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一十八章 魂体武器
    “不客气?你能怎么样不客气,打了这么半天,你不也打过我,反倒把自己弄得一身伤,你要是真有能耐就自己去把那些魂体给收了吧,不过我事先说好,那些魂体可都是用你们中华人的魂魄练成了的,你要是弄伤了一点,它们很可能会就此灰飞烟灭!”贺茂保宪站在对面说着风凉话。

    “你真当我没办法吗?”周道然似乎被贺茂保宪激怒了,只听他从口中暴喝一声,“和尚把他交给你了,记住一定要让他对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宗如和尚听闻此言,随即点头上前替换了周道然的位置,接而和贺茂保宪对峙起来。

    而周道然则是趁此空档,走到了安藤直次面前,同时伸出只手十分怜惜的轻抚她的面庞。

    在这之后,就见周道然站在原地,同时从怀里掏出了两样东西,在他左手的是一面金色的罗盘,在他右手的则是一个黑色布袋。

    那面金色的罗盘自然就是周道然的转罗盘无疑,至于说他右手的黑色布袋,倒是未曾见过。

    接下来,只见周道然从黑色布袋中抖出一颗,上面印有四瓣莲花瓣的透明白珠。

    没想到黑色布袋里装的,居然是宗如和尚交托给周道然保管的真身舍利,只不过对于周道然为何拿出那两样东西却不知何解。

    许是贺茂保宪对周道然所作所为,持有一丝好奇的原因;也许是贺茂保宪认为宗如和尚也不是自己对手,倒不如看着周道然表演戏法。

    反正,贺茂保宪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和宗如和尚直接上手,而是双手抱胸,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周道然的一举一动。

    至于说宗如和尚出于对周道然的信任,并未回头去查看周道然此时正在做些什么,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贺茂保宪身上。

    宗如和尚这么做,不只是在为周道然护法,更是想为那些被贺茂保宪练成魂体武器的无辜魂魄讨回一份公道。

    当然宗如和尚作为一个和尚,竟然生出如此执念自然是不好,但是毕竟佛也有会发火的时候,更何况宗如和尚才刚经历了破寺之痛,和师友去世之殇。

    现如今又被视人命如草芥的贺茂保宪这么一刺激,宗如和尚实在是难以抑制住心中的魔障,倒不如趁此时机狠狠发泄出来。

    至于说魂体武器这个东西,顾名思义就是以魂魄制成的武器,而且魂体武器这个东西,貌似也并不是古代某个大家研究出来的,而自古就流传下来的,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人知晓这个东西的存在。

    因此,就连远在东瀛的贺茂保宪也知晓魂体武器的炼制方法,也正是因为知晓这种武器的人太多,也导致了它的炼制方法千奇百怪,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方法。

    不过最后炼制出来的结果都有些却大同小异,一便是魂体武器内的魂魄皆会听命于炼制者;二则是魂体武器使用于大规模战争使用,对群体的伤害比对个人危害还要大。

    只不过制作魂体武器这种东西的条件太过于苛刻,因此迄今为止也没见到过说有谁成功做成果,他们也仅仅是停留在臆想阶段。

    由于制作魂体武器是妨碍大量魂魄正常轮回,而这个大量就是说至少有四位数以上的魂魄了。

    影响这么多魂魄正常轮回,可能会导致与他们有牵连的后世发展出现不可估量的变动,正所谓蝴蝶效应便是如此。

    而且制作魂体武器一个不小心,便可能导致大量魂魄形神俱灭,光是前面那条影响轮回,和这条损毁魂魄便已经足够降下天谴了,惩罚制作人了。

    更别说魂体武器的制作还需要媒介,而这个媒介必须是要比人类还要高等的存在,因为魂体武器最后制成的时候,是需要媒介打上一种特殊法印的。

    只有打上了这种法印,才能避免会有人找到魂体武器的位置,也可以避免魂魄会自己想要跑去轮回的事情发生。

    也不知道贺茂保宪究竟是找的谁做了这个媒介,居然连这么大的因果都敢受着。

    再说另一边的周道然,他将转罗盘和真身舍利拿出过后,根据转罗盘最中间指针的指引,在屋内选了一个位置,便盘膝坐了下来。

    紧接着,他便将真身舍利放到转罗盘最中心的位置,紧随其后的还拨弄起了转罗盘的浮标,一时间就见到转罗盘上一圈圈浮标开始飞速旋转起来。

    于此同时,周道然手上开始变幻出不同的结印手势,而他的嘴中也开始不停叨念起法咒。

    当即贺茂保宪和宗如和尚便感知到以周道然为中心,有股莫名的力量顿时从包间内荡漾开来,而且真身舍利之上,原本的第四瓣莲花瓣,正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消失不见。

    在此期间,周道然手上结印的动作不敢有丝毫停歇,但是他的嘴巴却暂时空闲了出来。

    随后,只见他望着贺茂保宪说道:“我现在确实是没有办法赶到外面,及时救到每一个人,但是我可以把结界扩展到整个酒店的范围,再将布下迷踪阵,让活人和魂体分开。”

    紧接着,周道然顿了顿将语气调缓再次开口说道:“和尚抱歉了,这次只剩下三次机会了。”

    宗如和尚听闻此言没有丝毫动容,依旧背对着周道然回道:“没关系,舍小我成大我,这也是师尊留下舍利的原因,耗费一片花瓣,救了这么多人,也值得了。”

    听完周道然说道,贺茂保宪一开始还有些不信,毕竟这么大的一个饭店,周道然不过是坐在包间里动了动手指就能布下大阵了吗?

    随即贺茂保宪便试着沟通一下外面的魂体,结果却真的如同周道然所说,这些魂体现在都被困到了饭店内部,不仅是出不去,就连见也见不到一个活人的踪影。

    对此,贺茂保宪不由得双目微眯,歪着脑袋盯着周道然说道:“呵,没看出来,你到还是有点本事啊,不过我劝你现在立刻马上,就被结界给我打开,不然别怪我逼你打开。”

    对于贺茂保宪的威胁,周道然没有丝毫回应,反倒是宗如和尚挪了挪身子,立即挡住了贺茂保宪的视线,并且冲他回道:“不好意思,你的对手是我,有事冲我来。”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