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重生
    李氏听见声音,抬头看了裴玉雯一眼。当白白胖胖的兔子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她的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

    那双浑浊的眸子变得激动起来。她一把抓住兔子,没好气地瞪了裴玉雯一眼:“当然是卖了。这么大只兔子,要是卖到酒楼的话,至少能卖三十文。这样就可以换十斤玉米面回来了。”

    裴玉雯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她没有与李氏争执,而是把兔子塞到她手里:“嗯,那就交给奶奶了。我有些累,想要休息一下。”

    李氏看着走进大门的裴玉雯,眉头深深的皱起来。她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家里一堆的活儿,平时都是这个大孙女做的,自从她被村里的几个孩子用石头砸昏醒过来后,就一天比一天懒了。现在砍柴挑水的活儿也不做了。平时李氏总是免不了骂几句,今天看在这只兔子的份上,她没有再开口。想到家里空掉的米缸,李氏紧皱的眉头松了松。

    此时此刻,正在房间里的裴玉雯盘腿坐在那里。她运着气,感受到体内那一点点可怜的内力,苍白的脸上浮现满意的神色。

    经过几天的锻炼,她终于又可以修练了。这具身体太柔弱,她用了七八天的时间才重新练成内力。

    不错!这具身体不是她的。她叫裴玉雯,却不是裴家村的小农女,而是将军府的嫡女,那个在太后身边长大,由皇帝亲赐封号的朝阳郡主。

    皇帝刚赐了婚事给她,她却在成亲前三天被人害死。至于害她的人……她竟忘记了。

    是的。她什么都没有忘记,偏偏忘记临死前的那一幕。唯一能记得的就是……她绝对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害死的。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裴家村的小农女。

    她融合了原主的记忆,知道这个地方还是属于天月国。如果有一天她去了京城,或许能够见到那些老’朋友‘,甚至能够查出自己的死因。

    这具身体长期营养不良,柔弱得风都能吹倒,最可气的连村里的孩子都能欺负她。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锻炼身体,免得再次见了阎王。

    只不过……占据了这具身体,就要肩负这个家的责任。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弱的弱,连铁石头心肠的裴家大小姐都看不过去了。

    裴玉雯其人,在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裴家是武将世家,裴家大小姐也从小习武。她家里几个兄长,只有这么一个独女,连个庶女都没有一个。正是如此,才显得她珍贵。这也是她从小被太后接走的原因之一。

    裴家掌管军权,有了这裴家大小姐做人质,皇帝也能睡个安稳觉。

    “爹……娘……你们等着女儿……”裴玉雯低声说道。

    她要回京城,就要赚足够的银子。据她所知,从这里到京城,至少有半年的路程。先是马车,再是船,还要转许多小道。以她现在的体质,以及现在这身无分文的尴尬境地,就算是乞讨去京城,只怕也不可能。

    裴玉雯心绪不宁。她总觉得自己的死亡没有那么简单。

    从隔壁房间传来说话的声音,伴随着女子的哭泣声。声音断断续续的,偏偏扰人心神,打断了裴玉雯的思绪。

    裴玉雯知道这是原主的亲娘在哭。那林氏是个娇滴滴的妇人,自从儿子的死讯传来,这段时间天天都要哭一场。

    昨日有人给林氏传话,说是她娘花氏病重。林氏就带着儿媳妇和孙子回娘家了。因为裴玉雯的伤刚好,不宜奔波,便没有带她。

    “哭什么哭?你只知道哭!”李氏不耐烦地说道:“斐丫头抓了只兔子,你去割点嫩草喂它。明天我去镇上卖了换点粮食回来。”

    “啊……斐儿的伤刚好,怎么能上山?”林氏柔柔弱弱的声音里有些委屈。

    “难道是我这个老婆子逼着她上山吗?把你的猫尿擦干净,整天这幅丧气样给谁看?”李氏一幅咬牙切齿的模样。

    “太奶奶,你不要骂奶奶。”童稚的声音响起。

    “乖七月,走那么远的路,只怕是累了吧?”李氏对这唯一的第四代非常慈爱,这是其他人没有的待遇。毕竟这是裴轩留下的独苗。

    裴玉雯调息了一会儿就出去做事。虽然她是裴家大小姐,平时不用做这些粗活儿,但是她在小的时候最喜欢去外祖母家,在那里也是什么都干的。外祖母和外祖父隐居在一个庄子上,两位老人最喜欢耕耘种植。谁也看不出她的外祖父会是名扬天下的大儒。

    当然,那时候她还小。再后来她就被太后接走,成为比公主还要娇贵的名媛。只不过她爹派了个顶级高手给她做师父,在别人不知道的时候,她仍然在悄悄练武。习武之人怎么可能娇气?现在做的这点粗活根本不算什么。要不是这具身体太弱,也不至于挑两担水就累得喘不过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