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认错
    裴娟心里害怕,却不能承认自己故意诬陷裴玉茵。要是这个名声传出去,她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她抬着那张可怜的小脸,用眼神恳求裴玉茵:“茵茵,我不是故意冤枉你的。那时候你和我隔得近,我摔跤了就以为是你推的。现在想来,那时候我在想事情,一切都是自己不小心。我们是好姐妹,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在今天之前,裴玉茵确实把裴娟当作好姐妹。然而今天过后,她不会再有这样的姐妹。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可是清楚得很。无非就是她的未婚夫喜欢她,她心里记恨,就玩了这么一出把戏。

    可是,她的那个好色的未婚夫在他的眼里是千好万好,在她裴玉茵的眼里就是一堆狗屎。仅是想想就觉得恶心。

    “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姐妹。这次的事情就算了,当作我学了个教训。以后我会知道,裴娟和狗不要靠近我三尺之内。”就算是泥菩萨,那也有几分泥性。裴玉茵这个老好人也有骂人的时候。这可把村民们惊讶坏了。

    裴玉雯对裴玉茵的表现非常满意。如果裴玉茵原谅了裴娟,她反而会嫌弃这个丫头。幸好她还没有蠢到家。

    “戏看完了,可以散了吧?”裴玉雯眸光冷淡,扫过了围观的村民。

    村民们觉得这丫头越来越邪门。明明是同样的脸,但是因为眼神的不同,气质的不同,整个人有种特别的风姿。裴玉茵的容貌比她要美了几分,然而两人并肩在一起,第一个看见的永远是她。

    古时候传下了一句话:北方有一女,容貌倾城,气质绝代。此女虽说容貌配不上倾城二字,但是这气质却能称得上绝代。一身破旧的衣衫也掩盖不住那孤傲又高贵的灵魂。

    村民们看着裴家姐妹离开,一时之间有些沉默。他们的脑海里同时产生一个想法,这裴家很快就不是破落户儿了。

    “姐姐……”裴玉茵见裴玉雯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有些忐忑不安。

    这时候她才发现裴玉雯跛着脚,不由得担心起来:“姐姐,你脚又受伤了?”

    裴玉雯嗯了一声。她今年可能流年不利吧!每次都伤这只脚。不过,蛇毒已清,很快就会好了,耽搁不了事情。

    “咦?你又变成瘸子了!”从外面砍柴回来的裴烨见到裴玉雯,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嘲笑。

    裴玉雯凉嗖嗖地看他一眼。他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当场就变得规矩起来。

    “把兔子杀了。”裴玉雯把一只兔子和一只鸡扔给裴烨。“鸡养起来。”

    “哇!你真的抓到野味了?我的亲姐,你真是越来越利害。是因为你每天练的那个拳吗?要不,改天你也教教我?”裴烨期待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每天早上在院子里练拳。裴烨有一次入厕的时候见到过,站在那里看了许久。那时候他可是出言嘲笑她来着。没想到今天居然主动提出想要练功的事情。

    其实裴玉雯有心让裴家的几姐妹跟着她练功。她的爹是武将,从小就教她练功,就算入了宫也没有懈怠过。只不过外面的人都只知道她是个优雅的淑女,很少有人知道她会武功。就算是她那个未婚夫也不知道。

    “好啊!”她没有说明这是用陷阱抓到的猎物。先给他一个盼头也好。为了满足口舌之欲,他会更加用功的。

    裴玉茵接过那只野鸡,摸了摸它的屁股,高兴地说道:“有鸡蛋。”

    “嗯,所以养着。”裴玉雯淡道:“茵茵给我打下手,准备做饭。”

    李氏从田里回来的时候,看见裴烨提着一只杀死的兔子回来,顿时侧边的太阳穴跳了几下,眼里的怒意越来越浓。

    她扔掉手里的锄头,拿起地上的棍子挥向裴烨的大腿:“我打死你这个败家玩意儿。这么大一只兔子,也不知道留着明天去卖,居然把它杀了。一只兔子好歹也能卖个二三十文钱。你这败家玩意儿!”

    裴烨痛得哇哇大叫。他抓着兔子满院子跑,一边跑一边喊道:“奶奶,是大姐让我杀的。你打我作甚?”

    李氏打了几棍子,累得气喘吁吁。她年纪大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哪里比得上正年轻的裴烨能跑。

    裴烨见李氏停下来,抓着兔子跑进厨房里,对着里面的裴玉雯大叫道:“大姐,我快被奶奶打死了,你也不帮我说句话。明明是你让我杀的,怎么我就成了败家玩意儿?”

    裴玉雯看了裴烨一眼,一边掏米一边淡道:“一个大男人被打两下又怎么了?反正皮糙肉厚的。”

    李氏走进来,不悦地瞪着裴玉雯。

    裴玉雯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走到李氏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奶奶,确实是我让小弟杀的。这兔子是山里抓到的。我想着山上的野物吃了对身体好。奶奶最近辛苦了,应该好好调理一下。”

    李氏本来很生气。她节省惯了,看见有好东西就想到卖成钱。只要手里有钱,她才能安心。然而听了大孙女的话,再冷的心也动容了。她敛了敛脸色,淡道:“杀了就杀了。下次别这样浪费。”

    李氏走后,裴烨朝裴玉雯竖起大拇指。

    他们这位奶奶可是出了名的不好说话。平时大伯母总是被她骂得哭。以前这位大堂姐也是整天抹眼泪,没想到现在面对冷着脸的奶奶,她不但没哭,还让她消了气。看来他也得多学学,以后才能少挨几顿棍子。

    裴玉雯将兔子一分为二。一部份做成了兔子汤,免得李氏说她暴殄天物。另一部份做成了烧兔子肉。

    烧兔子肉是为了送给童亦辰。毕竟烧出来的兔子更好吃。童亦辰一个大男人,应该更喜欢这种有味道的菜。

    趁着李氏在后院浇菜,裴玉雯叫来裴烨,让她把烧兔子肉送到童家去。裴烨不知道童亦辰对她的帮助,眼里满是狐疑,仿佛她是出墙的红杏似的。她简单地说了这两次的事情,裴烨这才收敛了脸上的神情,态度也变得端正起来。

    “没想到这位童大哥面冷心热。要不是遇见他,你早被山里的野兽吃了。下次你要是还想进山,就把我叫上吧!”裴烨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