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醒来
    ,精彩小说免费!

    躺在床上的睡美男缓缓地睁开眼睛。当他恢复神智时,脑子想的却是他手里有什么东西,软软的暖暖的,摸起来很舒服。待他看清趴在床边的人时,才知道他手里捏着的是一个妙龄 少女的纤纤玉手。

    裴玉茵察觉到异样,从睡梦中醒过来。她见到了谭弈之惊讶的眼眸,立即恢复精神坐起来:“你醒了。”

    谭弈之松开手指。那温暖的手掌从他的手心里脱离出来。他张了张嘴,发现喉咙特别干涩,有些无奈地指了指喉咙,意思自己开不了口。

    裴玉茵连忙扶起他,红着小脸说道:“你这几天一直在发烧,想必喉咙很干涩。我给你倒杯水喝。”谭弈之看着那妙龄少女婀娜 的身姿如湖中绽放的青荷,特别的清雅和美丽。她的声音很动听,就像从山间流淌下来的甘泉,听着特别的舒服。她待人处事温柔有礼,又有着少女特有的娇羞,让人无法忽

    略她的美丽。

    裴玉茵端了水走过来。一只手扶着他,一只手端着水朝他的嘴唇靠近。

    扑通!扑通!扑通!她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似的。

    “怎么了?”谭弈之艰涩地说了一句话。这声音有些沙哑, 像是渴了好久的老汉。

    “没什么。”裴玉茵害羞地低头。

    她能说他一靠近她,她的心脏就不受控制地乱跳吗?她能说他身上的味道太好闻,她有些发软吗?以前跟诸葛世子在一起的时候,她只觉得害羞。诸葛世子说什么,她听着就是。他做什么,她顺着就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世间有个男人能够让她这样紧张,甚至这样失控。她变得好奇怪啊!是不是生病了

    ?谭弈之慢慢地下了床。毕竟那日他从几个地痞无赖手里救下裴玉茵时并没有受外伤,只是这么冷的天泡了湖水,身子一时受不住就病倒了。现在不再发烧,他的身体也在慢慢地恢复,下地走动是没有问题

    的。

    “你小子醒了?”裴烨正要出门,见到谭弈之走出来,激动地说道:“臭小子,昏迷了这么久,总算是醒了。本来还想找你喝酒的,结果大过年的你给我玩昏迷。哼!等你身体彻底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谭大哥身体还没有好,不能喝酒。小弟你不能欺负人。”裴玉茵瞪着裴烨,不高兴地抱怨 。

    裴烨嘴角抽了抽,满是无奈地看了裴玉茵一眼:“我还没有欺负他呢!三姐你美人救英雄会不会太早了点?”

    “说什么呢?什么美……”裴玉茵羞得说不出话来。这种‘羞人’的话她才说不出口。

    谭弈之大病初愈,脸色有些苍白。他平时对裴玉灵的时候吊儿郎当,在裴玉茵面前就温柔多了。

    “别逗茵儿,她面皮薄,经不起你捉弄。”

    “茵儿……叫得倒是挺好听的。”裴烨似笑非笑。

    谭弈之挑眉。他平时对裴玉雯叫得更好听。怎么没见这小子用这种语气说话?

    裴家三姐妹之中,裴玉雯当然是和他最熟的那个。平时与裴玉雯开玩笑的时候也是胡闹惯了,没避讳什么。

    “谭大哥,你刚醒过来,我去给你熬点粥。”裴玉茵实在没有脸留在这里。再说下去,她都没法脸见人了。

    原本准备出府办事的裴烨停下脚步。他见裴玉茵离开,便走向谭弈之,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了,兄弟。”

    “我们兄弟之间说这些会不会太见外了?”谭弈之淡笑:“相比这个,我更想知道怎么会在你们家?”

    “还不是我三姐不放心,让你家随从搬过来的。”裴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谭弈之的反应。

    谭弈之听见裴玉茵的名字时没有任何异样。也就是说,当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他三姐难得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这样不顺呢?

    “她不用自责。就算当时不是她,换作其他的女子我也会救。只不过偏巧就是她罢了。”谭弈之轻咳一声。

    “你知道现在外面传了些什么话吗?”裴烨看着谭弈之。“我三姐的名声完了。”

    “……”谭弈之蹙眉。“怎么回事?”

    “你应该猜到了吧!当时有人看见了,便传得人尽皆知。这些日子我也得罪了不少人。想用这件事情让我们家倒霉的比比皆是。”裴烨说到这里,只见裴玉灵走了出来。

    裴玉灵见到谭弈之,眼里闪过讶异的神色:“谭弈之,你好啦!太好了,你再不醒过来,我小妹得哭死。”

    “我哪有……”裴玉茵端着汤水走出来。“姐,你不要胡说。谭大哥,粥还要等会儿,我先给你端了点汤。”

    “多谢茵儿。”谭弈之微笑。

    “那我先端进去。”裴玉茵脸红着说完,快速离开这里。

    裴玉茵进屋后,裴玉灵上下打量谭弈之:“你一个大男人居然病成这样。真是中看不中用。”

    “呵呵!你们华大人也不见得多硬郎。”谭弈之刮了她一眼。

    “他比你强壮多了。”裴玉灵狠狠瞪着谭弈之。“不过你救了我妹妹,真是谢谢你啦!你和我小妹还真是有缘。每次她有危难的时候你总会出现。你不会是老天爷派来保护她的天神吧?哈哈……”

    谭弈之眼神一恸,看向走出来的裴玉茵。

    裴家三姐妹之中,裴玉茵柔弱温柔,惹人想要保护她。每次看她被欺负,他的心里就非常生气,就像是自家小妹被人欺负了似的。连他都有些弄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裴玉灵在他的面前挥了挥手掌。

    “没什么。”谭弈之淡道:“我还没有恢复力气,先回房休息了。”

    “对了,给你熬的药还没有端过来呢!我马上给你端药。”

    别看平时裴玉灵和谭弈之总是对战,其实这两人的关系挺好的。

    在谭弈之眼里,裴家的随便一个人也比谭家那些蛀虫可爱多了。谭弈之一直在裴家养病,直到痊愈为止。而京城里的那些谣言虽然没有人再提起,但是裴玉茵仍然受到影响。只要她一出门,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就变得怪怪的。他们明白,裴玉茵的闺誉还是受到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