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结巴
    ,精彩小说免费!

    裴玉茵脸颊绯红。她垂着头,绞着手里的帕子。

    谭弈之见她可爱,又揉了一下她的头发。从他的嘴里发出愉悦的笑声。

    裴玉茵壮着胆子抬头看他。见他眼里满满的笑意,笑容中带着宠溺,那颗心又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

    “谭大哥……”

    谭弈之侧头,微笑地看着她:“傻丫头,怎么了?”

    “我……我……”裴玉茵垂头,脸颊如熟透的桃子似的。

    谭弈之摸了摸她的头发:“想好了再说吧!不急,我一直在这里。”

    裴玉雯轻轻地摇头。这两个人啊……她这个旁观者都好急。

    小林氏见到老太妃的房间里有非常精美的小布鞋,好奇地看了又看。

    老太妃见状,拿起那双小布鞋,眼里满是怀念的神色:“漂亮吗?这可是当今皇上穿过的鞋子。”

    “啊?”众人惊讶。

    裴玉雯也好奇地看了一眼。

    当今皇上的布鞋怎么会在这里?皇上不是太后的孩子吗?不过老太妃是先皇的妃嫔,就算给当今皇上做过鞋子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皇上穿过的鞋子居然在老太妃的房间里,这就有些让人好奇了。

    “这样式真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鞋子。不像蜀绣湘绣,倒有些像外番的绣法。”

    诸葛佳惠靠近那双布鞋,凑在小林氏的面前说道。

    诸葛佳惠要是嫁到裴家,小林氏是她必须接触的人。裴家的三个姑娘有可能嫁出去,可是小林氏是裴家的长媳,除非她改嫁,否则至死也会在裴家生活。

    而裴家的长孙裴子润年纪轻轻便有才名在外,以后肯定是个有出息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诸葛佳惠与小林氏处好关系是必须的。这对她以后在裴家站稳脚跟很重要。至于以后裴家到底是谁作主,这个就说不好了。按理说他们又不是正经的兄弟,只是堂兄弟,完全可以分家各过各的。然而诸葛佳惠太了解裴家的情况了。他们虽然 隔着一层,不是从一个娘胎里钻出来

    的,却比大多数一个娘的兄弟姐妹还要好。就算以后要分家,也不能是她提,只能其他人提。诸葛佳惠回过神来。她想着刚才挂念的事情,脸颊臊得不行。还没有嫁过去呢!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是怎么来的?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埋汰她呢!还有,为什么她现在越来越不排斥嫁给裴

    烨?

    本来裴烨只是她哥哥临时抓的这么一个人。她对他的印象谈不上好。在这种情况下,她没有别的选择。裴烨少年英才,与她年纪相配。嫁给他总比嫁给老男人做续弦要强。然而当她和裴烨的亲事传开之后,原本对她不冷不热的贵女们像是苍蝇似的缠过来。从她们的嘴里得知,裴烨现在深受皇上信任,许多重要的决定都要他来做。许多朝中老臣都要向他鞠躬哈腰。他年纪轻

    轻便有这样的权势,将来必然不可小瞧。

    听了那些话,诸葛佳惠有种非常自豪的感觉。他们嘴里说的那个男人将来会是她的丈夫,她与有荣焉。

    老太妃与众人说着这绣法。小林氏和裴玉灵都很感兴趣的样子。他们干脆跟着老太妃学习几招。反正时间还早,与其坐在这里无所事事,还不如做点有趣的事情。

    或许每个成了亲的女人都喜欢这种可爱的东西吧!看见这些可爱的东西,脑子里就想到可爱的孩子。

    虽说裴玉灵刚成亲,不可能这么快就有孩子,但是看见这种可爱的东西,心里就会产生不一样的想法。

    谭弈之站了起来。

    房间里全是女人的笑声。他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坐着不太合适。正好院子里的风景不错,他出去透透气。

    裴玉茵见他离开了,犹豫一下也站了起来。

    裴玉灵问道:“小妹,怎么了?”

    “啊……我觉得外面的风景挺好的,出去看看。”裴玉茵结结巴巴地说道。

    “别走远了。”裴玉灵不以为意,叮嘱一句又和小林氏学着那个鞋子的做法。

    院子里,谭弈之一边把玩着手指上的扳指,一边看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他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裴玉茵见他一脸忧虑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

    平时的谭弈之大大咧咧,与裴玉灵吵架的时候就像个孩子似的。可是有很多次裴玉茵都看见他眼里的忧伤。

    “谭大哥……”裴玉茵走了过去。

    谭弈之抬头,见到裴玉茵,微笑道:“小丫头,你今天真是奇怪。到底有什么想说的?”

    “我还没有谢谢你。你要不是为我出头,也不会沾上这个灾祸。”裴玉茵愧疚地说道。

    “如果你专程过来给我说这件事情,那么完全没有必要。你是裴烨的姐姐,就是我的妹妹。”谭弈之轻笑。“哥哥保护妹妹不是应该的吗?”

    “……”裴玉茵垂着头,手指绞着手帕。

    谭弈之对裴玉茵还是有些了解的。这丫头容易害羞。她能鼓起勇气跟他说这么多话已经很不容易了。见到她这个样子,他以为她又害羞了,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谭大哥……”裴玉茵抬起头来。

    谭弈之终于察觉裴玉茵今天是有话要说的。要不然她不会这样犹豫不决。瞧她的小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

    他不由得担心起来。

    “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站起来,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裴玉茵刚鼓起的勇气再次泄掉了。面对这张脸,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没什么。我回房了。”裴玉茵说着,小跑着钻进房间里。

    谭弈之无奈 :“这丫头也太容易害羞了。”

    窗前,裴玉雯看着谭弈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谭弈之觉得很无辜。裴家的几个姑娘到底怎么了?他今天有招惹他们吗?

    此时太监过来传话,说是宴席马上就要开始了,让老太妃做好准备。老太妃作为先皇的妃嫔,当然要向太后贺寿。只是身份有别,他们不能和老太妃一起去。于是裴家众人和谭弈之先一步去举行宴会的宫殿,老太妃稍后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