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打算
    裴家的小破屋摇摇欲坠,只怕挨不过这个冬天。

    裴玉雯躺在床上,旁边躺着裴玉灵和裴玉茵。姐妹三人挤在一个房间里,木床刚刚容得下三个人。一旦有人要翻身,旁边的人就得挤下去。裴玉雯从小养尊处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破的房子,更没有睡过这么小的床。

    墙上的蜘蛛爬来爬去。散发着霉臭的墙上还有各种气味。今天的月色太好,裴玉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直发毛。她僵硬地躺在那里,旁边躺着的人抬起纤长的大腿放在她的身上,她觉得身子一沉,整个人被压得死死的。

    裴家大小姐在后宫里宫斗的时候没有哭,与京城那些阴阳怪气的贵女斗智斗勇的时候没有哭,被自家哥哥欺负了没有哭,可是此时此刻,她真的快哭了。

    不行!她得赚钱!只有赚钱,才能建大房子,才能改变现在这个情况。她才不想做一辈子的农女呢!

    裴玉雯想着自己会的东西。她有一手好刺绣。连宫里的那些绣师都说她极有灵气,同样的图案,她绣出来就是要好看些。可是,这具身体只是个普通的小农女。别说绣花了,连绣品都没有见过。乡下的农女能缝补衣服就不错了。

    这个主意不行,继续想下一个。

    她还会做点心。为了讨太后欢心,她从十岁就开始下厨。教她的师傅可是全国最好的御厨。她不仅学会了点心,还会做各种各样的菜肴。再加上她自己对医术感兴趣,所以再把药膳结合起来,太后被她照顾得白白嫩嫩的。

    太后……

    想到那个慈爱的老太太,她的心里一阵难受。

    她小时候野了几年,后来被圈在宫里。一匹野马就这样被关起来,野马自然不好受,于是不吃不喝了一段时间。是那个慈爱的老太太一点一点把她拉出来,让她重新扬起笑容。虽然她这样做有一大半的原因是为了皇帝,但是其中也泛是对她的怜惜。她跟在太后的身后,吃的用的穿的玩的都是以公主的份额领的,她还和皇子公主们一起读书。

    她的死一定不是意外。太后知道多少?她死了,她会为她难过吗?还有爹娘和哥哥们,他们是不是还在为她伤心?

    裴玉雯摇摇脑袋。她不能想那些亲人。再想下去也是徒然。为今之计,还是多赚钱,这样才能凑出进京的盘缠。

    既然刺绣不行,医术又不方便,那就只有做吃的。过于华贵的东西是不用考虑的,这个家穷成这样,连份材料钱都凑不出来。就算凑出来了,这乡野之地也没有人承担得起那样昂贵的价钱。因此,她只有做点物美价廉的东西。

    裴玉雯想了许多。她有一颗想要显露身手的心,却被这穷困的家难住了。家里不仅没有银钱,连食材都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就算有一身的本事又如何?谁能帮她解决这个难题?

    于是,裴玉雯几乎是睁着眼睛过了大半夜,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闭上眼睛。

    悉悉簌簌的声音从床边传来。裴玉灵和裴玉茵悄悄地下了床。姐妹两人见到裴玉雯睡得沉,也没有叫她起来。

    “真的不叫大姐?奶奶要是知道大姐还在睡觉,肯定会骂她的。平时大姐已经把水挑回来了。”裴玉茵低声说道。

    “大姐累了。今天我们两人去挑水吧!等水挑好了,再回来做饭。”裴玉灵的性格爽快,说话做事都很干脆。

    “二姐,我还想吃鱼。”裴玉茵舔了舔嘴唇,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昨天晚上的鱼真的太好吃了。”

    其实裴玉雯并没有睡死。她的警觉性很强,只要有一点点声音,她就能醒过来。毕竟是练武之人,对外界的感知特别强。她没有睁开眼睛,也是想知道姐妹两人会说什么。还有就是她毕竟不是原身,与这个家的人不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性子比较冷淡,没有办法装什么姐妹情深。

    不过,裴玉茵的话让她猛地睁开眼睛。裴玉茵说想吃鱼。那个困拢了她一晚上的难题就这样迎刃而解。

    她坐起来,火热地看着裴玉茵。

    裴玉茵被她吓了一跳,颤抖地躺到裴玉灵的身后。

    裴玉灵也被裴玉雯吓了一跳。她挡在裴玉茵的身前:“大姐,小妹也是随口说说。”

    裴玉雯却不在意她是不是随口说说。她只是想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那就是……烤鱼。

    她家穷,没有食材,可是河里有的是食材。昨天她徒手去抓鱼,只抓了几条回来解馋。要是今天做个鱼篓,然后去河里好好地打捞一番,必然能捞不少的鱼。那条河是大家的,谁都可以去捞鱼。再说了,这里的人并不喜欢吃鱼。他们不懂得处理鱼腥味,觉得那东西吃得奇怪。她不一样,她有秘方可以消除鱼的腥味。

    “我们去捞鱼。”裴玉雯对姐妹两人说完,翻身下床。房间里只留下一道残影,让姐妹两人面面相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