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一十六章 一对一
    对于周道然的脾气,宗如和尚可是深有体会,一旦他周道然认定的事,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谁不同意,他跟谁急,就因为他这倔驴脾气,他师兄张道行就没少说他。

    既然周道然都已经发话了,宗如和尚也就断了要上前的念头,而是乖乖站在后方,看着周道然与贺茂保宪的这场决斗。

    贺茂保宪看着周道然捂肚屈膝的模样,不禁嘲讽道:“怎么,我才刚出手,你就不行了吗?”

    周道然闻言,随即用手腕擦了一下嘴巴不屑道:“呵,你刚刚的拳确实很快,不过可惜没什么力,是跟女人学的吧!”

    “希望你一会儿,还笑得出来。”贺茂保宪说完这话,两眼中的散漫荡然全无,换而来之的是凶狠、敏锐。

    周道然见此一幕,也知晓是贺茂保宪开始认真起来了,便立即开始全神贯注地盯着贺茂保宪的一举一动,以免再出现还没看到他出拳,就已经被打中的事来。

    说时迟那时快,周道然当即就看到一个黑影顿时从贺茂保宪身侧闪出,直朝他面门袭来。

    周道然见状立即挥动双臂去格挡这个黑影,接下来只听得一个闷声,周道然的双臂刚好应声接下来这个黑影。

    待黑影停下周道然这才发现,原来这个黑影竟然是贺茂保宪的左臂,然而还不等周道然多想,贺茂保宪的另一只手臂接踵而至,再次痛击周道然刚刚伤的小腹部位。

    一时间,周道然嘴巴大张,双眼凸出并且布满了各种血丝。

    然而,纵使周道然再受一击,他也没有再次捂肚屈膝,而是就此机会,双臂往前一合,两手立即抓住贺茂保宪的左臂,紧接着一式太极右揽雀尾,就打算将贺茂保宪整个人朝前后挪送。

    可只不过,周道然才出力把贺茂保宪整个人朝后拉,就发现自己居然难以将其挪动分毫。

    贺茂保宪就像个高柱一般,矗立在原地难以撼动。

    贺茂保宪一见到周道然脸色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他自己的嘴角随即露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当即拽着周道然就朝他的位置前倾。

    周道然完全没想到贺茂保宪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但是他却十分清楚绝对不可以被贺茂保宪拽过去,因为一旦被他拽过去,失去了主动权,那么接下来自己只会更加被动。

    为此,周道然当机立断拦腰下马,稳稳的在地上扎了一个马步。

    果然在周道然扎下马步过后,贺茂保宪拉扯他的时候,明显感到了一丝吃力。

    周道然丝毫不敢停顿,生怕贺茂保宪抓住空档朝自己再次发起攻势,因此周道然赶忙握掌成拳,朝着贺茂保宪的腋下肋骨袭去。

    由于事发突然,贺茂保宪都没想到周道然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快,在防着自己拉扯的同时,还能腾出手来袭击自己。

    眼看着周道然这一拳,便硬生生的打到了贺茂保宪的腋下肋骨。

    一时间,贺茂保宪不由得放开了抓着周道然的大手,同时伸手轻柔自己肋骨的位置,看得出周道然这一击着实让贺茂保宪吃痛不已。

    周道然见此一幕,心中立即大定,虽然贺茂保宪的速度还有力量均已超乎常人,但是他身上软肋的部位都还在,这便是周道然接下来反败为胜的机会。

    周道然顾不得小腹的疼痛,随即伏低了身子,朝着贺茂保宪就挥拳冲了上去。

    只见周道然出拳异常断钻,要么是朝着贺茂保宪的胸腹袭去,要么是照着贺茂保宪的下颚甩去,亦或者是直冲贺茂保宪的头部两侧。

    一时间,二人便立即扭打到了一起,期间贺茂保宪由于比周道然的速度要快,因此周道然可没少吃贺茂保宪的拳头。

    尽管如此周道然仍然不敢放松,也没有去检查自己的伤势如何,只顾一个劲朝着贺茂保宪挥拳,想要趁着这口气就将贺茂保宪打趴。

    这一回合下来,周道然脸上和身上都多了不少青紫色的伤势,而贺茂保宪表面上倒是看不出任何伤势,但是他微屈的双腿,浸满汗水的额头均已表明他这番也不好过。

    经过这一轮,贺茂保宪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和周道然打起了心理战:“怎么,你就这点能耐吗,你都出拳了,可我还没出力呢!”

    “是吗,你没事吗,你没事你出什么汗,扶着墙干什么,来啊,再来一次,我看你还能撑多久。”周道然不甘示弱,直接和贺茂保宪叫嚣道。

    突然贺茂保宪在望向周道然的时候,他的嘴角不经意的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就在周道然对此好奇的时候,贺茂保宪不等他多想,已然朝着周道然冲了上来,而周道然也是攥紧了拳头冲上去,以回应贺茂保宪。

    看着周道然与贺茂保宪打的是不可开交,宗如和尚却是心急如焚,因为照这个形式看来,周道然败下来的可能性非常大。

    然而周道然又不允许自己插手,这叫宗如和尚如何是好。

    就在宗如和尚为此担忧的时候,一股异样的寒气突然从他身后传来,一时间激的宗如和尚后背的汗毛直立。

    宗如和尚心有所感不敢怠慢,二话不说立即回头,只见叶峰三人不知何时竟然走到了他身后,而且共同摆出了攻击的态势。

    宗如和尚见此一幕心中大惊,看他们三人的样子,显然是又被慑青鬼上身的表现。

    可是他们三个额头上明明有周道然画的人符,以震慑宵小,周围又有一圈自己布下的辟魔圈,慑青鬼又是怎么跑进去的呢?

    宗如和尚见此,随即看了天眼,斜着身子瞥了一眼,叶峰他们原本躺着的位置一看,只见地上躺满了青色虚影,至于说此时屋内的青色虚影,明显比刚刚少了不只十几二十只。

    看到这儿,宗如和尚这才明白,原来贺茂保宪刚刚嘴上说着,接受与周道然的决斗,其实只是一个虚晃。

    真正的目的却是声东击西,吸引他和周道然的注意力,以至于让那些慑青鬼不顾自己的伤势,强行冲破宗如和尚和周道然设下的保障。

    宗如和尚见此不得不佩服贺茂保宪的心智和谋算,居然盘算的如此之清,以至于牵着他和周道然鼻子,把他们两个溜的团团转。

    同时,宗如和尚也开始对那些青色虚影的真正身份产生了怀疑。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