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大卖
    小林氏的声音干脆,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就很赏心悦目。原本在集市上闲逛的男女老少听见她的声音,忍不住来瞧瞧新鲜。如意饼是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带着这样的疑问,很快就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如意饼是裴玉雯临时取的名字。如果说鱼饼,很容易就知道这是什么食材做的。她还想多卖几次,自然不想那么快就揭开谜团。过于简单的东西引不起别人的兴趣,当然是保持神秘的好。

    小林氏把如意饼吹得像什么似的。见她干练的样子,裴玉雯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刚守寡就有那么多人来提亲。小林氏长着一双丹凤眼,发怒的时候双眸圆瞪,可是那清秀的五官就算是发怒也不会让人觉得厌恶,反而觉得真性情。

    “这位大爷,大娘,如意饼很软和,就算牙齿不好也能吃。”小林氏微笑地介绍道:“一文钱能买五块呢!”

    一个大娘满脸嫌弃地撇撇嘴:“说得好像我们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一块才多大?还没有我的指甲盖那么大。”

    “大娘,你说这话就不对了。”裴烨瞪着那人说道:“你拿你的指甲盖比比,有这么大的指甲盖吗?咱们家的如意饼可是祖传的秘方,以前那是伺候过贵人的。要不是我们家日子过得不宽裕,也不会把祖宗的东西拿来贱卖了。”

    裴玉雯赞赏地看了一眼裴烨。这小子还不错。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些不自在,现在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裴玉雯拿出十块鱼饼,将每块鱼饼分为十份,用早就准备好的竹签插着,递给几个穿得整齐的男女。

    “我们家今天是第一次卖如意饼,各位不知道底细,心里有疑问也是正常的。大家可以尝尝味道,不喜欢的,可以不用守着了。这样耽搁大家的时间,我们也不好做生意。”裴玉雯说话就没有小林氏那么圆滑。她天生带着贵族气息,就算穿着破烂的衣服,重生到一具面黄肌瘦的身体里,也忽略不了她的气质。

    她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现在一说话,所有人都看着她。面对那双黑珍珠般深邃的眼眸,众人打从心底畏惧。

    “那个……味道还不错。我买三文钱的。”一个老大娘受不了裴玉雯的威压,颤颤掏出三文钱,对小林氏说道。

    小林氏一听,高兴地点头:“好好,我给你拿。三文钱就是……”

    “十五块。”裴玉雯见小林氏半天数不清楚,皱眉说道:“你负责收钱,我负责交货。”

    “好好。”小林氏红着小脸说道:“还是小姑子的脑子好使。”

    “我呢?”裴烨期待地看着裴玉雯。

    “你在旁边盯着,提前准备好树叶。”油纸是要花钱买的。他们现在没有钱,就用洗干净的树叶包鱼饼。

    穷人们都是这样过来的,见到树叶包来的鱼饼也不计较。毕竟那油纸也不是普通人家用得起的。

    “我要五文钱的。”一个尝试过的少妇红着小脸说道。

    裴玉雯见她大着肚子,多放了两块,说道:“多送两块给你肚子里的儿子吃。”

    “小姑娘,你怎么知道她肚子里的是儿子?”旁边的中年妇人捂嘴笑道:“连大夫都看不出来呢!”

    裴玉雯嘴角微勾,扬起淡笑:“她的面相说明她是一个多子之人。现在家里应该已经有一个儿子,这一胎又会是儿子。生了这个儿子之后,她还会再生一个儿子,第四个才是女儿。将来她的女儿会嫁高官,第三个儿子会考秀才。”

    众人惊讶地看着裴玉雯。

    那中年妇人扯了扯少妇的衣袖,说道:“妹子,她胡说的吧?你肚子里的这个是不是第一个孩子?”

    那少妇摇头,惊讶地看着裴玉雯,红着小脸说道:“我前年嫁给夫君,去年就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这一个确实是第二个。我不是本地人,只是经过这里,所以不认识这位姑娘。这位姑娘怎么会知道我有儿子,我也不知道。”

    “小姑娘,你会看相?”一个老妇人用尊敬的神情看着她。

    裴玉雯淡淡一笑,一幅高人的模样:“年少时送了一碗饭给游走的苦行僧,他见我把自己的口粮省给他,心中感动,便教了我相面之术。不过,他再三提醒,每日只能看三次面相,否则会折损自己的寿命,而且多了也不会准。”

    众人听了她的话,一个个惊叹不已。少妇不是本地人,只是马车经过这里,在这里落脚打尖。少妇没有带大儿子出门,更没有给陌生人提过自己的来历,所以裴玉雯能够知道她的事情,绝对不是打听来的。

    “小姑娘,你今天还有两次吧?要不,帮俺看看?”一个老妇人激动地看着裴玉雯。说完,她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五文钱。“我买五文钱的。”

    旁边的裴烨和小林氏早就惊呆了。直到老妇人把钱递过来,小林氏才反应过来。裴烨也手忙脚乱地装东西。

    老妇人还什么也没说,裴玉雯已经开口了:“你年轻的时候有个儿子,一次意外走失,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你想知道能不能找到他。”

    “是,是,是。”老妇人颤抖地抓住她的手。“活神仙,你帮我出个主意,我那苦命的儿子可还在世间?”

    “从面相来看,你不是老无所依之人。你的儿子是何时出生?”裴玉雯淡道。

    “他今年应该有二十岁了。生辰是……”老妇人说了儿子的生辰。说完,她泪眼朦胧,呜咽不止。

    “这生辰八字不是短命之人,你儿子尚在世间。如果想找到她,就往北方……”裴玉雯指着北方。“走上五十里。”

    小林氏悄悄地拉了拉裴玉雯衣袖。她压低声音说道:“小姑子,你这是玩的哪一出?要是她找不到人,岂不是找你闹?咱们就是来卖东西的,就别惹事了吧?”

    “嫂子不能担心。我确实跟人学过面相之术。这东西你不能不相信,生活中的很多痕迹都能表现出来。”裴玉雯低声安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