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帮忙
    当裴玉雯再次来到陷阱里时,看见那里躺着一只受伤的灰兔。她跳下陷阱,利落地抓起兔子,扬起灿烂的笑容。

    眼角扫过旁边的角落时,看见那里插着一些她不曾放过的尖竹片,尖竹片上还有血光。也就是说,她的陷阱被人改良过了。那个改良它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离开的童亦辰。

    除了童亦辰,山上没有别的猎人。就算有,也不会随便改良别人的陷阱。再联系他刚才问的话,她才会这样猜测。

    这个童亦辰是个鳏夫的儿子。从战场下退下后,他就一直留在裴家村没有离开半步。他是全村最高的男人,也是最强壮的男人。他不爱说话,平时更不会和别人接触。村里的人都挺怕他的。再加上那些什么吃生肉喝生血的传言,害怕他的人就更多了。不过裴玉雯从来不相信那些话。在她看来,帮过她的童亦辰比村里大多数人都要善良。

    裴玉雯爬上去,将兔子绑好后塞到背篓里。她又去看了其他陷阱,如她所猜想的那样,每个陷阱都改良过了。然后她又找到一只野鸡。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收获。

    嘶!裴玉雯低下头,看见一条蛇从脚边爬过去。那蛇躲在阴暗的角落,她刚才没有瞧见。没想到被咬了。

    蛇已经溜走。她蹲下来,看着腿上的痕迹,那上面已经变黑了。她皱了皱眉。那蛇有毒,她不敢走动,否则毒性蔓延得更快。可是坐在这里也是等死。只有……

    “来人啊……有没有人……”裴玉雯高声叫唤。

    整个山里除了她还有一个人,如果他能够听见她的声音,她还有救。要是不行,拼着毒发的危险,她也得找解毒的草药。只是这样一来,她面临着巨大的危险。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裴玉雯的面前。那人看了看裴玉雯,视线停留在她的脚裸上。

    裴玉雯抬头看着他,黑眸里闪过委屈的神色:“我被蛇咬了。你可以帮我找草药吗?”

    童亦辰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此时他把匕首插到腰间的刀鞘里。他扶着裴玉雯坐下来:“我看看。”

    他蹲下来,脱掉她的鞋袜,看着她红肿的脚,眉头皱了起来:“毒气已经蔓延,没时间找药了。你先忍一下。”

    说着,再次拔出他腰间的匕首,轻轻地划了一条口子。毒血流了出来,顺着白皙的玉脚流淌下去。

    童亦辰俯下头,张嘴含住那流血的地方。

    当那温热的唇瓣含住她的脚裸时,她不由得颤了一下。

    童亦辰吸血的动作一顿,心里突然有些慌乱。他隐藏住不自在的表情,大口地吸着毒血,将它吐了出去。

    重复着这个动作好一会儿,直到毒血流尽,流出来的鲜血变成红色,他才停了下来。他拿起腰间的水壶,先自己漱口,再清理掉伤口上的血渍。

    “还好吗?”童亦辰看见裴玉雯俏脸苍白,眼里闪过忧虑。“我先带你下山。”

    裴玉雯摆了摆手:“不用了。我先休息一会儿,等会儿就能下山。现在正是做活儿的时候,你要是带我下山,又有人说闲话。”

    童亦辰也知道人言可畏。刚才他的举动已经有些孟浪,要是换作其他女子,说不定并不是感激他的帮忙。

    毕竟,他可是童鳏夫的儿子,沾上他这样吃生肉喝生血的人,那是会倒霉的。

    童亦辰的眼里闪过讥嘲的神色。

    裴玉雯抬头擦汗水的时候正好看见童亦辰的神情变化。她想到裴薇薇说的话,猜到童亦辰有些多心了。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怕别人说我什么。只是不想给你造成负担。”裴玉雯淡淡地说道:“你没听他们说吗?我们家老的老小的小,又是一家子女人。成年的男人全都死在战场上。招惹我们家的人,只会给自己招惹晦气。”

    童亦辰抱起裴玉雯。

    裴玉雯没想到他突然会行动,连忙抱住他的脖子。她惊讶地看着童亦辰。

    他长得真黑啊!被这么黑的皮肤衬托着,那双眼睛更加深邃了。还有,他的手臂真强壮,在他的怀里她就像个孩子似的娇巧玲珑。他强壮有力的手臂抱着她,她清楚地感受到他身上的灼热温度。那种感觉……令人心乱如麻。

    裴玉雯心乱如麻,童亦辰呼吸加重。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我的兔子。”裴玉雯看着放在那里的背篓。

    童亦辰腿一勾,将那背篓提上来。裴玉雯连忙抓住背篓,紧紧地抱着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