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思念
    经过小林氏的房间时,听见从里面传出的压抑的呜咽声,裴玉雯脚步顿了顿。

    借着破旧的窗口,看着坐在床前的少妇,她的手里拿着一成年男子的衣物。她抱着衣物哭泣着,眼里满是忧伤。

    裴玉雯看了几眼,转身走回厨房。裴玉灵和裴玉茵摘回来不少桃花,她想着卖不了那么多,就没有全部做成糕点。现在她改变了主意,打算把所有的桃花都做成桃花糕,让小林氏带到城里去卖掉。

    小林氏有事可做,就没有时间顾影自怜。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等过了一段时间,她总会悄悄地淡化伤痕。

    “你今天怎么做这么多桃花糕?”裴烨看见放满了两个挑子的糕点,眼睛瞪得大大的。他随手捏了一个放在嘴里,刚出锅的桃花糕香气宜人,入口便抹了一嘴的桃花香。他陶醉地说道:“就算天天吃,我也吃不腻,真是太好吃了。”

    “东西送去了?”裴玉雯懒懒瞟他一眼。

    裴烨陪笑道:“我做事,姐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把东西亲自交给童大哥,童大哥什么也没说就接了。不过,他为什么不问问原因呢?一个女孩子给他送吃的,难道他觉得应该吗?还是说有许多女孩子给他送吃的?”

    “少打听那些有的没有的。我们只管做份内的事情,别人的闲事不要多管。”裴玉雯冷道:“给我烧火。”

    裴烨打了个颤。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这位姐姐越来越利害了。就算她不说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他颤抖。

    李氏从菜园子里回来。她一回来,裴玉雯就把手里的活儿放下,然后准备盛饭。

    每顿饭还是由李氏亲自盛。以前李氏会优先两个男丁,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会先给他们。现在裴玉雯也成为优待的人之一。一锅兔儿汤已经分得干干净净,其中三个碗里满是兔儿肉,其他碗里只有一两块,汤水也只有半碗。

    裴玉雯把兔儿肉夹给李氏,又夹了两块给林氏,小林氏,以及裴玉灵裴玉茵姐妹。每个人都分了,她的碗里也只剩下两三块。

    李氏不悦地看着裴玉雯:“让你吃就吃。现在家里的大大小小都是你在安排。她们吃得再好有什么用?”

    一句话把林氏,小林氏以及裴玉灵姐妹说得一无是处,好像他们很没用似的。

    林氏早就习惯了。小林氏眼睛红红的,显然有些委屈。裴玉灵撅着嘴,嘀咕道:“奶奶就是偏心。我们就没有做事吗?虽说姐姐确实辛苦了,什么好吃的好喝的给姐姐,我们也能理解。那也不能说得我们是废物似的。”

    裴玉茵向来乖巧,不敢和李氏顶嘴。不过,她的心里也是认同裴玉灵的说法的。姐姐是能干,他们也没有闲着。

    “怎么?说你两句也不成?”李氏瞪着裴玉灵。

    裴玉灵低着头,将脑袋埋在碗里,不敢再回嘴。她虽然泼辣,那是对外人而言。在家里她还是不敢忤逆奶奶的。

    “奶奶,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大家都吃吧!”裴玉雯不再说话。

    她习惯食不言寝不语。只因乡下人没有这个讲究,有时候李氏会在饭桌上宣布什么事情,她不能装作没听见,只有入乡随俗。不过无事的时候,她也不想多话。有什么话还是等吃完了饭再说。

    刚才送了一碗炒兔儿肉给童亦辰,还留了一半在家里。好东西不能一顿就吃了,所以那一碗炒兔肉准备明天再吃。

    一锅兔儿汤,加上十几个葱油饼,全家人吃得饱饱的。向来严肃的李氏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只不过笑容只维持了一秒,她又继续板着脸,变回那个不喜言笑的老寡妇。

    “奶奶,我今天做了很多桃花糕。我想明天全家都去城里,把这桃花糕全部卖掉。那样就能赚上一两银子。”裴玉雯说出自己的打算。

    李氏一听有些心动。家里的田地不多,就算家里没有壮劳力,她和媳妇也干得差不多了。还不如去城里卖糕点赚钱。最近几天他们家赚了以前一年也赚不了的钱,总算是解决了燃眉之急。然而谁也不会嫌钱多。当然是越多越好。

    “八月还小,留一个人照顾八月吧!”李氏想了想,看着裴八月说道。

    “八月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城里。不如把他一起带去。他向来懂事,不会乱跑的。只是跟在我们的身边长长见识也好。”小林氏心疼儿子,想要给儿子也争取一个出门逛逛的机会。裴八月在村里也没有朋友,平时一个人很孤单。

    “太奶奶……”软软的童音传入李氏的耳内。

    那软绵绵的声音,雾蒙蒙的眸子,以及那充满信任的表情,就算是李氏也硬不下心场。果不其然,见他开口了,李氏硬着脖子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小林氏和林氏挑起两挑子糕点在前面走着,李氏背着背篓,合上了篱笆门。

    裴玉雯背起裴八月。现在天还没有亮,大家只能借着月光走着。平时这个时候是裴八月睡觉的时候,可是今天他兴致好,小林氏一醒他就醒过来,吵着自己穿衣服下床。

    小林氏和林氏挑了半路,裴玉雯和裴烨接了他们的班。裴玉灵和裴玉茵负责照顾裴八月。

    大家安静地走着,一路上只听见了脚步声。虽然光线很昏暗,挑子也很重,但是大家的心里都很温暖。

    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就算是再辛苦也是甜的。只要大家还在一起,那些困难就不算困难。

    李氏看着面前的几代后人。她偷偷地抹了抹眼角的泪儿,仰着头看着天上的月亮,暗暗在心里说道:真是老了。

    老了,容易感伤,总是东想西想。

    老头子,你是不是在等我?再等等吧!孩子们还需要我,我再陪他们几年。等他们不需要我操心了,我就来找你。

    “哟,这不是李大娘吗?你们全家人都去城里呢?”一辆牛车从后面赶过来。

    坐在车上的妇人一边嗑瓜子一边笑眯眯地说道:“要不要坐牛车?一人也就两文钱,不贵。”

    牛车上坐满了男女老少。男女之间隔开,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样免得有不开眼的动手动脚。不过牛车就那么大,就算不是故意的,也容易撞到一起。所以大多数女人都会在身上带个包袱,一是可以装东西,二是可以隔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