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讨要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雯仔细看了账本。对于这种事情,她也知道得不多。只是听说有人用密码记录一些事情。别看上面全是数字,说不定这些数字背后代表着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过,只是一个册子也查不出什么,还

    得找到与这个册子相关的另一个本子。

    “交给小弟处理。要是真有什么问题,说不定对他有用。如果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那也无所谓。”

    裴玉灵和裴玉茵同意。

    在回去的时候,他们的马车要经过刚才出事的地方。裴玉雯掀开帘子,看着刚才出事的位置。

    裴玉茵睨了一眼,轻咦一声:“怎么长孙世子也在那里?”

    裴玉雯已经看见了。

    长孙子逸与那些官差说着话。向来温润的世子爷今日有些严肃 ,好像遇见了什么难题。

    裴玉雯摸了摸衣袖里的东西。她看着长孙子逸,揣测着他与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

    如果与长孙子逸有关,那就与三皇子有关。这样说来,这件事情不是小事情。

    裴家的马车刚走,长孙子逸抬起头来。他看着裴家马车离开的方向,对官差说道:“你刚才说谁?”“裴太尉府里的几位小姐。当时把他们吓坏了。”官差恭敬地说道:“三个娇滴滴的小女子逛 着街呢,这人突然冲出来,差点把她们伤着。幸好裴小姐大人大量,没有为难我们。还别说,裴家的小姐不愧是

    平民出身,一个个真是好说话。要是换作其他小姐,只怕早就不依不饶了。”

    “是他们啊!”长孙子逸沉思。“怎么会是他们呢?”

    东西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只怕是要不回来了。可是那里面记录了太多重要的东西。对了,裴烨……

    长孙子逸翻身上马,以极快的速度朝裴家赶去。

    当他来到裴家大门时,裴家姐妹正在下马车。姐妹三人愣愣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林氏和小林氏坐在后面的马车里,没有与他们同乘。此时他们也注意到了前面的情况。

    “裴大姑娘,我有话想对你说。”长孙子逸骑在马上微笑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已经察觉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诡异目光。

    长孙子逸所到之处,必然会有许多流言蜚语。与其说他是京城第一美男子,还不如说他是第一祸害。

    “世子爷,有什么话进门说。远来是客。我裴家还是懂得待客之道的。”裴玉雯淡淡一笑。“请。”

    长孙子逸察觉到她的恼怒。她现在这幅恼得不行却又必须强装镇定的样子真是让他爱不释手。

    端木墨言……

    那人真是碍事。

    可是派出去的人为什么还不能解决他?

    早就知道他很强大,却不知道强大到这个地步。明明这是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他却执行得这样出色。不仅如此,他派出去的人竟……伤不了他分毫。

    那是他们长孙家养了十年的死士,个个都是精英,却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向他汇报具体的情况。

    端木墨言,怪只怪你要抢本世子的女人。在世人眼中的如玉公子,此时心里却格外的阴暗。他从来没有这么想除掉一个人。虽说有些卑鄙,可是在感情这条路上,向来都是你死我亡。当年他能压制南宫葑成为她的未婚夫,现在也可以把她抢回来

    。

    大堂里,长孙子逸坐在客位。婢女送来茶水后退出去,大堂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听说雯儿一直在担心谭公子。有没有什么需要本世子帮忙的地方?”长孙子逸微笑地看着裴玉雯。

    如果眼神可以将一个人溺死,那现在她已经被他的眼神淹住了。裴玉雯疑惑地看着长孙子逸:“这是谁说的?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他。虽说这件事情看起来挺严重,但是皇上圣明,一定会明白他的逼不得已。再说了这是一个意外。要不是他自己不小心,也不会变成这样。

    ”

    “你真的不担心他?以你们几人的交情,应该很想早些救出他吧!裴大人这段时间天天留在皇宫里,还不是想要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我还以为雯儿也像他一样担心谭公子呢!”

    “世子爷,我还有其他事情。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不奉陪了。”今日他会是为谭弈之而来吗?

    她不相信。

    刚才她遇见这样的事情,这才一眨眼的工夫他就出现在他们裴家的门口,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

    “雯儿,难道你就不能陪我说说话吗?”长孙子逸无奈 地看着她。“还是我真的很让人讨厌?”

    “我只是觉得有些东西过去就过去了,我们应该往前看。男女授受不清。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我们没有必要单独相处。”裴玉雯淡笑道:“你说呢?”“我不觉得。在我看来,这件事情还没有过去。”长孙子逸温柔地看着她。“只要攸关你的所有的事情,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我总是想要问清楚。其实刚才经过街上的时候,听说你受到惊吓。我就想知道你

    怎么样了。现在看你没事,总算是放心了。雯儿,刚才那个人有没有冲撞你?”

    “没有。只是无意间经历了一场意外。”裴玉雯在心里暗笑。

    这人还是这样狡猾如狐。不过,他把对别人用的那点小心机用在她的身上,可能要让他失算了。

    “那有没有遇见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听说那些官差在找一件东西,像是一本账本。你有看见吗?”

    裴玉雯端起茶杯。

    终于到主题了。

    其实现在想来,她没有嫁给这个家伙还真是庆幸。要不然每日与这家伙朝夕相处,连说话都要拐着弯说,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那样也太累了些。

    相比之下,端木墨言就可爱多了。至少他对她真心。虽然以前也瞒过她一些事情,不过那些事情也不算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对她的用心。“没有,我没有见到什么账本。那人原本就受伤了,这一路跌跌撞撞的,就算身上有东西只怕也不知道会掉到哪里去。”裴玉雯疑惑地看着长孙子逸。“你是为了这个什么账本而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