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出事
    于氏的隐忍让裴玉雯刮目相看,同时也把这妇人划分到需要戒备的人的阵营中。裴家众人都是心思单纯的人,就算是李氏这样表面冷漠的老太太,其实也没有多少心机。裴家的人是玩不过这个妇人的。

    老板娘给于氏算了账目,于氏将零碎的铜钱递到老板娘的手里。旁边的裴薇薇没有得到想要的丝绸,觉得在裴玉雯等人面前丢了脸面。从始至终裴薇薇都是那幅臭脸。于氏拉着她走的时候,裴薇薇恶狠狠地瞪了裴玉雯一眼。

    “婶子,嫂子,我先走了。你们慢慢选。”于氏对李氏和林氏点了点头,一手拉着裴薇薇,一手抱着布匹离开。

    李氏皱了皱眉,眼含不屑:“于氏以前是大户人家的丫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大丫头,你以为不要招惹她。”

    裴玉雯应了声。就算李氏不说,她也看出来了。与村里那些妇人相比,这个于氏确实不好对付。不过,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就别怪她不客气了。她可不是个怕事的人。

    “老板娘,这五匹布都要了。”裴玉雯挑选了五匹不同颜色的布。

    李氏一脸的肉疼:“用不了这么多。你这孩子……就算有钱也不能这样花。”

    林氏也是节省惯了的。以前的日子不好过,男人们上了战场,家里的大大小小全靠他们婆媳。林氏没有主见,向来是李氏说什么就是什么。时间长了,林氏在生活方面与李氏几乎一模一样。此时见裴玉雯花了这么多钱,林氏也心疼。

    小林氏也是个能干人。然而她懂得变通。全家人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现在有了余钱,每人做上两件也是应该的。不过她是媳妇,有些话不能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裴玉灵和裴玉茵正是花儿般的年龄,爱俏是她们的本性。裴玉雯把布匹塞到他们手里时,她们一脸幸福的抱得紧紧的。在李氏说太多的时候,两人有些担心地看着裴玉雯。而裴玉雯没有吩咐他们放回去,这才让她们放心了。

    “奶奶,赚钱就是为了改善现在的生活。我以后会赚更多的钱,给你更好的生活。家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奶奶只管等着我们姐弟给你养老就是了。”裴玉雯拉着李氏的手,又继续挑选布匹。“我觉得这个很衬奶奶,这个也要了。”

    李氏冷硬的脸上慢慢地柔和起来。然而见她还要继续花钱,刚放柔的老脸再次板着,用不悦的眼神瞪着她。

    裴玉雯抿唇一笑,将手里的布匹放回去,妥协道:“那咱们下次再来买。现在去买点米面和其他东西就回去了。”

    当全家人抱着五匹布走出来的时候,裴烨马上迎过来。他看见裴玉灵和裴玉茵抱着的布,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

    他们把买来的东西放到挑子里,这样轻松多了。接着又去买了米面,经过肉铺的时候又买了两斤肉。从东街逛到西街,吃的用的零零散散买了不少。李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然而就算再肉疼,她也没有出声阻止。

    如来时一样,他们还是走路回去的。虽说现在家里不缺这十几文钱,然而她并不喜欢坐牛车。

    “李婶,你们家发财啦?怎么买这么多东西?”当他们回到村子的时候,村民们羡慕又嫉妒地看着他们挑子里的东西。“听说你们家在做生意,看来是真的了。有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也不要忘记乡亲们啊!”

    “可不是。你们家也不能只顾自己发财,好歹也照顾一下我们。大家乡里乡亲的,平时没少帮衬你们。”

    李氏眼神冰冷,视线一一扫过面前的众人。

    常年不喜言笑的老寡妇在村子里也是有名的泼辣人儿,见到她这幅样子,那些长舌妇自觉地让开道。

    直到李氏带着裴家众人走远,刚才被吓着的几人这才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其中一人呸了一声:“破落户儿。”

    “他们家现在已经不是破落户儿了。哪个破落户舍得买那么多东西?我刚才瞧了一眼,除了五匹布之外,还有不少的吃食,总共加起来怕是不少于两百文钱。”一个打扮得不错的妇人一边做着绣活儿一边说道。

    “嘶!这么有钱。”众人各怀心思。

    回到家里后,李氏马上去喂鸡。大家各忙各的,很快就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

    厨房里的活儿几乎交给了裴玉雯和裴玉茵姐妹。小林氏去河边洗衣服,林氏哄着吃了两个包子的裴七月睡觉。时间不早了,大家在城里就吃过烧饼,现在肚子不饿。裴烨去了山上砍柴。裴玉灵挖野菜,顺便也捡些新鲜的桃花回来。

    “哎哟喂,李大娘……快出来快出来……你家孙媳妇要把人打死了……哎哟喂,出大事了……”从篱笆外面传来一个老妇人的大叫声。

    正在厨房里揉面的裴玉雯和正在烧火的裴玉茵相视一眼。姐妹两人先后扔掉手里的东西跑出来。在他们出来的时候,正好撞见从里屋跑出来的李氏。

    裴玉雯连忙扶住快要摔倒的李氏:“奶奶,别急,我在这里。”

    李氏忐忑慌乱的心总算是放松了些。她紧紧地拉着裴玉雯的手掌,由她搀扶着走出去。

    裴玉茵先一步跑出院子,把院门打开。那个说话的妇人大步跑进来,对着李氏大叫道:“李大娘,出大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裴玉雯不想听那妇人说废话。她看出这妇人根本就不是真的关心他们家,而是想看他们的笑话。“如果你不想说,就不要拦我们的路,我们自己去看。”

    “斐丫头真是越来越泼辣了。婶子也是一片好心,你还不领情。”那妇人说了两句,见到裴玉雯危险的目光,不由得颤了颤,只得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大家看见你家媳妇掉进了河里,是张家老大救了她。张家老大刚把她抱上岸,你家孙媳妇不仅不感谢人家,还拿起地上的木棍子往张家老大身上招呼。现在张家老大一身的鲜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