    这话一从周道然口中蹦出,宗如和尚和叶峰的顿时凉了大半,心想这次看来是真的暴露了,必须速战速决,收拾了贺茂保宪一行人。

    反倒是贺茂保宪听了这话显得十分平静,没有一点惊讶的表现,望着周道然说道:“呵、你总算是承认这件事是你做的了吗?”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