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一十二章 佛音狮吼
    倒是贺茂保宪听此一言不怒反喜,冲着叶峰嘲讽道:“呵、叶先生你想的还真是简单,当真以为我什么准备都没做吗?从我进这个屋子的时候起,这个房间就已经被我设下结界了,你当你身旁的那个小二为什么这么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叶峰听完贺茂保宪这番话语,随即转头朝一旁瞥去,只见前一秒还站在他身边的小二顿时不见了踪影。

    直至此刻,叶峰等人才知晓,从他们踏入这个房间开始,他们接下来的每一步行动,都已经被贺茂保宪算计在内了。

    不过所幸的事,现在这番混战,贺茂保宪并未横插一脚,而是任由周道然他们二对二公平对决。

    只见宗如和尚不只佛法高深,就连身手也是极为迅敏,哪怕水野忠重此时手上握有长刀,对上宗如和尚却依然还处于下风。

    反倒是周道然此时的处境令人不容乐观,由于他的对手是安藤直次,这便极大的束缚了周道然的手脚。

    只见周道然对安藤直次实在是下不得重手,对于安藤直次悍然发动的攻势他只是一味的躲闪,却丝毫提不起反击的劲头,同时还不忘试着呼唤安藤直次的名字,试图凭借这个方式唤醒安藤直次。

    然而安藤直次现在虽然没有自己的意识,出手也是没有任何章法可言,但也正是如此使得她出手更加凶猛,是完全不顾自己自身安危的盲目突进。

    这也就是周道然舍不得动手,要是随便换个习武之人,在不顾忌安藤直次安危的前提下,不过几十招定然可以拿下她。

    周道然是一退再退,眼看着马上就要退无可退的时候,他竟然主动后撤一大步,立即将整个后背贴到了墙壁。

    同时,双目紧盯安藤直次,深吸口气就在安藤直次再次挥刀即将砍中周道然的时候,周道然忽然伸出双臂,犹如双龙出海,两手猛地探出,居然空手接白刃一把夹住了安藤直次挥来的长刀。

    周道然趁此时机,突然由丹田发力,从口中爆喝一声,安藤直次的名字应声而出,并以极强的穿透力直冲安藤直次的耳蜗。

    一时间,安藤直次竟然被这个声音震昏过去,周道然趁机快步向前,一把接住即将摔倒的安藤直次。

    就在周道然这边才结束不久,就见宗如和尚也十分顺利的擒下了水野忠重,贺茂保宪顿时就成了一个光杆司令。

    哪成想,贺茂保宪见此丝毫没有紧张的表现,反倒是等他把杯中的茶水慢慢品完,才缓缓抬头望着周道然说道:“怎么这么久啊,当时让我有些失望呢,不过你那招佛音狮吼倒是不错,应该是旁边那个大和尚教你的吧?”

    宗如和尚为了方便行动,在叶峰和贺茂保宪撕破脸皮的时候,就已经把身上的马褂和伪装全部褪了下来,所以贺茂保宪才能认出他是和尚的身份。

    贺茂保宪口中所说的佛音狮吼,便是周道然刚刚用来唤醒安藤直次发出那声暴喝。

    若是说起这佛音狮吼,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佛陀狮吼,至于说这个名字的来历还有一个小故事。

    话说某天,佛领弟子化缘出去,路过两山夹一沟,提婆达多(在他当佛的时候曾经触犯五逆罪,破坏僧团,与佛陀敌对之恶比丘)把大象灌醉,从这边放醉象,准备把佛和弟子们一起踩死。

    话说当时醉象狂奔来到佛前,把弟子们都给吓坏了,然而佛却不慌不忙摊开手掌,分开五指,五根指头顿时化成五头狮子,并一同发出狮子吼声。

    一时间,狮子吼,百兽惊,吓得醉象趴地上流尿,这便是佛陀狮吼的由来。

    而且在佛门里,经常把佛陀比喻为“人中狮子”,佛法为“狮子法门”,因此佛音狮吼,也有佛法宏大,发人深省的含义。

    就连《方广大庄严经》也曾记载,如来**音外道悉摧伏譬如师子吼百兽咸惊怖。

    只不过关于佛音狮吼的法门,也只有少数的佛教密宗才拥有修炼方法,而且都是概不外传的秘法,就连宗如和尚也仅仅是出于私情,才授予了周道然和张道行佛音狮吼的部分技巧。

    不过仅仅是这部分技巧就已经够他们受用一生了。

    贺茂保宪问完周道然问题,却并未给他回话的机会,而是紧接着又说道:“你来藤山病院不就是为了找那些人的魂魄嘛,我身上还有一部分,你要不要来拿回去啊?”

    周道然闻言随即说道:“那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等我逼你交出来?”

    贺茂保宪闻言当即大笑“哈哈哈,我就怕你有命看,没命拿!”

    言罢,贺茂保宪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个做工十分精巧的木盒,借着包间头顶的灯光,周道然能依稀看到木盒周身似乎被符咒所覆盖。

    一时间,周道然和宗如和尚不敢乱动,生怕一个乱动惹恼了贺茂保宪,他会把那些人的魂魄全部震个粉碎,来个同归于尽。

    而且在周道然他们看来,贺茂保宪已然是瓮中之鳖,翻不起什么风浪来,除了他手上的魂魄,是他保命的最后手段之外。

    贺茂保宪已然没有了丝毫反抗的机会,这才周道然他们放任贺茂保宪行动的根本原因。

    只见贺茂保宪先将木盒放到桌上,而另一只手顺势则顺势按住木盒,口中默念了几声咒语。

    就在他念咒的同时,竟然有一丝流光从木盒周身不停转动,包间内的温度竟然也开始一同往低走去,虽说现在是在冬天,不过屋内的温度明显有些不正常的冷,是一种令人胆寒的冷。

    见此一幕,周道然心中当即袭上一个不好的念头,宗如和尚就更是直接,当即疾步上前,想要将贺茂保宪擒住,打断他这番行为。

    只不过,在宗如和尚开始动身的瞬间,贺茂保宪已然已经将木盒的盖子给揭开了,只不过老远一看木盒之内空空如也,并没有任何不同寻常之处。

    就在宗如和尚为此松气,脚下步子放缓半拍的时候,异变陡然发生,原本已经被他擒下打晕的水野忠重却忽然作怪,居然猛伸出一只手死死抓住宗如和尚的脚腕不放。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