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穷苦
    裴玉雯在心里冷嘲。以前她在皇宫里见多了这样的戏码,只不过被无视的是位份低的嫔妃或者没有地位的宫女太监,她永远是冷眼旁观的那个。现在她处于这样弱小的地位,被别人无视和作践,也算是稀罕事儿。

    她掂着那块石头,淡淡地说道:“想要证据?这还不简单。他砸我的石头就是铁铮铮的证据。这个小家伙刚吃了糖,手里粘着糖汁。石头上还留着糖汁的味道。只要不是傻子,应该不难认出来吧?要不,我们找里正评评理,看看是不是我冤枉了他?”

    王氏瞟了一眼裴玉雯手里的石头,顿时黑了脸。她一把拉住小男孩,对着裴玉雯囔道:“他才四岁,你还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哼!”

    说完,拉着小男孩准备离开。

    裴玉雯见此,眼眸沉了下来。

    如果这王氏客客气气地道歉,她说不定就让这件事情揭过去。然而她不但不道歉,还想直接溜走。这可是犯了她的忌讳。

    她挡在王氏的面前,揉了揉脑袋,一幅摇摇欲坠的样子:”刚才这石头砸中我的脑子,现在脑袋可昏了。婶子难道不该找大夫来看看我吗?还是说,我应该拿着证据去找里正和众乡亲,让大家来评评理?”

    “这么小的石头……”王氏恶狠狠地瞪着她。“你少唬我。”

    “这么小啊……那就请大夫来看看我的伤势,问他是不是被砸得脑动荡。婶子不相信我的话,大夫的话应该会相信吧?不过大夫在城里,请他过来出诊就要三十文,再加上格外开药之类的,至少也要一两银子……”

    “你到底想怎么样?”王氏肉疼地说道。

    “我头痛……需要好好地补补……嗯,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如果以后我动不动就昏倒在你家门口,你家应该不会不管吧?听说你们家正在和城里的小姐议亲,也不知道那位小姐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改变主意。”

    “行了。”王氏从怀里掏啊掏,掏了半天才肉疼地掏出十文钱。“我只有这点,再多就没了。这次是我们宝儿失手,以后不会再招惹你的。你看在孩子还小的份上,就别和他计较了。要是真的闹大,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还有,不要在外面乱说,要不然……你们那一大家子也讨不到便宜。”

    裴玉雯看着手心的十文钱。那上面沾了不少污渍,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碰过了。想到以前随便打赏下人也是银子,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铜钱,她的内心是悲凉的。不过,她也不会拒绝这十文钱。对现在这个家来说,这十文钱太珍贵了。她要好好地利用每一文钱,让这一大家子活下来。

    王氏把铜钱塞到她手心就抱着孩子跑了。

    裴玉雯背着背篓继续往前走。那些村民见到她,一个个避如蛇蝎。

    以前的裴玉雯被人欺负只会哭,现在居然懂得敲诈了。这样的女人可惹不起,要是不小心沾惹上了,他们家岂不是也要被敲诈银子?

    裴玉雯不理会别人的想法。这些人与她非亲非故,她从来不指望这些人能帮她,像现在这样避得远远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挺好的。

    河边,裴玉雯看着平静的河面。这河里的鱼虾不少,但是浅位附近几乎是小鱼小虾。她想要大鱼,就必须去危险的深位处打捞。只是这河里很危险,平时很少有人过来。前几年有个孩子差点淹死,这里更是成为孩子们的禁地。因此裴玉雯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人发现她。

    呼呼!好累!这具身体真是太弱了!裴玉雯抓了一会儿,一条鱼也没有抓住,反而累得要死。她站直腰身,擦了擦汗水,看着前方。

    只见几道纤瘦的身影从远处走来。那几人扛着大把的柴火,柴火把他们的样子遮住了。

    “大姐……”当他们走近时,看见河边的裴玉雯。其中一人唤了一声。“你在干嘛?还不快点上来?”

    裴玉雯看了那人一眼,认出她就是原主的堂妹裴玉灵。

    “抓鱼。嘴巴都淡出鸟了。”裴玉雯淡道。

    另外两人,也就是那对龙凤胎迷茫地看着裴玉雯。

    唯一的男孩裴烨放下柴火,卷起衣袖和裤腿,嬉笑道:“我也要抓。”

    “呀,小弟,不要胡闹,快上来。奶奶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骂我们的。”裴玉灵见状,连忙叫道。

    “小弟。”裴玉茵焦急地看着裴烨,咬着嘴唇露出为难状。“不要胡闹了。要是奶奶知道我们没有把你照顾好,那是会生气的。”

    “谁要你们照顾?”烨不以为意地说道:“我自己能够照顾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