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二十章 咫尺天涯
    尤其是宗如和尚在见到贺茂保宪,与周道然对战时展现出来的实力,他若是不使用莲花生,连他都没自信能第一时间拿下贺茂保宪。

    可怜贺茂保宪却对宗如和尚如此重视他,却毫不知情,还刻意与宗如和尚拉开距离扯了些没用的话,似乎是想要拖延时间“大师还真是好身手啊!不过想来您这个状态应该也不能持续多久吧?”

    然而宗如和尚却是一点都不给贺茂保宪台阶下了,直接开口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您这是怕了吗?”

    此言一出,贺茂保宪的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可谓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一下被人抓住了痛脚,贺茂保宪又不敢表现的太过激烈,生怕被宗如和尚发现这一事实。

    只得尴尬的笑道:“大师难不成您真以为,这就是我的全部底牌了吗,您觉得就凭您和周道然走得出这个饭店吗?”

    宗如和尚闻言并未并未回答贺茂保宪问道,反倒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想做什么你就大大方方的做,我接着就是了,不用搞这些小动作。”

    听到这话,贺茂保宪直接笑道:“呵呵,倒是我小看了大师,没想到大师的天眼居然能坚持这么半天,到现在都还可以看到那些魂体的动向。”

    贺茂保宪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对于修炼出来的天眼一类的使用,都是有时间和次数限制的,而且是用的越多对眼睛的负担越大,因此一般来说使用者都是用完就恢复正常的。

    除非是天生异瞳,才可以完全不需考虑这种后果随意使用。

    至于说宗如和尚,他自然是没有天生异瞳,但他之所以可以一直看到魂体的动向,都是由于莲生花带来的效果,它可以让施术者一直保持天眼的状态,却将对眼睛的负担减到最小。

    因此,就在贺茂保宪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包间内的青色虚影竟然又朝着贺茂保宪集聚的趋势。

    为此,宗如和尚才会说出刚刚那句没头没尾的话来。

    而贺茂保宪一看自己的小动作已然被宗如和尚发现,也就没有在掩饰,而是大大方方的让青色虚影朝他这帮集聚。

    同时,他还换了一副甚为自负的模样,冲着宗如和尚趾高气扬的说,他最大的底牌便是这些魂体。

    而对于宗如和尚的疑问,为何他这的魂魄数量那么少么,又是谁这么大胆敢担下这么大的因果,贺茂保宪也一并作出了解释。

    原来贺茂保宪制作魂体武器的媒介,便是他的一位式神,当年贺茂保宪之所以会出现流逝寿元的情况,皆是由于他年少在研究召唤阵的时候,忽然唤出了一个东瀛的神秘的神邸。

    虽然那个时候贺茂保宪与神邸签订了契约,神邸也顺利成为了他的式神,贺茂保宪也因此得以延缓寿命。

    但是这却并未从根本上解决贺茂保宪寿元流逝的问题,还是等他来到中华修炼采阴补阳术之后,才得以恢复青春延长寿元的。

    同时,来到中华之后,随着贺茂保宪手上收集魂魄的数量越发增多,制作魂体武器的愿望也在他心里越发的强烈,因此金陵一战过后,他便联系了那位神邸,请求制作一个魂体武器。

    不过那个神邸却提出要求,说是贺茂保宪的大部分魂魄必须给予他进补为用,不然那个神邸很难承受得住这么大的因果。

    贺茂保宪为了满足自己拥有魂体武器的愿望,便答应了那位神邸这个要求,直至来到藤山病院不久,这个魂体武器才算彻底制做成功。

    不过也由于贺茂保宪和那位神邸签立了特殊的契约,而那些魂体又是由那位神邸一人做作。

    因此贺茂保宪随时都可以将这些魂魄纳为己用,甚至不用考虑一个肉身最多只能容纳六魂十四魄的规则,只要他肉身能承受的住,吸收多少都可以。

    这便是贺茂保宪刚刚将魂体聚集到自己身边的真正原因。

    只不过若是周道然和宗如和尚不知道这一情况还好,既然他们都已经知晓这一情况,又怎么可能会让贺茂保宪这么顺利的融合魂体呢!

    只见周道然坐在地上摇摇头,忽然开口说了一句“咫尺天涯”,就看到贺茂保宪身边的那些青色虚影,无论怎么努力始终都不能邻近贺茂保宪身边。

    好似真的如同周道然说的那样,咫尺天涯虽然距离近,但很难相遇,像在遥远的天边一样。

    见此一幕,贺茂保宪顿时慌了神,完全没想到周道然居然还有这个能耐,若是他知晓就绝对不会多那句嘴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泼出去的水又怎么可能收的回来,只见贺茂保宪站在原地早已没有了先前的镇定自若。

    此时的贺茂保宪只是暴跳如雷,隔着个宗如和尚指着周道然骂道:“周道然有种你过来,别用这种手段。”

    周道然哪里理他,不过瞥了贺茂保宪一眼,骂了句“白痴”便不再理会。

    而宗如和尚则是趁此轻笑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我看您还是束手就擒吧,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贺茂保宪自然是不可能乖乖听话,只见他如同受惊的耗子一般,迅速后退,撤到了他原本的位置,捡起了一旁的童子切安纲,摇摇对着宗如和尚挥舞起来。

    宗如和尚见到贺茂保宪这个样子,自然知晓他这是黔驴技穷,就算手上拿着童子切安纲,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了,因为贺茂保宪此时的心态已失,无论做些什么都难以挽回失败的局面。

    因此,宗如和尚趁着自己莲花生的效果,还没结束的时候,便迅速上下,不过多费了手脚,便顺利拿下了贺茂保宪。

    一时间,只见宗如和尚右手成掌,照着贺茂保宪的脖颈就要狠狠砍去,以宗如和尚现在的手劲,这一掌砍下去,怕是贺茂保宪就要交代的这儿了。

    周道然见状这一情况,赶忙开口大喊,叫宗如和尚手下留情,一定要留下贺茂保宪的活口。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