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秘密
    裴玉雯扬起唇角,看了看他身后的掌柜:“这个秘密只能告诉公子一个人。其他闲杂人等,还是退下比较好。”

    少年脸上的笑容沉了下去。他看着裴玉雯的眼睛,仿佛想从她的眼里看出什么东西。

    以少年的身份和相貌,不知道多少女子投怀送抱。那些女子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也算是无所不用其及。然而这女子的眼神非常的清澈,没有任何桃色算计。少年心里的怀疑打消,对那掌柜挥了挥手。

    “三少爷。”掌柜皱眉:“这女子来路不明,要是留下来伤着三少爷……”

    “你的意思是说本公子是个废物,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需要你这个老东西保护?”少年脸上笑着,神情冷漠。

    掌柜心里发寒,连忙拱了拱手。在离开之前,他狠狠地瞪了裴玉雯一眼,眼里满是警告。

    “现在可以说了?”少年慵懒地把玩着第三块桃花糕,放在嘴里慢慢地品尝着。

    裴玉雯在少年的对面坐下来。从他的手里抢走第三块桃花糕,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如果我是公子你,现在的确应该多吃几块桃花糕。不仅今天要吃,以后天天都应该吃。我也不收你多了,每块桃花糕就十文钱吧!”

    “哈!你当本公子是冤大头?这么一块小小的糕点,你就要收十文钱?”那双妖邪的丹凤眼里满是讥嘲,看着裴玉雯的神情尽是不屑。原本对她还算有些好感,因为她‘贪得无厌’的行为,少年被惹怒了。

    “十文钱能救公子的命,难道不划算吗?要是没有我的桃花糕,公子你很快就要命不久矣。”裴玉雯看着他腰间的香囊。“一个男子挂这么浓的香囊,送你香囊的人应该是你在意的人。只是男子终究是男子,还是别挂这种比较好。”

    “大丫头……”李氏战战兢兢地看了那少年一眼,脸色难看地瞪着她。“你在这里胡说什么?咱们回家。”

    不仅李氏是这样的神情,其他人也是一幅不明所以的样子。裴玉雯在说什么,没有一个人听明白。

    相反,少年生活在那样复杂的环境里,经历的事情比李氏这种在乡下地方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人还要多。那些阴暗的,肮脏的,他什么都承受过。

    他取下腰间的香囊,放在桌上,冷着脸把玩着:“这东西有毒?”

    嘶!众人倒吸一口气。

    “公子说笑了。大丫头跟你开玩笑呢!她一个乡下丫头,什么见识都没有,怎么可能知道有毒还是没毒?”李氏颤抖地说道。

    “我在和她说话,有你插嘴的地方?”少年一改刚才的笑容满面,整个人变得阴沉无比。

    刚才还是懒散的,像只没有长骨头的猫儿。突然猫儿伸出它的利爪,证明这是一只会吃人的虎。

    除了裴玉雯外,其他人都是一幅畏惧的表情。少年生于富贵家,天生带着贵气,是他们这些泥腿子只能仰望的人。

    裴玉雯仿佛没有感觉到少年的愤怒,她递过去一杯茶水,神情如清风霁月,格外的温和惬意。

    “茶叶配上桃花糕里的那个草药,正好可以解公子体内的毒。公子不妨试试。”裴玉雯神情淡淡。“你中毒的时间不短了。什么时候挂上了这香囊,什么时候就开始中毒。香囊本身没毒,然而配上公子平时喜欢吃的燕窝,那就会形成一种慢性毒药。公子不用紧张,既然是慢性毒药,没有几年去不了人命。你这香囊瞧着时间不长,应该毒性还不大。”

    少年抬眸看她一眼,嘴角撇了撇:“这香囊刚换十天。”

    裴家众人同情地看着少年。听说只有十天,表情稍微收敛了些。

    对于裴玉雯说这少年中毒的事情,他们刚开始不相信。然而见少年神情如此,他们有些相信裴玉雯的判断。

    裴玉雯能够算出别人的命,就算看破少年有没有中毒,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这件事情再古怪,还能比她会算命古怪?

    裴家众人越来越信服裴玉雯的能力。她表现出来的能力越强,他们越是信服。现在连李氏都会尊重她的意见。

    “口说无凭。本公子不会相信你的话。”少年突然变脸,冷淡地挥手。“出去。”

    裴玉雯没有纠缠那少年。她站起来,神情复杂地看着那少年:“中了这种毒的前三个月只会觉得无力,第四个月就开始觉得记性不好,后来慢慢的就会越来越想睡觉。从公子的脸色来看,你应该中了半年以上。”

    半年,而不是他说的十天。他说这个香囊换了十天,也就是说在这个香囊之前,他戴了同样味道的香囊半年以上。

    少年本来半信半疑。然而裴玉雯先是说出中毒的症状,现在又说出他戴着同种香囊半年以上。这一切都非常准确。

    不过,仅凭这少女的一面之词,他还是不会妄下结论。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还得等找大夫检查了再说。

    其实他早就发现这段时间有些不舒服。这次来这个地方, 也是听说了神医在这里隐居。不曾想还没有见到神医,就被一个穿着破旧衣裳的小村姑道破了这些日子的困惑。虽然他没有完全相信,但是已经相信了一大半,只差一个证实。

    “桃花糕留下,你们走吧!”少年一幅不想多说的样子。

    裴玉雯本来想谈桃花糕的生意,不曾想遇见这少年。现在这少年没有心思与她谈生意,但是她相信还会再见面的。

    她用在桃花糕里的那剂药材非常的冷门,一般的大夫根本就不知道它的用处。这少年还会再来找她的。

    “掌柜,给她十两银子。”少年朝外面的掌柜喊道:“送客。”

    掌柜一直在外面守着。刚才裴玉雯与少年的声音很低,只有他们几人能够听见。掌柜伸长脖子听了半天,结果什么也没有听着。此时见少年真的买下桃花糕,而且还花了这么多银子,他以为裴玉雯用了什么好话哄骗了少年,瞪着裴玉雯的神情充满了不善。

    不过,虽然不想支付这笔巨款,掌柜还是不敢忤逆少年。他支付了银子,面色不善地说道:“走吧!我送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