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小男孩
    安藤直次似乎被周道然说动了,只见她依然没有了刚刚那么刚烈的反抗,只是静静地依偎着周道然身旁看着他。

    周道然见此,随即望向宗如和尚说道:“宗如替我照顾好直次,照顾好我们的孩子走吧。”

    而这次宗如和尚再拉起安藤直次的时候,她确实没有再反抗,只是目光坚定的望着周道然一动不动。

    宗如和尚见此一幕,也没有去说什么,只是朝着周道然点了点头,便一把扛起安藤直次就朝外跑去。

    叶峰则是在临走之前,冲着周道然十分尊敬的鞠了一躬,才拖起贺茂保宪朝外走去。

    周道然见状并未多说什么,而是随着他双手结印速度的加快,转罗盘和酒楼内的屏障再次产生了新的变化。

    一时间,宗如和尚带着叶峰几乎不用怎么辨认方向,直接沿着脚下的路一直走,便来到了楼下。

    接下来,宗如和尚带着叶峰复前行,大概走了十几米的距离。

    宗如和尚刚好迎面遇到一个男孩,原本在周道然改变阵法过后,酒楼内的活人此时应该都聚集到酒楼生门的位置才对,怎么会还有一个小孩呢?

    宗如和尚对此十分好奇,便刻意走上前多看了两眼。

    只见这个男孩的脸颊有两道血痕从双目流出,再一看躺在地上的一男一女,宗如和尚心中便有所猜想。

    想来应该是男孩的父母被魂体所害,虽然就此保住了男孩一名,可男孩的眼睛似乎受了轻伤。

    因此这名男孩看不到周围阵法的变化,才会在原地一直逗留。

    而由于宗如和尚心中,放不下这个眼睛有伤的小男孩,随即手出一只手拉着小男孩就朝外走去。

    就在宗如和尚抓住小男孩小手的一瞬间,小男孩似乎有些受惊,赶忙将小手收回了衣袖。

    宗如和尚见状,也不气恼,毕竟这个小男孩才刚失去双亲,又在酒楼受了眼伤,此时有所警惕也是正常的。

    故此,只听宗如和尚伸手轻拍小男孩的肩膀,柔声说道:“小施主不用怕,贫僧是要带你出去的。”

    听到这话,小男孩似乎有所触动,循着声音随即抬头望向宗如和尚,有些畏缩的问道:“真的吗?你真的不是刚刚那些人吗?”

    宗如和尚忽念了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妄语,自然是真。”

    经过宗如和尚的安抚,小男孩颤巍巍的朝着宗如和尚伸出自己的小手。

    而宗如和尚则是用自己温暖的大手,紧紧握住小手,以给予小男孩温暖信心。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宗如和尚一行五人总算来到了生门的位置。

    只见此时周围虽然并无任何人影,但是他们耳畔却不停传来嘈杂的叫嚷声。

    见此一幕,叶峰随即有些不解,并询问宗如和尚原因。

    宗如和尚告诉叶峰,这是周道然把生门的位置率先留给了自己人。

    待宗如和尚他们出去之后,才会再放就楼内的活人出去。

    这样做既是为了叶峰等人的安全,也是为了保密,不让别人发现贺茂保宪的身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