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羞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一直没有等到裴玉茵的回应。

    “小妹,姐姐想去庙里上个香。你要是有空的话就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去。我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做准备。等会儿再来找你。要是你不想去,那就算了。我也不勉强。”

    房间里的裴玉茵趴在床头,眼泪哗哗地流淌下来。脑海里浮现刚才听见的话,心里像是有针在扎似的。

    年初的时候,她被地痞无赖逼得跳了河,这件事情成了她永远的伤疤。每当伤口快要好时,就有人撕掉这个伤疤,让伤口再次鲜血淋淋。难道这就是她的命吗?不!她才不会相信命运会这样对她。

    大姐有七王爷疼爱,二姐嫁给了华大人,现在也幸福美满。而她呢?为什么她就没有一个良人?裴玉茵,你还在自怜吗?就是因为你这幅样子,所以才会那么倒霉。大姐会幸福,是因为她勇敢。二姐会幸福,是因为她懂得争取。而你呢?喜欢一个人也不敢说,只敢畏首畏尾的。难道真想留在家里做

    老姑娘?如果她没有喜欢的人,就算一辈子呆在裴家,她也会觉得幸福。可是看见两个姐姐都幸福美满,她也想有个可以陪着自己的人。她不需要像七王爷那样高贵,也不需要像华大人那样温柔,只要能够把她放

    在心里就好了。这几日来了许多媒婆 ,介绍的不是哪个世家子弟的妾室,就是哪个落魄贵族的庶子正妻。她不是想要挑肥捡瘦,而是觉得受到了侮辱。凭什么他们向她求亲,还摆出一幅‘你赚到了’的样子?她不过被地痞

    无赖欺负了,又没有做出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怎么就变得不可饶恕了?

    裴玉茵猛地坐起来。

    这时候,裴玉雯正好敲门。

    “小妹……”

    裴玉茵擦了擦眼泪,走过去打开门:“姐,对不起啊,我刚才睡着了。”

    “没事。那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吧?我想去寺庙,你想去吗?”裴玉雯没有戳穿她的那点小心思。

    “嗯,我陪你。”裴玉茵点头。

    姐妹两人坐着马车前往寺庙。刚出内城,正朝外城而去,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小姐,前面堵住了。”车夫在外面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裴玉雯掀开帘子。只见前面人山人海。“你去问一下,看看能不能过去。”

    车夫跳下马车,挤进了人群中。没过多久,车夫回来了。

    “小姐,前面堵得利害,只怕过不去。你看要不要换条道?只是换道的话,又得往回走。”

    “发生什么事情了?”裴玉茵好奇。

    “说是有几个纨绔子弟起了争执,还打死了人。现在官府已经介入调查了。”车夫说道。

    “这些人整日无所事事,只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裴玉茵皱眉。“姐,我们回吧!”

    裴玉雯正想通知车夫离开,却听见从马车外经过的两个人说的话。

    “这个谭弈之真是胆大包天,连户部尚书的儿子都打死了。这下子怕是会有大麻烦。谭家就算是皇商,就算有人在宫里做后妃,但是户部尚书那个狐狸也不是省油的灯。”“怪不得谭弈之,还是那个纨绔的不是。谁都知道谭弈之与裴家人交好。那个纨绔公子还敢当着他的面说些不三不四的话侮辱裴三小姐。这不就惹怒他了吗?本来只是普通的争执,没想到那个纨绔自己没用

    ,脚下一滑就撞到了桌子。这下子就把自己撞死了。”

    裴玉雯清楚地看见了裴玉茵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对车夫说道:“回府,今天不出门了。”

    “姐,我们去前面看看吧!”裴玉茵拉着裴玉雯的手,哭得特别伤心。“第一,我们现在过不去,那里人山人海,早就挤满了人。第二,官府出面处理。现在怕是已经带走他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赶快找到小弟还有华大人。只有他们这些在朝中的人才能帮他,我们这些弱女子能做什么?第三,谭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简单。这件事情关乎到你。而我们裴家正如日中天。你说皇上调查清楚整件事情之后,得知户部尚书的儿子不仅与第一皇商谭家的当家人发生争执,还出口对裴家

    人不敬。他会怎么处治户部尚书?”

    “你的意思是说谭大哥没有危险吗?”裴玉茵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裴玉茵。“可能会受点委屈。户部尚书是三皇子的人。三皇子会想尽办法保他的。不过我相信最后的结果是我们胜利。皇帝并不傻,知道他这几个儿子暗地里做了些什么。借着这个机会,他拔掉了户部尚书这根刺,

    反而是件好事。”

    裴玉茵不懂什么朝政,不懂什么夺嫡之争。她只知道裴玉雯说谭弈之不会有危险,只要知道这个就行了。

    可是,就算如此,她还是好担心。

    “谭大哥干嘛和他争执?反正外面说这些话的人多了。我已经不在乎了。”裴玉茵吸了吸鼻子。“姐,你知道我刚才见到了谁吗?”

    裴玉雯摇头。“诸葛郅。”裴玉茵捏成拳头。“他给我说,现在我的名声不太好,总是这样下去对裴家不好。他愿意纳我为侧室。侧室?呵!以前他说他们家无法接受我为正妻,那时候好歹放弃了娶我的念头。现在他连最

    基本的尊重都没有给我,居然开口要纳我为妾。我裴玉茵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做别人的妾。”

    裴玉雯终于明白她刚才为何会哭得这样伤心了。

    她与诸葛郅有过一段感情。虽说最终无疾而终,但是好歹有过美好的回忆。现在诸葛郅把他们之间的回忆破坏了。从他开口说出那种不要脸的话时,裴玉茵甚至记恨上了他。“那些贵族公子的想法本来就不同。他会这样觉得,也是想要帮你吧!只是,他这种帮人的方式很特别。”裴玉雯明白诸葛郅的用心。他这样做是想让裴玉茵摆脱事件的漩涡。毕竟她要是嫁了人,外界对她的传言就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