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亦辰
    裴玉雯望着上方,俏脸上满是恼怒。

    此时她头发上沾满泥土,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划痕。最重要的是……她脚崴了。

    到底是谁在这里挖了一个陷阱?

    这条路走了无数次,从来没有见过陷阱。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大意。

    裴玉雯刚才抓了两桶鱼,想着时间还早,就打算上山找些山货。不曾想,居然摔到了陷阱里。

    “有没有人?”向来保持高冷范的裴家大小姐头一次如此无助。

    哪怕她醒后发现灵魂到了一个小农女的身体里,这个小农女不仅长相平凡,而且身子纤瘦得风都能吹到。从小在将军府里长大的裴大小姐一百万个嫌弃。最终还是非常平静地接受了现实。由此可见,她的内心是非常强大的。

    当然,再强大的人也有软肋。比如说她,怕黑。

    眼瞧着天气越来越黑,裴家的人还没有来找她。她不由得反省自己这几天是不是表现得太女汉子,所以才会让他们如此放心。要是换作裴玉茵,家里的人应该早就来找她了吧?

    裴家大小姐喊了几声,除了自己的回音外,没有听见其他声音。她茫然地坐在陷阱里。

    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天地归于黑暗。裴玉雯缩在角落里,害怕地颤抖起来。

    黑暗隐藏了她的身体。如果不是从下面传出不平稳的呼吸声,没有人会知道那里有个人。

    “谁?”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裴玉雯猛地抬起头来。借着月色,隐约可见那里站着一个人影。她抱紧手臂:“谁在上面?可以救我吗?我摔下来了。”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能动吗?我拉你上来。”

    “我脚崴了,无法移动。这位大哥,你能通知我的家人,让他们来接我吗?”裴玉雯听出是男人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坏人。就算是坏人,也要先上去再说。她现在不怕坏人,因为就算是脚崴了,普通的男人也不是她的对手。她现在最怕的是黑暗。呆在这个角落里,真的好可怕。

    半晌,从上面传出细碎的声音。一道黑影从上面跳下来。

    裴玉雯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那人扶住她,在她耳边说道:“这陷阱很高,我先带你上去。”

    陌生的气息传入鼻间,感受到一只强大的身躯近在咫尺。裴玉雯听着这男人平淡的声音,心里竟不排斥他的靠近。

    如此热心的人,应该不是坏人吧?听他说话的口气,应该是个挺正派的人。当然,她也不能掉以轻心。

    “多谢大哥。”裴玉雯认真地道谢。

    “无需如此。”男人说着,将裴玉雯抱起来,抓着他刚才就准备好的藤条爬了上去。

    他的身手极好,藤条只是借力。没几下,他们就落在平地上。

    裴玉雯轻吐一口气。终于上来了。只是现在夜色太暗,她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不知道此人是谁。

    “还不知道恩人贵姓?”裴玉雯认真地说道。

    那男人沉默了一下,在裴玉雯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将她抱起来。

    “嗯……”裴玉雯的鼻子撞到他的胸膛,发出砰的一声。鼻子酸涩,刺激得她想要落泪。

    男人在黑暗中的眉头皱了皱:“抱歉。夜色太深,山中有野兽出没。为了姑娘的安全着想,我先带你下山。”

    仿佛想要印证男人说的话,从山里传出狼群的叫声。几匹狼同时对月低吼,那声音在夜晚特别瘆人。

    裴玉雯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这男人明显是好心。如果他真是什么恶徒,刚才抱着她的时候就不会规矩。然而他没有。无论是刚才还是现在,他说话规矩,抱着她的手也非常规矩,还有意让她的身体隔开他,显然颇有风度。

    她第一次好奇起来。这是哪家的儿郎?以前可曾见过?

    裴玉雯从来没有和乡野汉子接触过。她记忆中的男人就是那翩翩出尘的未婚夫,以及那名扬天下的贵公子。纵然是那未婚夫,也与她以礼相待,从来没有肢体接触。严格来说,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

    她清楚地感觉到男人强壮的胸膛,也听见了他扑通扑通跳的心脏。心脏频率正常,可见男人抱着她这么一个鲜活的小姑娘却没有任何邪恶的心思。

    “这陷阱是大哥挖的吗?”她知道有些猎户会挖陷阱捕猎。

    “不是。”男人淡淡地说道:“我在山中打猎,正好经过这里。若不是今日在山里迷了路,回来得晚了些。姑娘只怕就要在山上过夜。姑娘下次要进山,还是叫个人陪着吧!”

    果然是个热心的人呢!裴玉雯在心里想着。虽然看似冷淡,其实句句都带着对人的关心。

    “大哥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今天晚上的月色非常昏暗,就像蒙着一层面纱似的,使得光线那么暗。

    男人沉默了一下:“童亦舒。”

    裴玉雯嘴角勾了勾:“我是裴家三房的大丫头裴玉雯。今天谢谢你。”

    “不用。”男人不善言辞。说完后,他不再说话。

    裴玉雯也不是个多话的人。刚才她就是想问清楚救她的人是谁。现在知道了,又因为脚裸疼痛,便无心再多说话。

    男人把她送到院子里,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走得很急忙,仿佛害怕被人抓住似的。

    裴玉雯明白,孤男寡女,她又是这幅样子,要是被别人瞧见的话,她的名声就毁了。这男人是在为她着想呢!

    童亦舒。

    记忆中好像有这么一号人。裴家村只有几家外来户,姓童的只有一家。家里只有两个人,一个老鳏夫带着一个从战场上退回来的儿子。

    原来他也上过战场。难怪身手那么好。

    或许是家庭原因,裴玉雯更喜欢武将,而不喜欢习文弄墨之人。倒不是说他们不好,而是她更喜欢直爽的人罢了。

    “裴儿,是你吗?”林氏从里面走进来。

    “嗯。”没有灯光,只有月色那点光线,林氏的眼睛不好,那是看不见她的。

    “你这丫头,到底跑哪里去了?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去找你了。”林氏连忙跑过来。

    “姐……”裴玉灵,裴玉茵,裴烨,甚至小林氏都走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