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争夺
    “这匹布我要了。”一只手伸出来,从裴玉雯的手里抢过布匹。

    裴玉雯正在胡思乱想,没有留意这个冒出来的人。手里的布被抢走,她不悦地看向此人,竟发现是个老熟人。

    那人抢到了裴玉雯手里的布,正暗自得意着。不料手臂一紧,到手的布匹又被抢了回去。她愤怒地转回头。

    “你什么意思?”那人,也是与裴玉雯不对盘的裴薇薇沉着脸看她。

    裴薇薇的家境在村里还算不错。与裴玉雯一身补丁的衣服相比,她身上的衣服颜色娇嫩,料子也不错,最主要的是没有补丁。今天赶集,她特意擦了脂粉,嘴唇也涂抹得艳红。此时一嘟嘴,瞧着就像猴子屁股似的,令人啼笑皆非。

    然而她偏偏还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么搞笑。村里的姑娘素面朝天,没有那个闲钱买胭脂水粉。裴薇薇自视甚高,总是抹脂擦粉在村里走动,却不知道这幅模样就像小丑似的。大家不会当面说她的是非,却也会在背后议论。

    “这句话应该问你。”裴玉灵脸色难看。“这匹布是我们看上的。你是强盗吗?哪有直接从别人手里抢的?”

    裴薇薇挑眉,倨傲地冷哼:“你们买得起吗?谁付得起钱,这匹布就是谁的。”

    裴玉灵瞪着裴薇薇,语带怒意:“我们既然来了这布行,当然要买。你没看见东西在我们手里吗?”

    “这匹布一看就不便宜,要是你们拿不出钱,又把布摸脏了,怎么赔得起?”裴薇薇得意地撇了撇嘴。

    小林氏向来泼辣,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大声说道:“你说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布行是你家的。俗话说先来后到。老板娘先把这匹布拿给我们看,如果我们决定不买,你把布匹拿走无可厚非。可是我们准备要付钱了,你却抢走了。薇丫头,大家都看着呢!谁是谁非自有定论。你年纪不小了,如此不讲道理,哪家敢娶你这样的媳妇?”

    小林氏的声音不小,全场那么多人几乎都听见了她的话。

    这里聚集了各个村子的人。他们看着裴薇薇,目光复杂地想着什么。

    “薇薇,你和雯丫头,灵丫头和茵丫头从小闹到大,怎么还是这么孩子气?”裴薇薇的娘于氏走过来,笑眯眯地看着李氏,林氏和小林氏。“婶子,嫂子,七月娘,你们也来了。怎么不叫我们一起进城?大家在路上也有个照应。”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氏向来冷漠,既然于氏主动示好,她也不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林氏就更好说话了。至于小林氏,她是于氏的晚辈。在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好用话去刺于氏。

    于氏朝四周的人笑道:“大家都忙自个儿的,他们小姐妹闹着玩呢!”

    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继续翻看手里的布匹。一时间,气氛恢复到刚才的样子。

    裴薇薇嘟着嘴,摇晃着于氏的手臂:“娘,你怎么帮着外人?”

    于氏狠狠地瞪了裴薇薇一眼,低声骂道:“眼皮子浅的东西,我什么时候缺你穿的了?真是什么样子的都看得上。我什么时候让你这样没有眼力劲的?这个布行那么大,好看的布料多的是,挑什么不好,非要和你婶子他们争?”

    听了于氏的话,裴玉雯嘴角抿得紧紧的。这个于氏拐着弯说话,还不是说他们家眼皮子浅,什么都瞧得上。

    与裴薇薇相比,于氏这样的都是标准的心机婊。一百个裴薇薇也赶不上一个狡猾的于氏。这人还真是让人不爽。

    于氏的用心,裴薇薇可听不出来。她只知道于氏当着裴玉雯等人责骂她,让她脸面无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匹布料确实不太适合于婶这样身份的人。”裴玉灵从旁边取下一匹布料,笑嘻嘻地塞到于氏的怀里。“这匹比较适合。你看看这颜色,还有这摸起来的感觉,简直太舒服了。于婶,你应该更喜欢这匹吧?”

    于氏看着怀里的布匹,嘴角抽了抽。这匹是丝绸,虽说属于最下等的,但是价格也不便宜。与粗糙的麻布相比,简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她能不喜欢吗?可是,她买得起吗?这丫头根本就是故意的。

    “确实挺好的。不过我们是庄稼人,穿这种布做出的衣服还怎么做事?不适合不适合。”于氏淡笑地放下来。

    裴玉雯讥嘲地看着对面的裴薇薇:“裴薇薇每天穿着像大小姐似的,从来没有下地干过活。这种丝绸穿在她的身上也没什么不适合的。不过听说挺贵,婶子放弃也是应当。刚才裴薇薇不是看上我们手里的这匹吗?那就让给她吧!”

    裴薇薇听着裴玉雯的话,再看她满是讥嘲的嘴脸,顿时气得够呛。她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于氏,指着那匹丝绸喊道:“娘,我就要那匹。我们不是要去外祖母家吗?要是穿得太寒酸,表姐他们会笑话我的。表哥也不会和我玩。”

    于氏狠狠地瞪着裴薇薇,嘴里的声音还是温柔,但是颇有咬牙切齿的味道:“胡说什么?你表姐是这样的人吗?”

    “娘,我就要那匹。你不是说我穿粉色的好看吗?那匹就是粉色的。娘,我就要嘛……”裴薇薇拉着于氏不让走。

    于氏脸色难看。裴薇薇被她养得无法无天,真以为他们家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呢?丝绸是普通人家买得起的吗?看来平时还是缺少对她的管教,以至于这个臭丫头根本就知道日子有多难过。

    那老板娘适当地出声:“孩子喜欢就买吧!其实也不贵,这种丝绸最便宜,一两银子一尺。”

    噗!裴玉灵一时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旁边的裴玉茵小脸憋得脸红。小林氏倒是没有客气,咧嘴笑起来,露出几颗大白牙。裴玉雯嘴角微扬,笑容淡淡如菊,却最是刺激那于氏母女。

    如果裴薇薇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当了枪使,那她就不是傻,而是蠢了。她瞪着裴玉雯几姐妹,还想说什么,被于氏拉住了。于氏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形象没有落跑,这让裴玉雯高看了几眼。同时也特意的记下了这个人。

    “其实这次主要是来给婆母买布料做衣服。我和薇薇都有衣服穿,不急着做。老板娘,这匹布我要了。”于氏从旁边抱了一布暗灰色的粗布。这种粗布比裴玉雯他们刚才看的高了一个档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