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管家
    连续几天,裴家的桃花饼有了名气。鱼饼正式下架,桃花饼变成了主要贩卖的点心。

    裴玉雯毕竟跟着御膳房的师父学过几招。她本身对点心方面也有些天份。御善房的师父擅长比较华贵的食物,那些食物精美绝伦,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农户能够做出来的。再说就算她能做出来,那也要有人买得起。

    裴玉雯懂得改良,把那些华贵的食材变成普通的食材,一切接近平民化,味道又非常的美味。现在裴家的小摊上有了五六种点心,每一种都不贵,偏偏又小又精美,就算是不吃,仅是看着就觉得胃口大开。现在他们每天都去卖点心,然而刚一放下篓子就会被一抢而空。可以说他们也没有废什么力气,每天都能赚上一百多文钱。

    “小姑子……”小林氏见到裴玉雯,朝四周看了看,没有看见李氏和林氏。

    裴玉雯见她的样子,知道她有话要说。她放下手里的蘑菇,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今天我们去的时候遇见第一天买东西的那个大娘。她让我给你说,她的儿子已经找到了。现在不仅有了儿子,还有一个孙子。她非要让我把这个给你……我推迟不过,就给你带过来了。”小林氏把一个荷包塞给裴玉雯。

    裴玉雯打开荷包,倒出五十文钱。她神情如常地收好东西,淡道:“她愿意给就收着吧!”

    “你真是神了。她说你算的都准了。她真是在你说的那个地方找到的儿子。”小林氏复杂地看着裴玉雯。

    “她不仅找到了儿子,得到了孙子。她的儿子还很有出息。”裴玉雯说出小林氏没有说出的内容。

    “你还能算出什么?”小林氏红了眼眶。“那你能算出你大哥……

    “我算不出。”裴玉雯看着小林氏变得苍白的脸,缓缓地说道:“我只知道你不是这么年轻就守寡的命。”

    小林氏愕然,苍白的小脸上满是震惊之色。她想着裴玉雯说的话,眼里一片喜色。

    “碗还没有洗,地也没扫,我去干活。”小林氏没有再问下去。她宁愿自欺欺人,也不想听见那些残忍的话。

    裴玉雯轻叹。她知道小林氏在欺待什么。既然她想听,她便告诉她。有时候人要的不是真相,而是一个信念。

    其实裴玉雯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神。在他们眼里所谓的神算,其实就是从那些人的身上找到的蛛丝马迹。从他们透露出来的信息,然后再算出其他的,那也就**不离十了。那需要非常缜密的心思和观察力。再提取那些信息,将它们剖析出来,经过仔细地推敲之后,便能得出结论。当然,也要结合五行八卦,生辰八字,以及面相手相之内的。

    每次算一回,裴玉雯就觉得心力交粹,所以她一般不算别人的命格,那实在是太累了。

    还是去山上锻炼身体吧!

    她每天要去山上跑几圈,除了锻炼身体这个目的之外,还为了采药,挖野菜,甚至设计陷阱抓野物。

    可惜,她实在没有抓野物的天赋。半个月过去了,连只兔子都没有抓着。

    不过,这具身体倒是灵活许多。她这半个月的辛苦锻炼,以及憋着一口气喝各种调理身体的药,也算是有效果。

    “薇儿,听说你爹要把你嫁给童鳏夫的儿子?”菜园子里,一少女对旁边菜园的少女调笑道:“恭喜你啊!”

    那少女,也就是裴家村的村花裴薇薇皱了皱眉,不悦地瞪着说话的少女:“胡说八道什么?再乱说,我撕烂你的嘴。童家那蛮夫像个怪物一样,每次从山里回来都是一身的臭味。有一次我还看见他生吸兽血。那样的怪物,我才不嫁呢!再说了,他爹是鳏夫,他也长了一幅鳏夫相。我又不是没有长眼睛,怎么会嫁给他?”

    “啊?真的假的?他真的生吸兽血吗?那他还吃生肉吗?”说话的少女一脸厌恶的皱眉。

    “我亲眼看见的,那还有假?反正就算天下的男人死光了,也别想我嫁给那样的男人。”裴薇薇一边说着一边离开菜园。刚站上小道,突然一人撞过来,将她再次撞进土里。她扑通一声摔进菜园子,压死了一片的蔬菜。

    “哎哟!”裴薇薇整个人摔了个狗啃泥,新做好的花裙子也沾满了泥土。最重要的是她的脸朝下,嘴唇碰到了刚洒的鸡屎。那一刻,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吃力地爬上来,尖声叫道:“刚才是谁推我?谁?滚出来!”

    撞她的人已经走远。裴薇薇看着那背影,发疯地叫道:“裴玉雯,又是你这个贱人!”

    裴玉雯与裴薇薇从小就不合。严格来说,应该是裴薇薇总是为难原主。从小到大,裴玉雯长得漂亮,家境也不错,村里与她同龄的都喜欢与她玩耍。裴薇薇想为难谁,其他人就会跟着她欺负那人。裴玉雯就是身受其害的第一人。

    “薇儿,你没事吧?”刚才的少女拉住裴薇薇,看着裴玉雯的背影说道:“那女人最近像是撞了邪似的,你就别招惹她了。不过我听说他们家在卖点心,生意特别好,每天都能赚不少钱呢!”

    裴薇薇冷道:“一家子破落户!就算能赚钱又怎么样?竟敢故意撞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裴玉雯听着从后面传来的尖锐叫声。她没有当回事。毕竟那女人以前没少欺负原主,就算她今天没有撞上她,他们早晚也要遇上。再说了,她刚才就是故意的。

    村里只有一家姓童。童亦辰又救过她。她就当作帮他出出气吧!

    好吧!其实她没有这么高尚。裴大小姐就是看她不顺眼,就是想新仇加旧恨地收拾她,今天只是收利息,就这样。

    “又去山上?”一人从旁边走出来。

    裴玉雯停下脚步,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她轻轻地点头:“嗯。”

    “山上的陷阱是你弄的?”童亦辰跟着她走,看样子也打算上山。

    裴玉雯脸颊一红。那不是害羞,而是羞愧。做了半个月的陷阱,居然一个猎物都没有。她能不羞愧吗?

    童亦辰清冷的眸子扫过少女羞红的脸颊,眼里闪过淡淡的笑意。他轻咳一声,什么也没说,大步地离开了。

    裴玉雯看着他的背影愣了愣。他这是什么意思?问了她这么多,就是为了专程来嘲笑她?他不像这样的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