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杀机
    ,精彩小说免费!

    长孙子逸轻笑:“当然不是。听说你受到惊吓,就想来看看你。现在见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那就多谢世子爷的关心了。这样的小场面还吓不着我。”裴玉雯端起茶杯。

    长孙子逸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女子。虽说早就知道不会从她的嘴里听见什么,但是没有亲眼看见还是不甘心。有时候他在想,要是这次还是无法娶到他,这会不会成为他的执念?要是执念也会轮回,这样的执念只怕会带到下辈子,下下辈子

    。

    “太后寿辰即将来临。四品以上的官家女眷都会进宫贺寿。往年你都会亲手准备礼物,今年……”裴玉雯打断长孙子逸的话:“今年雯儿只是内阁大臣的姐姐,太过用心只会被人当作别有用心。我只想安乐平凡地过完这辈子,不想再掀风波。这一点我希望世子爷也能明白。不要再旧事重提,我不是她,

    也不想做她。她的半辈子活得轰轰烈烈,最终落了一个凄凄惨惨。我想活得潇洒些。”

    那只藏在宽袖下的手慢慢地握成了拳头。

    她说:我不是她,也不想做她。

    可是,他明明知道她就是‘她’。她换了一具躯壳,就可以潇洒地过别人的人生。那他呢?

    他被过去囚在一个笼子里,始终走不出来。

    长孙子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当他回过神时已经坐在自己的马车里。

    他靠在马车壁上,薄唇上扬:“雯儿,我不甘心。从小到大,你是我唯一得不到的。”

    世人皆说定国公世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老天爷不仅给了他一张完美的脸,还给了他一个聪明的脑子和高贵的身份。他的人生非常完美,只有一个污点,那便是爱而不得。现在,他要将这个污点擦掉。

    “走。去军营。”既然从她这里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就找裴烨。裴烨是三皇子的人。要是账本在裴玉雯的手里,他一定有办法拿过来的。

    轱辘辗转,马车从裴府门前离开。当风吹起帘子的时候,长孙子逸精美的容颜浮现在一个人的视线里。

    “他怎么在这里?”南宫葑从马上跳下来。

    “见过世子爷。”裴家的护院跟南宫葑早就熟了,对他行礼真心许多。

    “你们大小姐在吗?”南宫葑将马绳交给护院。

    “在的。定国公世子刚才就是来找大小姐。”护院如实说道。

    “阴魂不散。”南宫葑冷哼。

    裴玉雯刚送走长孙子逸,正打算与裴玉茵商量衣坊新衣的事情。结果刚和裴玉茵说两句话,管家又来汇报说南宫葑拜访。

    “姐,我总觉得定国公世子和程国公世子都怪怪的。你和七王爷已经订亲了,他们不会还有什么想法吧?”裴玉茵疑惑地看着裴玉雯。

    “想说什么就直接说,什么时候也像其他人那样学会了拐弯抹角?”裴玉雯睨她一眼。

    裴玉茵不好意思:“我就是想说,姐姐当然没有别的意思,可是外面的人不这样想。你还是要小心避讳一点才是。”

    “这个我清楚。定国公世子与我们相处的机会不多,不用担心他。程国公世子……只是朋友,没有人会说闲话的。”裴玉雯说道:“我去院子里的凉亭里与他说说话。你先把图纸画出来。”

    “好。”裴玉茵点头。

    凉亭里。南宫葑站在那里,视线扫过这里的一草一木。

    每次来裴府都有种恍然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如果可以回到过去,他一定会更加珍惜。哪怕注定了他们没有缘份,至少可以更加珍惜曾经 在一起的时光。

    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他是她的‘兄长’,可以明正言顺地关心她的一切,参与她的生活。

    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南宫葑对某个人越来越看不上。以前就不屑他的为人,现在更是不屑。

    当年他与雯儿无缘,除了家里人反对外,还有那个人在从中作梗。只是没想到当年他成功地赶走了他,现在又想用同样的方法赶走另一个人。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得逞。

    “葑哥哥。”裴玉雯缓缓而来。

    南宫葑微笑地看着朝他走来的女子。

    如果有其他人看见这一幕,一定会觉得震惊。向来对女人没有好脸色的南宫葑竟会有这样温柔的表情。

    “你怎么又见长孙子逸了?”南宫葑沉着脸。“你不要被那张脸骗了。此人心机深沉,不是善岔。”

    “我知道。这不是他有事找我嘛!葑哥哥你总是这样板着脸,小心老得快。”裴玉雯失笑。

    “如果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只怕就没有心思见他了。”南宫葑没好气地说道:“你可知道他最近派了很多人暗杀七王爷?”

    “什么?”裴玉雯震惊地看着南宫葑。“为什么?”“你不仅是我的执念,也是他的执念。哪怕换了一张脸,他还是想要得到你。这倒是他的动机。”南宫葑说道:“我已经派人与七王爷汇合。这次出行的任务目标根本就是长孙子逸安排 的。他杀了一个,还

    有第二个,第三个。他会想尽办法把七王爷绊在那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必须想办法釜底抽薪。”

    裴玉雯复杂地看着前方:“葑哥哥,谢谢你。如此看来,墨言要回来了吗?”

    “不错。他用这种卑鄙的手法绊住他,我们当然也要下猛药。”南宫葑温和地说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长孙子逸是个很聪明的人。你们的瞒天过海之计能瞒得住他吗?”裴玉雯回头看着他。“只怕他已经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说……七王爷在回来的时候会有危险?”南宫葑何其聪明,顿时明白裴玉雯担心的意思。“这确实是长孙子逸会做的事情。那人狡猾如狐,如果说一点儿也没有察觉的话,那也太可疑了。”“墨言离开了大军,身边不会留下多少随从。在这个时候对付他的话,他能生还的机会更小了。虽然我相信墨言的能力。可是自古以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有失手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