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巨款
    裴家众人不知道怎么走出那扇大门的。只觉脑袋昏昏的,脚下轻飘飘的,整个人像是灵魂出窍了似的。

    唯一状态正常的只有裴玉雯和小小的裴七月。裴玉雯见小林氏连七月都顾不上了,连忙从她的手里接过七月抱着。七月还小,但是非常聪明,知道刚才裴玉雯赚了很多银子。他抱着裴玉雯的脖子咯咯地笑着,满是祟拜地看着裴玉雯。

    “奶奶,我们去买东西。家里吃的用的缺了不少,趁着大家都在,有什么要买的可以互相提醒下。”裴玉雯回头看向李氏,发现李氏的表情还是像刚才那样,不由得无奈起来。“你们在担心什么?我说的是真的。你们不用担心他会找我们的麻烦。就算他要找我们,也是有求于我。那剂药很偏门,一般的大夫根本就不知道,我也是无意间知道的。”

    “既然你知道,刚才就该把药材告诉他。”李氏毕竟是小老百姓,实在不想与这样的贵人有太多接触。每次面对那样衣着光鲜,如神仙般的人时,她就觉得整个人都不自在。

    她越想越忐忑,拉着裴玉雯的手,再次开口:“我们回去,你把那药告诉他。他以后就不会找我们的麻烦了。”

    “奶奶……”裴玉雯无奈。“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不是遇见我,他还得继续中毒。等发现的时候,只怕他的小命已经保不住了。那毒虽然是慢性的,但是一旦毒入骨髓,就算是神仙也治不好。我算是救了他一命呢!”

    “那位公子看上去不好惹。”林氏哆嗦道:“我们这样的小老百姓哪敢和他们打交道?斐儿,听奶奶的话。”

    “布行今天有新货啊!我们买些布料回去做衣服。”裴玉雯看见对面的布行挤满了人,抱着裴七月走了过去。

    裴玉雯很快就挤进人群中。林氏忐忑地看着脸色不好看的李氏。小林氏在旁边说道:“奶奶,娘,我们也去看看吧!家里的衣服都不能穿了。现在有了余钱,买点便宜的粗布回去给大家做套新的。”

    李氏想到要用钱,又心疼了一番。然而脑海里浮现那贵公子光鲜华丽的衣裳,再看全家破旧的布条子,一咬牙点头说道:“买!全家都做。”

    虽然他们没有福气穿那么华丽的布料,让全家人做件新的总可以吧?就算要省,也不能省这点钱。

    此时裴玉雯已经在人群中穿梭。这个镇不大,只有这么一家布行。今天布行又进了新布料,所以想买的人都挤过来了。裴玉雯把七月抱得紧紧的。她现在有了内力,力气比普通的成年男子还要大,在一群女人中挤着也不费力。

    “喂,你挤着本小姐了。”啪!人群中,一个女子打了旁边的女子的脸。

    那女子眼泪花花,垂头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裴玉雯皱了皱眉。这人山人海的,谁不会被挤着?这个姑娘瞧着也不算什么富贵人物,脾气倒不小。不由得,裴玉雯对这少女多了几分不喜。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没有必要帮别人出头。

    李氏,林氏,小林氏以及裴玉灵裴玉茵挤过来。裴烨毕竟是男子,哪能往女人堆里挤?他留在门外看着挑子。

    “奶奶,这布料不错,衬你。”裴玉雯拿起一块布料放在李氏的面前比划着。“老板,这个怎么卖?”

    布行老板是个中年男子,他在旁边招呼其他客人。此时听见裴玉雯声音的是一个妇人,瞧着是老板娘。老板娘年约二十出头,比那中年老子年轻了不少。如果不是看见他们举止亲密,还以为他们是父女。

    老板娘长得不算漂亮,但是眼眸和善,瞧着让人舒服。她见到裴家众人衣衫破旧,笑容仍然温柔,没有瞧不起的意思。见到裴玉雯手里的布匹,她捏了捏手中的丝帕,微微一笑:“这布料适合老人家。姑娘好眼光。这是最后一匹,姑娘要的话给你便宜些,就五文一尺吧!”

    裴玉雯从来没有穿过这样粗糙的布料。最近穿着这样的衣服真是把她难受够了。然而这样的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裴家刚刚摆脱三餐不济的情况,距离过上好日子还很遥远。现在掌握在她手里的银钱也不过十三两银子。

    十三两银子对普通人家来说可以过上两三年,只要抠着用,一家子至少饿不死。可是裴玉雯不是愿意委屈自己的人。每天醒来看见头顶上的蜘蛛网,看见墙壁上的壁虎和爬来爬去的虫蚁,她已经在极力忍耐了。

    “这整匹布都要了。”裴玉雯见李氏想说什么,顾及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是没有说。她把布匹放在李氏的怀里抱着。

    李氏已经变了许多。现在家里的大权都在裴玉雯手里,全家人都信服她的决定。这在裴玉雯看来是好事。不是她想争强好胜,而是家里只需要有一个当家人,其他人可以帮忙出主意,却不能争着当家作主,不然那个家会内乱。

    “好勒。”老板娘热情又不显谄媚,对他们的态度极好。“我们这里新进了一批布料,有些成色比较好,要不要看看?这次的布料用了新的染料,染出来的颜色特别的漂亮。”

    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匹橘黄色的布。橘黄色是非常挑人的,不是每个人都压得住这个颜色。然而裴玉灵容貌出众,在三姐妹中最为出挑。老板娘见多识广,一眼就瞧见那位姑娘适合这个颜色。

    裴玉雯将布匹放在裴玉灵的身前比划着。裴玉灵红着小脸,娇艳欲滴的脸颊犹如涂抹了胭脂,瞧着就特别喜人。

    “姐,我用不着。还是给你买吧!”裴玉灵被这么多人瞧着,特别的不自在。

    裴玉雯目光复杂地看着裴玉灵。同样的营养不良,怎么这个堂妹就身材婀娜,皮肤白皙?再看自己皮肤腊黄,身材干瘪,该翘的地方不翘,该凸的地方不凸。看来她要好好调理这具身体,免得连自己都瞧不上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